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5章尴尬问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梅看着,挺羡慕的,她做为梦梦的最好朋友,当然知道她对马良的情感。[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吃过饭,因为人多,到也不骑车了,直接走着去学校。马良却一直在琢磨着昨天晚上的事情,越想,越感觉不是梦了,尤其是自己摸到胸口的时候,那感觉,太真实了,而且跟佩佩的实际情况差不多,绝对不可能是苏雨瑶的。

    房间里也一共就只有三个人,佩佩,苏雨瑶,马良。她肯定是在房间里方便照顾两人。

    “发什么呆,还想早晨的事情?色狼”苏雨瑶拉了拉他的手,不过自己也想到了早晨的事情,到底佩佩有没有听到看到?女人的直觉,总是感觉佩佩应该察觉到了。

    “老师,早上你们干什么了?”梦梦天真的问道。

    “梦梦,我们没有干什么”苏雨瑶赶紧说道。

    梦梦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拉着小梅蹦蹦跳跳的加快了速度,学校就在不远处了。

    两姑娘前面去了,苏雨瑶反而放下了脚步,这是难得的独处时间。

    “我问你,要是佩佩真知道了,怎么办?”苏雨瑶问马良。

    “这能怎么办,她知道了,也不会有问题的”马良回答,他更担心的是自己昨天对佩佩做的事情,会不会对她造成了什么心里阴影?

    “不行,得弄清楚,要不然我心里不舒服,你去问她”苏雨瑶直接把问题给了马良。

    “你是男人,你问不怕,而且如果她真听到了,你就说是你强迫我的。”

    苏雨瑶皱了皱鼻子,搂着马良的手臂,完全是让马良背黑锅。

    “你一定要去问,好不好,我最亲爱的马良,晚上我以身相许答谢你”苏雨瑶居然撒娇起来,柔软的胸口蹭着马良的手臂。而马良似乎看到了苏雨琪一样,不过苏雨瑶明显更成熟妩媚,男人无不怦然心动。直接点头答应了,这种大美女的特权,完全无法抵抗。

    “别忘记了,还有,不能提及我”她在马良侧脸上亲了一口。两人已经到学校了。

    一进办公室,佩佩还没来,张校长也还没来,马良不由得松了口气,就秦山一个人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批改着作业。

    两人也还有作业要批改,都在办公室里忙活起来。而苏雨瑶却拿起了作业本,走到马良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说道:“我先去教室了,你记得问清楚”

    说完还挑逗的咬了一口他的耳朵,抱着作业本,动人身姿款款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了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

    自己是男人,当然应该承担女人的责任,所以马良还是很情愿的,只是该怎么开口?在忐忑不安当中,张校长进来了。

    马良有些奇怪,“张校长,佩佩人呢?”

    “她?送她哥哥去了,会晚点来,你帮忙看着她的班,大概一节课就差不多了”张校长摸着头:“人老了,不行了,稍微多喝一点,第二天就不舒服”

    其实这酒还算不错了,因为第二天不上头,马良感觉还挺好。而张校长就不太行。

    马良松了口气,点点头。也就先安心开始批改作业了。

    很快开始上课,而苏雨瑶又到问马良,得知佩佩还没来,她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嘱咐马良一定要问清楚,得到最真实的答案,说完自然不忘给马良一个香吻。

    马良去佩佩的教室里安排好了,才回到自己教室,开始上课。

    不过马良老看着校门口,看佩佩什么时候来。

    终于,在第一节课还有十来分钟下课的时候,她出现了,走近了办公室,没想到苏雨瑶也时刻关注着,所以走到马良教室门口,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快去问。

    安排了一下学生,马良就直接去办公室了。而一进去,就发现佩佩低头在桌子上整理着东西,听到了脚步声,抬头一看,发现了马良,目光有些慌张闪躲。

    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抱住了教案,直接匆匆的想要离开办公室。

    马良看到她这模样,就知道事情确实发生了,否则她不会这样。做为男人,要承担起责任,直接站在了佩佩面前。

    可是她就跟一只小鸟一样,想要从另一边走过去,马良依旧拦住,她还想走的时候,被马良按住了瘦弱的香肩。这下动不了了,她低着头。什么都没说。

    “佩佩…”马良感觉这开口有些艰难。

    佩佩还是什么都没说。

    “昨天,晚上,我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马良还是说了出来,同时屏住呼吸,等待着答案。

    没想到的是,佩佩居然抽泣起来了,眼泪滴在了地上,形成了斑斑小水点。马良彻底慌了,直接勾住了她精巧的下巴,她泪眼朦胧的,哭得跟孩子一样。

    “佩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马良给她擦着泪,慌乱道。

    “不是,不是因为你”她松开了手中的教案,扑在马良怀里,抱着哭起来。

    马良给她擦泪的时候发现,她眼角下有一颗不起眼的痣,而有人说这叫做泪痣,有这种痣的人,会在哭泣着度过一生,别人不知道,但是佩佩,马良估计她已经不知道一个人偷偷哭过多少次了。

    “到底怎么回事,佩佩,告诉我”马良安慰着她。

    她哭了几分钟,才停住了。

    “我,我哥他说,你肯定还有钱,既然我救了你,就让我想办法再从你这里弄些钱,否则,他就不会答应之前的条件”佩佩说道。

    马良一愣,佩佩是为了这种事情而哭?

    “他,他还让我不要告诉你,否则就就让我好看。”佩佩继续说着。

    “这点以后可以商量,没事的,我是想问你昨天晚上,我对你到底做了什么?我迷迷糊糊的,记不清了。你告诉我。”马良扶住她的香肩,问道。

    佩佩擦干了泪珠,彷佛一切问题到了马良这里,都变得很简单了。她安心了不少,不过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很害羞,埋着头,不敢看马良。

    “佩佩,你说”

    “马老师,没什么的,那种事情,我不会怪你的,我心甘情愿的”佩佩忍着那份羞涩,小声的说道。

    “佩佩,别这样,如果你感到难受,就告诉我,不要因为我的其他原因,故意忍着,我不希望这样,明白吗?”马良焦急道。

    佩佩抬起头,看到马良那眼神,充满了关怀,让她有些迷失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