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2章 怎么感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个女人在厨房里说着,马良把黄鳝之类的拎了进来。

    秋母看着秦凝仙熟练的把黄鳝剔骨,切鳝片,鳝丝,也有些目瞪口呆,这比她自己做了几十年饭的人要熟练太多。

    饭桌上,几个人再次说起来白璇的事。

    马良昨天晚上上网,也没有发现什么,几十个亿,在这里算是大公司,太大了,让人难以想象。

    可网络的世界,包罗万象,上面的新闻,都是国际国内的大新闻,就算是地方上的新闻,也轮不到白璇的公司上去。

    魏家和他们公司的斗争,早在苏雨瑶和魏天云扯上关系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苏雨瑶逃离订婚,不过是成了导火索,直接点燃了战斗罢了。

    “马良,我求求你,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苏雨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魏家的公司,那掌舵人就是魏家的人,股份在不同的人手中,问题是,所有人都姓魏,而白璇不同,这些年为了公司发展,注入资金,她的股份越来越少,魏家有太多的办法让白璇彻底输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魏家想要吞了你们这边的公司,还是想要怎么样。”

    “最简单的就是压制住你们,然后让董事会看到白璇的失败,先把她赶下台,至于往后怎么样,还不是魏家想要怎样就怎样。”

    “你当时逃离订婚,让魏家脸面大失,在那么多有头有脸的宾客面前,打了他们的脸,他们有多恨?如果我是魏家,就一定要把你们完全吞下来,不惜一切代价。”

    秋父秋母两个人轮流说着,苏雨琪这时才知道,家里的情况危急。

    “这就看你们母亲的本事,好在,你们父亲现在是副市长,魏家总会有些顾忌,当然这也不一定,因为夫妻两人,一个从商,一个从政,这是大忌。”

    “那怎么办,怎么办?”苏雨琪是彻底慌了。

    “很简单,我只请说过,把你妈公司里其他的股份全都买下来不就行了。”秋小寒根本没当回事,“魏家……嘿嘿,只要不是一个人,总是心思各异的,这事更简单,挑拨离间也好,还是暗中用高价,收购一部分魏家的股份都好,让魏家祸起萧墙,自然不攻自破。”

    “这要多少钱啊!”吴志龙听得满头大汗,自己这个表妹,好在没有和自己争下去,不然真不知鹿死谁手。

    “没事,马良有的是钱。”

    “马良!”苏雨瑶,这一次是真的低头了,母女不和可以,可自己不能让自己母亲走上绝路,秋小寒母亲说的很对,自己母亲真的要是失败了,肯定会走上绝路的,她就是那种性格。

    “我知道了,现在都放假,你不用着急,过了年,我们去一趟!”

    “谢谢,真的谢谢你!”

    “哼,那你要怎么感谢马良,空口白话,没有诚意。”秋小寒瞄了两眼,苏雨瑶看看她,“你……你想要怎么样。”

    “这个,我们私下说!”

    秋小寒心里想的很简单,你当时不时骂马良癞蛤蟆吗,还说了两三次,这根本就是心底里这么想的,老娘今天就要看看你这所谓的天鹅肉,怎么被癞蛤蟆吃掉。

    秋小寒心里嘚瑟着,觉得自己这一步棋走的太对了。

    现在自己和马良的关系,比她和马良的关系亲密的多。

    说句不好听的,在场的人,当然秋小寒父母和表哥不算,苏雨瑶就是和马良离得最远的人,哪怕小梅没经过长生壶,秋小寒很清楚,之前发生的事,在马良心里就是一根刺,一个很大的坎,想要让马良再次接受苏雨瑶,很难。

    秋母盯着自己女儿看了一眼,不知道这丫头会有什么鬼主意。

    几个人吃着秦凝仙的菜,不得不说,这丫头实在是很有天分,马良怀疑要是她去考个特级厨师,也不是做不到。

    【最新完整版】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外面很热闹,秋小寒的父母,午饭之后也坐不住,要在小区里转转。

    一个个知道是小寒村官的父母,全都热情的不得了,这里人的淳朴也让秋父秋母,放心让秋小寒待在这边。

    初三一大早,秋小寒的父母就和吴志龙走了,从头到尾,马良没发现吴志龙来做什么。

    村里有不少闲不住的人,开始扛着锄头上工地了,这当然是需要开垦的地方,这边规划的太大,所有泥土早就翻新了一遍,可有些菜,并不是你用翻土机之类的翻一遍就好的,慢工出细活,为了日后的没好日子,村民也是很努力的。

    “马良……”秋小寒父母一走,苏雨瑶叫住了马良。

    “恩?”马良看到苏雨瑶雨鞋羞涩,大冬天,就算在屋子里也穿得不少,尽管不冷,也不能让外面经过的人,觉得自己这边的人都太另类,可苏雨瑶脸一红,直接红到了脖子上,这就不太正常了。

    “那个……你晚上,到我房间来。”

    “干什么?我们晚上不是都在长生壶里吗?”

    “让你来你就来,哪那么多废话!”苏雨瑶说完,逃到了一边,躲在墙角,喘着气,捂着喘气上下起伏的胸口,心噗噗跳着,然后捂住了脸,“好羞人的。”

    “有什么羞得。”

    “啊……你怎么在这?”秋小寒坐在她一侧,一阵冷笑。

    “我哪不能坐,这个地方又不是你的,再说了,你们除了最后一步,什么没做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要你管!”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姐妹着想,你们母亲真的要是死了,你会责备自己一辈子,你母亲要是还在那张位置上也很不妥,而且你和马良算是怎么回事?我这是为了你创造机会,也不感谢我。”

    “我才不谢你呢,你……”

    秋小寒笑了:“你知道了马良最大的秘密,于情于理,你都该是他的女人,否则,怎么说的过去?你能保证一辈子不说出去,不管是不小心还是说梦话,又或者被人威胁,都不会吐露半个字?而且,你真的愿意离开长生壶吗?”

    秋小寒抓住了一个人的心理,把苏雨瑶对马良的感情放一边,单单是长生壶的功效,谁能拒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