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4章 潜在的不安因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这两年也查了不少,马老板,你可能不知道,我本来就是学医的,我们家是祖传的医术。”

    这个男人说的祖传的医术,显然是他老爸那一方,他和叶老板就算沾亲带故,也是他老妈那一方的事。

    叶老板的爷爷就是地主家的下人,和医术沾不上关系。

    “哎,要是真有长生壶就好了,说不定喝点里面的水,叶老板就复原了。”马良叹了口气,愧疚是愧疚了,要让他拿出长生壶水,他是做不到的,这边拿出来,叶老板真要好了,他这个来历不明的表弟,会怎么样?

    个人私心,就是自己来针对马良,要是欲望膨胀,说不定桃水集团马上回推上风口浪尖。

    马良不用权衡,就只能感叹,而不能拿出来。

    “世界上哪有那种东西,真要有,还要医生做什么?”男人挥挥手,根本不在意。

    “我也只是感叹,还别说,叶老板说过长生壶之后,每一次见到他,他都非要和我说长生壶,说那上面是灵符画阵,我都有一段时间沉迷在里面,在网络上找了很多神神叨叨的图案,一个都看不懂,最后被家里人说了才罢手。”

    男人一阵哈哈大笑:“这事你也信?长生不老,从秦始皇开始,多少皇帝追求?寻仙炼丹,最后还不都死了?”

    “是啊!人生在世,无灾无病,平平安安就是福。”

    马良一声感叹,拿出一张名片,那是秋小寒帮他印制的,上面就一个号码:“这是我的号码,如果有需要,就打我电话。”

    “诶,好!”

    马良看了看叶老板,他还是在念叨着自己是谁。

    那个男人把马良一路送出去,看着马良坐上车走了才走进去。

    “怎么样?”开车的是秦凝仙,她并没有进去。

    “叶老板居然还记得我和长生壶,就是连自己都不记得了,看来长生壶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结了,那个男人……看不出什么问题,不过他到底是什么人,怕是真的要查一下,他说是远房表亲,小时候和叶老板见过,家里长辈没什么来往,而且他家里是祖传医术。”

    “叶老板出事,他就出现了,这事太巧合了。”秦凝仙是不相信的,“你没有问一下他的名字?”

    “没有!”

    马良不是专业人士,而且问了名字,对方真要有问题,会警觉。

    “好吧,我让人查一下。”

    别说马良不安心,秦凝仙对这个人也不安心。

    一个小时候见过一面,在没有交情,连长辈都不来往的两个人,他那么巧合的出现,卖了叶老板的东西,不把钱据为己有,还照顾他两年,这个人的心肠是有多好?

    这种人世上不是没有,只是出现在眼前,而且那么巧合,马良不相信。

    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巧合。

    这事一直到了第三天,才有回音,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牛有权。

    很俗的一个名字,听到这个名字,马良脑袋里想到了魁梧高大的那种人,而偏偏叶老板的“表弟”并没有那么高大。

    “这个人祖上三代和叶老板沾不上边,查了他的所有亲戚关系,没有发现和叶老板有一丝血亲关系。”

    “也就是说,这个人和叶老板的关系是假的咯?”马良马上说着。

    “也不一定,当年战争时期,大家流离失所,而且东奔西走的打仗,建国之后很多东西开始也不全面,人口调查就不会太详细,而且我们国家的人,真的要查起来,说不定隔着很多代还真是有关系。”秦凝仙笑了笑,嘴里吃着一个冰淇淋。

    在秦凝仙边上是楚楚,鼻尖上都带着冰淇淋,一大一小两个人,似乎在比赛谁吃得快。

    “那到底怎么样?”

    “牛有权祖上三代确实是和叶老板沾不上边,却可能和叶老板的爷爷有些关系。”

    “怎么说?”一群人全都竖着耳朵听着。

    “你说过,叶老板和你说,当年他爷爷在地主家干活,当时地主把长生壶的秘密告诉了一个小妾,不出三天,一帮土匪杀上门,抢了长生壶,杀了地主全家,叶老板的爷爷,不过是趁乱,先一步喝了壶里的东西,把壶扔给了土匪。”

    “对啊,怎么啦?”马良一脸茫然。

    “后来打仗,这群土匪被招降了,你想不到的一点,那就是那个土匪头子,就是牛有权的爷爷。”

    “什么?”马良震惊,坐着的人全都惊讶了。

    “也就是说,牛有权来这,果然是有目的的,我和他说长生壶,他还根本不信,说自己是医生,还祖传医术?”马良很气愤,这个人真是表演的天衣无缝,如果不是自己一开始就怀疑,还真是被他骗过了。

    “他确实是医生,医术还不低,只是不是祖传的,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也是从祖辈那知道了长生壶的事,找到了这边,又或者他观察叶老板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叶老板回去拆老屋,他或者也看着,甚至现在老屋,他早就详细的翻过一遍了。”

    难怪他说老屋里不可能有东西,这就说得通他为什么这么笃定了!马良心里嘟囔着,说道:“那我们拿下叶家陇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也不一定,我去看过一圈了,叶老板的老屋,可能被人翻过几遍,但是还有地方没有翻过,比如说地下,地基,叶老板爷爷是猴精猴精的人,所以那地主把知道长生壶秘密的人都杀了,却唯独留下了他,如果有什么秘密,说不定真的会留下,他那时候又不是完全傻了,不是吗?”秋小寒笑着,“退一万步讲,真要找不到,我们就当时做贡献了。”

    “不要多想,要是没有,那就没有好了。”夏雪安慰着,马良点点头。

    “水,我要喝水!”方天若坐在一边,呆呆的。

    “水,我也要喝水,漂亮姐姐乖啊,楚楚帮你去倒水。”楚楚这几天像是照顾小朋友一样,帮方天若倒水她最高兴了,就像在幼儿园过家家,让她找到做大姐姐的感觉。

    香兰当然不放心,还是跟着楚楚去的,好在冲蜂蜜的,准备的是温水,楚楚也不会烫到,其实她的体质,现在烫到也没什么。

    “那么,现在对牛有权,要怎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