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7章寻根究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除了你之外,班上所有男生都给我写过情书”她说道,这不仅仅是自信,而是事实,马良见过她那一课桌的情书。[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老师,为什么?”梦梦也在旁边问。

    “梦梦,好好吃饭”夏雪赶紧说道。而佩佩也有着好奇的目光。

    而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马良松了口气,转头一看,苏雨瑶拿着电话回来了。

    走到门口,她愣住了,然后说了句:“是你?!”

    几乎在同时,秋小寒也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们认识?这是马良的第一反应,心中想到,这世界真小。不过这样一来,氛围肯定能好很多,秋小寒是城里的,跟苏雨瑶共同话题应该很多,苏雨瑶应该就不会感到太寂寞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苏雨瑶说道,走了过来,语气明显不对。

    而秋小寒也站起来了“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两人四目相对,马良仔细看了看,顿时感觉,这绝对不是什么友谊的表现,两人,似乎是仇人?

    “这是我男朋友的家,我出现在这里,理所当然”苏雨瑶看了眼马良,马良顿时感觉一股寒意,看来今天要倒霉了。

    “他是你男朋友?”秋小寒显得相当吃惊,不过她表情随即恢复正常,冷冷说道:“就算是你男朋友,又怎么样?难道说在高中的同桌好友家里吃顿饭,都不可以?”

    这一说,马良从同桌升级到了同桌好友了。

    “她是你高中同学?”苏雨瑶盯着马良。

    “是我同学,她是村里的大学生村官,所以来吃顿饭”马良说道,完全还不能理解这两个各有千秋的绝色美女,到底发生过什么。这怎么有一种在看电视剧的感觉了。

    “吃完了?那就滚,这里不欢迎你”苏雨瑶冷视道。

    “要早知道某人在这里,就算请我来,都不来,不过呢,这样不是便宜你了?”她一点也不示弱。

    “秋小寒,要不我先送你过去?”马良主动说到,得熄灭这场战火了。

    “你该走了,就当是可怜你,让我男朋友送你”苏雨瑶放下电话。

    秋小寒一笑:“忘了告诉你,你男朋友在高中暗恋过我,说起来,我在你之前被他喜欢,所以,你还是失败者”

    苏雨瑶怒目而视,看着马良。

    “走吧”秋小寒带着胜利者的姿势向外走去。

    “雨瑶,你先吃饭,我去去就回来”马良说道。而苏雨瑶不说话,闷声坐下了。

    马良到外面骑着摩托,而秋小寒上了车。在小黑狗的欢送声当中,车子离开了。

    “秋小寒,你不应该那么说的”马良在摩托车上说道,很不喜欢她那样的说法。即使喜欢过,都是过去式了,苏雨瑶心里一定很不舒服。

    “对不起,我也是气着了,一时间没注意,她真的是你女朋友?”秋小寒吐了吐舌头,歉意道。

    马良点点头。“你跟她到底以前发生过什么?”

    “这事情就复杂了,我们是大学同学。总之,我讨厌她,她讨厌我,每次见面,必定会吵架”秋小寒说道。

    原来是这样,马良看着前面,心中有些无奈,这跟自己想象的压根不一样,而以后秋小寒也住在学校,苏雨瑶在学校上课,那吵架的日子,有得忙了。

    马良没在说话,开着车,送她到了学校。

    秋小寒下了车,看了看四周,皱眉问道:“马良,这周围都没有人住?”

    “没有人,这里晚上的话,就你一个人住”马良如实说道。

    “什么,我一个人?我还以为学校会有老师住。这可怎么办”她有点着急的说道。

    “你一个人怕?”马良问。

    “我一个女人,能不怕?马良,你帮我想想办法,本来这地方看着就阴风阵阵了,又没电,我晚上一个人,非得被吓死”她说道。

    “这……”马良也没有好的办法,如果邀请她到自己家里暂住,那苏雨瑶的怒火,马良能够想像得到。

    “马良,帮帮忙,同学一场”她拉住了马良的手臂,有些撒娇道。

    “要不我叫个人来陪你?就是刚刚吃饭的佩佩”马良无奈道。反正今天家里床不够,如果她一个人睡香兰那边,也黑灯瞎火的,干脆来这里陪秋小寒,都互相有个照顾,不害怕。

    “没问题,她应该没什么坏习惯吧?”秋小寒问道。

    “没有,她是个很好的女孩。”马良摇摇头。如果佩佩还有坏习惯,那这世界上人人都有了。

    “那行,你叫她过来,快点,我一个人怕”秋小寒这才松开了手。

    马良骑上摩托车,准备走了。

    “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我一个人在这里,感觉太恐怖了”说完她就上了摩托车,香软的娇躯压在马良的背上,可以感受到那浑圆的柔软。还有淡淡的香水味道。

    她抓着马良的衣角,稍微往后退了退。不让两人接触得太近。

    马良挺无奈的,只好带着她,骑着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你是怎么泡上她的?据我所知,她对男人还挺挑的,大学都没有男朋友”秋小寒问着。

    “感觉吧”马良说道,要是真一一道来,那就得说到舌头打结了。

    “感觉?这么含糊,算了,她的事情,我也没多大兴趣,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高中你暗恋我,却没给我写情书?”她继续问道。

    从她的角度来说,除了他之外,所有男的都写了,自然心里也好奇。

    “你是怎么知道那事情的?”这里没有其他人,马良就趁着机会问了。

    “别人告诉我的,说你经常偷偷看我。一看就知道了,快点告诉我原因。为什么不写?”她催促道。

    “反正没有结果的,我写了也没什么用,干脆就不写了”马良心中叹了口气,说道,而记忆也到了高中时代,原本的一些模糊的东西,也又清晰了。自己那几年,也是碌碌无为般的过来了。

    “我们都同桌足足两年。”她也回想起来,当初对马良的印象挺不错,虽然比较贫困,可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也总是挺安静的,找他说话就支支吾吾的脸红,不过太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