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7章被抢劫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良顺着血迹寻找起来,一直到了一个几人高的小土坡面前。[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而村里都喜欢在这种小土坡里挖个洞,放存点红薯之类的过冬,一个可以用好几年。因为这这过去不远,就是一大片的红薯地。马良也发现,这血迹也是到洞口前戛然而止。

    马良自然很容易就明白了,二话不要说,直接钻进去了,很快,就拉着一个人出来了,正是佩佩,她低着头,身上有点血迹,小声的抽泣着。

    “佩佩,到底怎么回事!”马良有点生气了,直接抬起佩佩的下巴,心中顿时又软了下来,红肿的双眼掉着眼泪,而那些血迹,并不是伤口,而是鼻血,顺着粘在了漂亮的脸蛋上,而脸上有些印记,都浮肿起来了,绝对是被狠狠的一巴掌,才有这样的效果。

    佩佩抽泣着,整个人不知道哭了多久,看着另一边。却忽然想拔腿就跑,还好马良眼疾手快,直接把她拉回来,撞在自己怀里,干脆搂住她的腰,面对面的。

    “佩佩,到底怎么了?”马良也是憋着一肚子火,但是知道,肯定不是佩佩的缘故。而是她哥哥杨进。

    佩佩看了马良一眼,摇摇头,然后直接抱住了他,用力的哭着,听那声音,都已经嘶哑了,这让马良感觉心都跟针扎一样疼。

    “佩佩,别哭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办法解决的,明白吗?”马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而在这缓慢的安慰下,佩佩也终于安稳了一些。

    “钱,被,被我哥抢走了”好一会儿,佩佩才说出了这句话,大概嗓子都是疼的,说得有些吃力。

    “我,我想拉住他,被他打了”佩佩断断续续的说道。

    马良心里是相当不是滋味,难怪有些扣子掉落在地上,那肯定是佩佩为了拉住杨进,把他身上的扣子都直接给拽下来了。

    “慢慢说,事情经过是怎么样的?”马良一方面同情佩佩,但是另一方面,对那个杨进是极度讨厌了,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抢钱了不算,还那么重得一巴掌,打得鼻血都出来了!

    佩佩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佩佩领了钱,就直接准备回去了,却没想到,遇到了她哥,最近杨进总是想往这边跑,估计是急着钱的事情,就拉着到这里来说了说马良的事情。

    开始还没发现,后来看到佩佩捂着一包什么东西。就问,佩佩支支吾吾的没说出来,就直接扯开了她手看了。一看是两万块钱,二话不说,就直接拿到自己手里来,问钱那里来的。

    佩佩就只好说是马良的钱,求杨进还给她。杨进当然不肯,一听是马良的,就说这钱当时一部分救命报恩的,佩佩就跟他拉扯起来,佩佩这么瘦弱的女子,那里能弄过杨进,被狠狠的摔了一巴掌,坐在了地上,只能看着他身影远去。

    而她越想越害怕,马良交代给她的事情,没有完成,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怎么面对,只好一个人躲在了那洞里,偷偷的哭。

    听完了佩佩的话,马良的拳头是捏得生紧,这些人为了钱,简直不是人,以前听说过兄弟为争财产反目成仇还杀人的,现在却真的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慰佩佩。

    “佩佩,你别担心,两万块他抢了就抢了,但是你就被这样躲着,出了什么事,你都应该说出来。明白吗?”马良说道。

    “哥,我好害怕,我也好恨我自己,为什么就那么怕他们”佩佩抽泣道,已经隐隐有了想要反抗的意思,只是长久骨子里形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那里改得了。

    “没事,没事,先回家,等会儿吃完饭了”马良拍着她娇弱的背,只想尽心的去呵护住她。现在钱对自己来说,已经不算是问题了,但是这两万块钱,是被抢走的,马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管什么事,以后都不许这样了,而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不要让别人担心,明白吗?”马良说着,佩佩的抽泣也渐渐平缓了。

    松开了手,看到她那哭得梨花带雨的脸蛋,就如同迎风凛凛的病娇美人一样,看起来格外惹人怜惜,那种玲珑荑弱简直如同易碎的精美瓷器。

    “这脸都肿了,回去找雨瑶要点药草擦擦”马良摸了摸她的脸,佩佩不好意思的看着一边,却是没动,反正马良做什么,她都没有排斥感,也不会去计较什么。甚至因为这种关系而隐隐产生一丝欣喜。

    马良心中叹了口气,这杨进还真下得了手,要是自己有这么个亲妹妹,估计都宠上天了。

    拉着她,也就直接先上了摩托车,时间已经不早了。

    一回到家,夏雪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菜了,而苏雨瑶坐在桌子上,正想办法把红酒的塞子给打开。

    “快点,你力气大,我不行”苏雨瑶看到马良进来,直接勾了勾手指头,佩佩在外面洗脸,显得有点不太好意思进屋子。

    “怎么忽然想喝酒了,你脚伤还不太好”马良说道。

    “你管我,想喝就不行了?”苏雨瑶把一个螺丝钉塞到他手里,然后手在桌上支着俏脸,看着他动作,没开瓶器,只能用这玩意了。

    马良旋进去,慢慢的拉着,嘭的一声,瓶塞开了,淡淡的酒香溢出来,有一种很醇的味道。具体说不出来。苏雨瑶闻了闻,满意的点点头,几千块一瓶的红酒,当然不算差。

    “佩佩怎么了?”苏雨瑶问道,然后开始给自己倒了些酒,用碗喝这么贵的红酒,她都感觉有点荒谬,不过又挺有意思的,最起码小村生活,多姿多彩。

    “钱被她哥哥抢走了”马良小声道。

    “什么?!”苏雨瑶震怒了。

    “小声点”马良赶紧抓住她软软的手:“别让佩佩受刺激了,她一个人躲着哭了很久”

    马良朝外看了眼,她还在洗脸,大概是想把那些红肿的印记消除一些。

    “这简直不是人!这是赤裸裸的抢劫,都能够抓起来判刑了,抢了多少?”苏雨瑶越想越气,最主要的是,这钱还是马良的。

    “两万左右,也不算多”

    “再少都是钱,想想你以前的穷日子,这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苏雨瑶白了马良一眼,从以前的日记当然能了解马良的生活。

    “等他下次过来,得找他好好谈谈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马良坐下了。

    “这种人渣,佩佩太老实了”苏雨瑶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了红酒倒了些进碗里,浅浅的尝了口,又递给了马良。

    马良喝了点,反正没感觉多好喝,不过那种问道很特别,几千块一瓶,跟之前几十块的,怎么没什么区别?但是苏雨瑶好像还挺享受的,估计没少喝。

    一会儿,佩佩也进来了,直接去灶台那边帮忙,没说话。

    “老师”梦梦从外面回来了,也刚刚洗过手,她靠过来,好奇的看着苏雨瑶喝着红酒。

    马良见着她头上都还有几根枯草叶,帮她取了下来。

    “梦梦,要不要喝?很好喝的”苏雨瑶问道,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的?”梦梦有点口渴了,闻着好像是有点香味。

    “真的,你试试”苏雨瑶多倒了点。

    梦梦直接喝了好几口,然后面色古怪的咽下去,“不好喝”

    “喝多了就习惯了”苏雨瑶跟个诱惑人的恶魔一样,不过梦梦不肯喝了。

    没多久,她就脸红了,等开始吃饭的时候,头都晕了,靠着马良。“老师,我头好晕”

    “头晕就先去睡会儿,晚点再吃饭”马良抱起了她,直接放到房间里床上,她还真晕乎乎的睡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