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3章 愧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良和叶老板交情不深,可叶老板介绍过他家里的情况,从没有说过有表弟表哥之类的。

    远房这两个字,很值得考究。

    但凡用到远房两个字的,基本上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亲戚。

    凭借现在桃水集团的影响力,想要查个人,又是在本地地面上,实在是太方便了,而且这边还有刚刚有升级了一步的苏雨瑶和苏雨琪的父亲,苏睦成了代市长,只要不出意外,这个代字早晚会拿掉。

    秦凝仙的父亲,又往前垮了一步,到了更高的位置。

    桃水集团真要查不到,也可以拜托他们查一下。

    一边方天若,喝完蜂蜜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昏昏沉沉的,居然想睡觉。

    没有人吵她,本来一样喝完水的楚楚,看着这个漂亮大姐姐,还想要拉着她玩呢,可惜……迷迷糊糊的方天若,就靠在了萧有晴头上,睡得很香甜,甚至脸上都出现了笑容。

    “谁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萧有晴叹了口气,“可能只有睡着的时候,她才可能想到开心的事。”

    方天若的到来,家里弥漫起了一种哀伤,忧愁。

    马良希望长生壶水,能让方天若复原,免得自己要尝试把她带入到长生壶之中,而长生壶,并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秋小寒说做就做,真的要去把叶家陇的所有土地买下来,钱,对于桃水集团来说就是一个数字。

    乡里自然是很高兴,叶家陇的人更高兴,他们靠近城里,比一般村子要富裕一点,可架不住周围都是山,就算是有条不错的路,来回也麻烦,最主要的是,山里土地少,能做什么?

    秋小寒的说法很简单,桃水集团想要为环保做点事,叶家陇准备做一个山林旅游业,保护环境的同时,吸引一下来旅游的人,可以在山里做一些娱乐设施。

    至于能不能赚钱,秋小寒压根没去想,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的,可时间一长,所有人都知道这边环境,知道这里有这个地方,说不定来度假的人会不少。

    秋小寒的环保和做贡献的理念,和上面一拍就和,根本毫无悬念,偌大的叶家陇就到手了。

    马良这时候也到了县里,这是一个小院子。

    看附近的样子,这个地方都是老房子,两上两下,楼房接着楼房,都有一个不小的院子。

    叶老板穿着白衬衫,上面已经脏兮兮的了,下面是一条大短裤,穿着拖鞋,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根筷子摇来摇去。

    “请问找谁?”屋里走出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一张老实人的脸,人畜无害。

    “我找叶老板!”

    “嗯?”那人惊讶了下,“找我表哥?”

    “没错,我前不久才知道叶老板两年前出事,拜托人查了下,才知道他在这。”

    “您是?”

    “我叫马良,桃水集团的马良!”

    那人眼睛一亮:“知道知道,这两天我也知道了,桃水集团要把叶家陇都买下来?”

    “没错,以前就有这想法,不过钱不够,现在有钱了,总要为乡里做点贡献。”马良笑着,看着叶老板蹲了下来,“叶老板……叶老板,我是马良,你还记得吗?”

    “马老板,您别叫了,我表哥,失忆了,不会认识你!”

    “马良,你找到长生壶了?”这个人才说完,叶老板站了起来,盯着马良,“没错没错,你是不会马良,你是马良,我没有认错!”

    “这……你没有失忆,你记得我?”马良笑起来。

    “怎么可能?”那个男人惊讶着。

    “马良,你找到长生壶了?”

    “没有,我只是知道你的事,过来看看你,你是真的失忆了?”

    “失忆?我怎么会失忆呢?我……我是谁?”叶老板迷茫的眼睛,看了看周围,“我怎么会认识你的?”

    马良叹了口气:“你表哥这样子,难道没办法恢复?钱不是问题。”

    “钱确实不是问题,我把表哥的店卖掉了,里面的东西都很值钱,够用了,可是医生没办法,我带着他去东海,帝都都看过,没用!”男人叹了口气,转而问道,“不过他能够欧认出你,这是好事情,那个……长生壶是什么?”

    “他说他爷爷活到一百多岁,曾经在地主家里见过一只古代高人制作的小壶,里面的水撒出来,各种植物能够瞬间长大成熟,他总觉得自己爷爷是喝过了里面的水,才能活那么久,他这几十年,一直在找这一只壶,你是他表弟,你不知道?”马良半真半假的说着,这个表弟到底是什么人,马良可没底,就算知道,也不能和他说。

    “有这种事?不过我和他只是小时候见过,我们两家没多大来往,当年老一辈的不合。”

    男人说的真真假假,马良自然也不知道。

    “哎,说起来和叶老板认识,也是因为长生壶,他做了一个赝品,我看的那小壶精美,他就告诉我这个故事,听起来匪夷所思,世界上怎么会有那种事,可叶老板认为真的存在,他找了几十年,甚至还开了一家店。”马良摇摇头,还把两年前两个人最后一次见面的事说了下。

    “对了,叶家陇被我们桃水集团买下来,叶老板的老屋子到时候我们会拆掉,你过来看一下,里面有没有叶老板的东西,一并带走。”

    “那地方,我就小时候去过一次,他自己都很多年没有回去,能有什么,真有那个长生壶不成?你不是说他说的,被土匪抢走了吗?如果没抢走,他爷爷早就传给他这个唯一的孙子了,不可能藏着。”这个人倒是想的清楚。

    马良点点头:“叶老板这,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好歹也是认识一场,一般的失忆,无非就是受伤之后,脑袋里有血块压迫神经,或者他自己因为一些经历,心理原因,把一些记忆隐藏起来,现代医学,想来办法多得是。”

    马良是真的愧疚的,要是自己不说那句话,叶老板就不会回家拆房子,哪会被大梁砸中?当然,没有被砸死,也是一种幸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