手机上阅读

第665章 算命的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能怎么办,只能静观其变,像他爷爷那种人,就是投机倒把的墙头草,当年一路打仗,受过伤,立过功,建国之后也做了个官,不过家里人遗传的他,痞性不改,牛有权的父亲在他爷爷死了没几年,就犯了事被抓,当然,他们家关系还在,所以也就关了几年,而牛有权这一代……”

    秦凝仙说着就笑起来,“也没有好到哪去,牛有权有个哥哥,出国交流,还以为在国内呢,和别人大打出手,对方家里实力不小,结果被人打断了腿,还被关了起来。”

    “这么说起来,牛有权算是最好了。”马良看着楚楚慢慢的端着一杯水出来,还特意给她让路。

    “谢谢爸爸!”楚楚抬头发出阳光一样的笑容。

    “牛有权估计是最坏了。”

    “啊……”

    “他十六岁的时候,在国内被抓过一次,不过未成年,加上家里的关系,没能把他怎么样,那一次是带着几个人装街头混混敲诈别人,不过他成绩还不错,是真的上了医科大学,只是出来刚做实习医生就为别人要红包,还威胁过人,可谓是臭名昭著,可他医术还不错。”

    这一家子果然是没什么好人。

    “长生壶的事,那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知道的,照道理如果他早就知道了,不会现在才查到这边,如果才知道,也不可能查的这么快。”

    “没错,就算他们两家祖上,也不过是因为长生壶有短暂的接触,一个是土匪,一个是地主家的仆人,也就是土匪抢东西的时候,可能有过一面之缘,不可能因为这点,查到这边,那个土匪几十年之后也不可能记得住那仆人,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形容,能让牛有权知道叶老板?”

    “尤其是天下这么大,他就算是来了大岩乡,看到了叶老板,也不可能知道叶老板和他祖上有关系,和长生壶有关系。”

    几个人发表了意见,苏雨瑶道:“除非,他早就查了很多年,但是这也不太可能,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他来这里,碰巧遇到了叶老板。”

    “恩?”

    “你们别忘了,叶老板有长生壶的赝品,谁知道他做了几个?”

    马良也不住地点头:“这说的不错。”

    “这么说来,那土匪当年也是记下了一些长生壶的样子,才能留下蛛丝马迹,甚至描述给后代听。”

    “极大的可能是,老土匪当年留下了东西,两年前不久,牛有权才发现了这些。”

    “那么问题来了!”秦凝仙笑眯眯的道,“当年土匪明明得到了长生壶,究竟是怎么丢的?”

    桃水村和叶家陇都在大岩乡,可也不近。

    怎么会把长生壶,从大岩乡那边丢到了桃水村,土匪是为了抢长生壶杀人,抢到了宝贝,不可能把他丢了,除非出了事。

    “这样的宝贝,傻子才会丢,除非当年有更大的势力去抢,当年这个地方,后来也打仗来,难不成是鬼子?”秦凝仙想了想摇摇头,“又或者,这个土匪他根本没有办法用长生壶。”

    “他不可能不知道啊,那地主的小妾不会告诉他吗?”苏雨琪撇撇嘴说着。

    “这种神秘的东西,应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用的,如果当时这长生壶被别人拿了,而不是马良,或者那个人根本就不能用,别说一开始放水,放酒,我估计就是放盐也没有用。”

    “小奶牛,你还真的相信小说里的,宝物通灵啊。”苏雨琪捏着秦凝仙的鼻子,转而嘴里哇的一声,“小奶牛,你的脸好光滑哦,不愧是小奶牛!”

    “别吃我豆腐!”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豆腐只能给我大宝贝吃嘛。”

    两个人玩闹之下,马良也是觉得秦凝仙的话有道理,有可能,土匪拿了长生壶,里面东西被叶老板的爷爷喝掉了,自己尝试地主小妾说的话,结果没有用,一怒之下扔到了,这可能性极大。

    也有可能是当年打仗,鬼子来了,土匪为什么会投降招安,那肯定是打不过鬼子没办法,甚至那时候已经把长生壶弄丢了,才会想要找靠山。

    “不管是哪一种,牛有权已经来了,我又去看了叶老板,还是和长生壶有关,说不定会怀疑到我身上。”

    “没错,尤其是桃水集团,就是种菜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苏雨瑶问着,马良不可能因为这种怀疑,跑出去把牛有权杀了。

    杀人犯法,马良是不会去做的。

    马良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这事很麻烦。

    只是在场的人,现在都通知到了,这段时间,不准出村,只要在这一片地上,基本上是安全的,真要是出去了,牛有权虽然也对付不了自己一群人,可能少点威胁,能让人放心的多。

    马良也不可能安排谁去监视牛有权,动作越多,痕迹越多,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

    万一牛有权根本不再怀疑自己,自己多弄了一手,就反而被他顺着藤摸过来。

    桃水集团的警戒是加强了,几个人出去,比如陈丽灵和秋小寒,都是马良陪她们出去的。

    一晃两个星期过去了,天气开始阴雨连绵,夏天,打雷下雨那是常事,接连好几天,现在也不用怕,村里的小河,连接着周围几个村子,现在是又长又大,而且比原来深,完全不用担心淹起来。

    村里不少孩子,趁着没有雷声,雨点变小,经常去河边摸鱼。

    马良就抱着楚楚,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

    “爸爸,我们出去玩!”

    “下雨呢!”

    “下雨才好玩呢。”

    “淋了雨就变成落汤鸡了。”

    “那就可以洗澡了!”孩子的想法,永远都跟不上。

    马良自然不会让楚楚出去胡闹,把楚楚放下来,让她给方天若倒一杯蜂蜜水,自己屁股刚刚沾到沙发,家里的电话响了。

    “喂!”

    “马良,是我,门口来了辆车,说是找你的,他不说名字,只说自己是个算命的!”

    算命的!

    马良惊讶了下,当年遇到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平安符,再次相遇,给了自己始皇宝盒,结果和长生壶融合了,两年多没见,这老头自己上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