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7章再遇小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确定这是金老大?”

    “我当然不确定,我也不敢拿着照片去问啊,君悦大酒店肯定有其他的人知道他们关系,我要是一问,有人报告了金老大,那不麻烦了?”

    马良看着这照片,直接放到了自己口袋里:“这事你就当不知道,我会找人去查,在他们面前你也不要露出马脚。”

    “那还给他们送菜啊?这些混蛋跑到你们村里偷你的东西,你……”

    “不要紧,他们不会有多少好日子的。”

    阿黄一愣,脸上笑起来:“那就好,我最讨厌这种人。”

    马良拍拍他肩膀:“过两天有时间,到我们桃水村来开个会。”

    “开会?”

    “对,开会,我先走了!”

    “我帮你把箱子弄好。”

    箱子并不重,放到摩托车后面困好了,也不用担心掉下去,马良一路开回去,看着桃水村通往外面的路已经有人开始在动手了,现阶段只是把日后需要的一个路面宽度弄出来,整一整,平一平,真要修,那需要等到村子里的房子全都修好了。

    马良回到家里,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看着马良风尘仆仆的样子,夏雪和香兰都没有问,香兰放下楚楚就去下了一大碗面,两个煎鸡蛋,五六块红烧排骨,小葱一洒,那叫一个香。

    看着马良呼噜噜的一碗面吃下去,两个女人都微微笑着。

    马良很是满足的呼了口气,伸了伸懒腰,看着一边的箱子哈哈笑着:“我给你们买了些东西,肯定用得到。”

    “什么?”

    “哦,这个……这是王婶的。”

    “我也有?”王婶惊讶了下,拿过马良的一只小盒子,里面是一身衣服,“这个,很贵吧?”

    “不算贵,我算好了,等我们这边新房子完工可以搬进去,估计正好要过年了,这身衣服正好用得到,现在反季节购买,便宜不少。”

    “谢谢。”王婶没推辞,住在这里已经欠马良很多了,不差这点。

    王婶笑着走进房间,把盒子放起来,马良笑了笑拿着两只盒子过去,香兰感觉到这里的东西,怕是很不正经。

    马良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大摇大摆进入女装专卖店的人,只是人是会变的。

    香兰小心的打开盒子一条缝,看看里面,是一身好看的连衣裙,香兰惊讶的张大了嘴,把整个盖子打开,刚把连衣裙拿起来,看到了下面的东西,瞬间脸色红了,把连衣裙塞在盒子里。

    “这个……香兰姐,你穿在身上应该很好看。”

    “真是个坏弟弟,大白天的就挑逗姐姐。”香兰抛了个媚眼,抱起盒子,扭着屁股向后面走去。

    马良在夏雪身边坐下来,接过了楚楚,看着她忽闪的眼睛:“你也要啊,你还小,不过叔叔帮你买了公主裙,等你快快长大就能穿了。”

    “你给我买的什么?”

    “都是好东西。”

    夏雪怀疑的看了一眼马良,香兰刚才的表情,刚才的话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里面肯定是羞羞的东西。

    “真的……”马良一只手摸了摸夏雪的肚子,“最多一两个月,肚子就大起来了,这些衣服就不能穿了,里面是……孕妇装。”

    夏雪脸一红:“还特意买这个,浪费钱,肚子大一点而已。”

    “那不行,现在我们不缺钱,当然要穿好一点。”

    “可是你买的是不是多了点?”夏雪一看,里面一身接着一身,眼花缭乱,好在马良想的周到,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要是放在原来的购物袋里,不知道怎么挂在身上才能拎回家呢。

    “我很期待夏雪姐穿着这些的样子呢。”马良咬着夏雪耳朵说着,让夏雪脸红到耳根。

    夏雪轻轻的拧了一把马良,她可舍不得用力。

    王婶走出房间,看到这场景连忙出去。

    马良一阵浅笑,夏雪低声道:“雨瑶怎么样了?你回来一个字都不说,是不是不成功?心里难受也要说出来,我们是自己人。”

    马良紧紧的搂着夏雪:“没事,一切顺其自然吧,我是真的觉得在这里挺好,出去一般准没好事。”

    “那就留在这里。”

    “好,我们全心全意,建设我们的桃水村,不管他外面天翻地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

    马良心思的转变,不管是口是心非,还真的是铁了心,夏雪都不反对。

    说了会话,马良汽车摩托车出去转了一圈,秋小寒带着人,已经在全村丈量土地,这些人都是秋小寒从外面请过来的,他们家的公司也没有这方面的部门,或者分公司,用秋小寒的话,现在自己有活也不会给家里的公司做。

    秋小寒这是打算放弃继承几十亿的资产了,至于她父母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可以卖给别人,比如说她的舅舅,他们可是很想要。

    真要卖掉,自己手里一下子可是有十来个亿的现金,那种滋味秋小寒也没想过,想来很爽。

    马良摩托车呼啸而过,秋小寒看到了也没打招呼,只是瞪了一眼。

    不远处的地里,有些人在把菜起起来,弄干净了拿到镇上去卖掉,自己家也吃不了那么多,马良看着他们都很兴奋,就觉得自己这事做的不错,只是担心到时候自己的房子修的太大,村民会不会有意见。

    马良不可能让夏雪母女,香兰母女住到外面去,还可能周若彤也会来住,还有佩佩,自己的房子总要舒坦一点才行。

    这些话马良都没有告诉秋小寒,也不清楚她对于每一幢别墅的设计到底是怎么样的。

    马良像是巡视一样的开着车子,在一个转外的地方,却看到了一个熟人,扭着屁股,小短裙在身,单单是看到这短裙就知道是小娇了,除了她周围几个村都没有人穿成这样。

    “你个死鬼!”听到摩托车声,小娇转身看到马良就叫起来。

    马良也停了下来:“小娇,你最近怎么样?二狗子说你在闹离婚,你们……”

    “离了,老娘现在是单身,昨天才去县里办的手续,你倒是挺着急,是不是想我了。”小娇笑着,走到马良身边,一只手直接摸向了马良的大腿,软腰直接就压在了马良身上。

    第三百六十六章什么夫什么妇

    “你们还领了结婚证?” 只有领了结婚证,才需要去县里换成离婚证,而周围村子,没几家人家去领证的,像香兰和王麻子就没结婚证,村子里都这样,尤其是十来岁就定下来的人,双方亲朋好友吃顿饭就送入洞房了,没那么多讲究。

    小娇算是比较先进的人了,还有结婚证。

    “那是,所以事情办起来就麻烦!现在麻烦解决了,那个混蛋想要让我和他那个不要脸的弟弟睡,门都没有,那种货色我小娇怎么看得上眼,还是我的马老师好。”

    马良听着就脸红,马老师,这个称呼还真是……

    “马老师不但有文化,是老师,而且本钱大,学校能教学生,在床上还能教我,是吧,马老师?”小娇娇滴滴的声音,让马良心潮澎湃起来。

    “你手让开点!”

    马良话都没说呢,小娇拍拍他的手,自己跨上了摩托车,还是坐在马良的前面,马良的大帐篷直接就顶在了小娇后面。

    “马老师,你真坏,这就忍不住了?”小娇一笑,马良一低头,小娇真个身体就窝在马良胸前,小娇脖颈下白皙的胸脯,小衣服下面滚滚波涛全都落在马良眼里,下面短裙因为双腿分开,真的是到了大腿下面。

    马良想着,要是摩托车开起来,被风一吹,小娇裙下风光岂不是全都暴露了。

    “还在想什么,我们去前面。”

    “前面?”马良没反应过来,手脚倒是已经开始启动了,摩托车在凹凸不平的地上起伏,小娇的身体上下震动,那大东西就在小娇的臀缝里摩擦着。

    马良看不到小娇变得娇艳的脸,只感觉这种从未有过的经历,好像也很舒服。

    这是不是也叫车震?

    人家是在汽车里,关了车门车窗,自己是在摩托车上,这还叫“野车震”……

    分分钟时间,马良发明了一个新词,可还没反应过来,小娇的一只手向后伸过来,身体前倾,居然拉开了马良的裤链,把大家伙放出来,一只手握住了。

    马良大惊:“小娇……”

    “怕什么,不会有人看见的,再说了,看见了又怎么样,你没老婆,我没老公,我们就是天生一对……奸夫淫妇!”

    这个词从小娇嘴里说出来,马良还真是找不到反驳的话。

    听着小娇的指挥,车子在小娇家门口停下来,马良挺起的东西,怎么都塞不回去,小娇咯咯咯的大笑起来。

    “别拉了,快进来,会被人看到的。”

    “这怎么进去?”马良这样子要是被小娇父母看到,这脸还往哪方?

    “往这边……”小娇拔下摩托车钥匙,拉着马良进了院子,然后直接拉到了柴房。

    说是柴房,就是乡下农村用来对柴火的地方,里面一个大草垛,对的都是水稻和麦子的桔梗,这玩意用来烧是最带劲了,一侧还有个灶一样的,放着一只大锅,当然,这个不是烧饭的,那是洗澡用的,村里不少人家都是这样子,下面烧汤了水,就可以洗澡了。

    城里来的人害怕锅子会掉下去,总是不敢洗。

    小娇笑着,关上了门,打开里面一盏昏暗的等,一把拉过马良到了草垛那里,抽出来好几捆桔梗铺在地上。

    “还在等什么?”小娇娇艳的脸,已经自己解开了上身的扣子,把衣服脱了下来,马良看着她大白兔从小罩罩里蹦出来,已经大流口水了,尤其是粉色的两点顶着,一阵口干舌燥。

    小娇还故意脱的很慢,像是在展现自己的身材,自己的妖媚,然后把衣服和小短裙折叠好了放在一边,一甩短发,要在桔梗上坐下来。

    “等等……”马良连忙拦住,把自己衣服脱下来,铺在上面,“上面硬,你会不舒服!”

    “你真好,我怎么早没遇到你!”小娇那个感动啊,这个男人太难得了,这时候还考虑到自己躺在下面会不舒服,看着马良裤子落下,小娇迫不及待的拉着马良倒下去。

    两个人早就彼此熟悉,最快时间亲吻,抚摸,然后传出来水花四溅的声音。

    “马老师,小冤家……想到你我就忍不住,要不是为了离婚,我早就来找你了,太大了……真舒服。”小娇得到了释放,得到了解脱,嘴里娇喘。

    好在村子里人不多,这时候多半都去自己地里处理事情了,否则真要有人路过闯进来,两个人马上会成全村焦点。

    没多久,两个人换了个姿势,小娇跪在地上朝着墙面,马良在后面,还拉着小娇的一只手,小娇头时不时的回望,让马良更是忍不住向前趴上去,小娇拧头亲吻在一起。

    “你简直是一头牛。”最后小娇气喘吁吁的躺在马良怀里,脸色潮红,浑身是汗。

    “是牛,早晚也会耕地耕死的。”

    “别胡说,你就是不死的牛。”小娇娇声娇气,伸出舌头舔了舔马良的下巴,“我现在离婚了,没有男人了,说好了,你以后可不准不理我,我会随时来找你的。”

    “你不怕吗?你父母要是知道了,不会……”

    “怕什么,我就是喜欢被你干,再说了,我一个没有男人的人,找个男人怎么啦?”

    “你离婚,没闹出什么大事吧?我都是听二狗子说的。”

    “没有,他们自己不要脸,自己没本事,还怨我,尤其是那男人的老妈,整天说我这个说我那个,我都是好说话了让她指指点点,说了是他儿子的问题还不信,还跟我闹,就那个小叔子,什么玩意,地痞流氓类型的人,真要惹火了我,我全都曝光了,他们一家全都完蛋。”

    马良笑了:“那你就愿意我帮你生个孩子。”

    “谁教你有本事呢,这么大的本钱……我又想要了!”

    两个人那是胡天胡地,就在这地方弄得全都是那种味道,最后要不是听到外面有破三轮车走过,可能拖了东西丁零当啷的,两个人还不起来。

    结果走出去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再晚点,小娇父母就要回来了。

    小娇搂着马良又是死命的亲了一阵,马良还告诉小娇,真要没事做,就去他家,和夏雪她们做个伴。

    小娇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