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意外的生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师,老师”她紧紧的抓着马良。[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马良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大事不妙的感觉,果然,一看,没看到苏雨琪!一下,心就慌了。

    “怎么回事,快告诉我!”马良虽然相当着急,但是梦梦已经哭傻了。不能表现出来,得让她安心。心中祈祷着,千万别出什么事。同时手里的鱼也直接扔下去了,要不是为了这东西,也不会离开这边。

    “刚刚我们没看到你了,喊了也没反应,呜呜,就,就以为你出事了,结果,呜呜,她就跳下水去,呜呜找你,还没起来的,老师,呜呜呜呜呜”梦梦已经泣不成声了。

    “梦梦,别哭,告诉老师,在哪儿下去的。”马良脑袋都快一片空白了,只想马上找到苏雨琪。

    “那里”梦梦指了指一出水面,刚好是马良下去的转角更深处。二话不说,他直接就跑到那耳边,跳了下去。

    还好,他保持着一丝冷静,抛开一切的焦急因素,自己离开的时间不算长,就算溺水了,还是能救回来。菩萨保佑,一定要能找到她!

    一定要找到!马良这时候真有种求老天保佑的渴望。哪怕是用自己十年的寿命去换。

    早知道会这样,就算是河里有金子,也不会来。

    马良直接扎入了水中,因为水比较浑,他根本看不清什么,可是依旧瞪大了眼睛,依稀看到一些影子在里面,这小河里,并不是都水浅,而是突然,会比较深。

    怎么办?找不到,怎么办!难道苏雨琪真的就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不!这样太不公平!她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女孩。绝对不能让她死去!

    马良直接扎到了水底,开始缓慢的摸索,但是没过一秒,心中的那份悲哀,就多了一分,他彷佛看到了苏雨瑶痛苦的表情,还有她们父母,而罪人,就是自己。那么一刹那的疏忽,他甚至极端的想,如果要死,死的是自己也好。

    不能放弃,马良对自己说道,可是唯一的那丝底气,也消失了。自己身体也渐渐的到了憋气的极限了。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手碰到了什么,软软的,是腿?是腿!上面缠着不少的水草。是苏雨琪!马良瞬间明白了,是被水草缠住了脚。

    太好了,太好了,找到人了。马良用力的拔掉了水草,然后往上搂住了人,直接往水面浮去,他已经是极限了,快点,在快一点!

    终于,突破了水面,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有一种恍然隔世的重生感。然后一看抱着的苏雨琪,闭着眼,已经没有呼吸了。

    马良几乎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上了最近的岸,把苏雨琪摆下,然后手都在颤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人死去了,可是这样的情况,却是第一次经历。

    还有救的,别慌,深呼吸!马良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直接把整个人倒着抱过来,以便于排除肺部的积水,然后再次平放。开始了人工呼吸。

    尽管不冷,但是因为心中那份极度的焦急,他的手一直在抖,捏住鼻子,给她的小嘴吹气,然后按压胸口。

    他多么希望她能忽然醒过来,骂一句臭流氓乱摸。但是她没有,依旧是那样平静的躺着。马良继续弄着,而做为一个大男人,眼泪不知不觉就掉落下来了。

    一次又一次,足足十来分钟,没希望了,已经没希望了,他抱着苏雨琪失声痛苦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苏雨琪是以为自己出事了,才下水去找自己,却被水草缠住了。这让马良无法释怀。如果自己不理会那条大鱼,或者往下走的时候,说一声,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自己跟她认识,没多久,但是这感情,却很不普通,由恨到接受,到喜欢。现在她为了自己,甘愿冒险,可见她有多么看重自己。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花季的少女,现在静静的被自己抱着,前一刻还笑着跟自己说话,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

    而梦梦也跑过来了,抱着马良哭起来,对于这个才认识不久的雨琪姐姐,她也很喜欢,但是,但是,不能再一起玩了。

    “醒醒啊”马良低沉的声音呼喊着,但是苏雨琪没有任何的回应。

    “老师,我心里好痛”梦梦呜咽着,早已经泣不成声,泪水挂满了脸蛋。

    马良不说话,只是一只手搂住了她,想把泪水强忍下来,可是怎么也止不住,吧嗒吧嗒的。却没有注意到,苏雨琪的手指动了动。

    然后她咳嗽了两声,马良听到了,顿时心中涌出了无法形容的喜悦感。

    “雨琪,雨琪”她抱着苏雨琪,赶紧喊道。而梦梦也忽然止住了哭声,呆呆的看着苏雨琪。

    苏雨琪缓慢的睁开眼睛,有点虚弱。马良兴奋的抱住了她。

    “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马良有点语无伦次了,这大悲大喜的,什么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

    苏雨琪也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感受也很复杂。当时她跟梦梦背对着,弄着鱼,然后回头的时候,发现马良不见了,于是喊了两声,但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她慌了,不知道怎么,紧张得不得了。想着马良肯定是出事了,然后就冲动的直接下水,朝着马良可能出事的地方走去,直接想潜水下去找他,救他。

    谁知道脚被水草缠住了,越挣扎,就越紧,开始心中无比的慌张,痛苦,忍着不呼吸,可是,忍不住了,大口大口的水呛入了肺部。

    开始很痛苦,忽然一刻,居然感觉很放松了。

    我快要死了吗?会不会在天堂里遇到马良?她那时候傻乎乎的想到,因为一直以为马良也出事了。然后,慢慢的,感觉周围安静了,黑暗了。她放弃了任何挣扎,等待最后一刻来临了,尽管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做,可是,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

    马良找到她的时候,她其实还有一丁点感觉,只是她已经忽略了,享受着频死前的那种最平静。

    然后不知道多久,总之感觉很久很久,重新有了意识,感觉到肺里火辣辣的,感觉到有个人抱着自己痛哭。

    这是天堂吗?她又傻傻的想到,睁开眼睛,才发现是马良。自己还没有死?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雨琪,你怎么样了?”马良小心的问道,压抑住自己的激动情绪。生怕她有什么后遗症。

    看着马良那迫切关心的眼神,苏雨琪虚弱的笑了笑:“没事了,有点冷”

    “梦梦,我兜里有打火机,你去拿过来,我们生一堆火”马良说道,然后检查着苏雨琪的身体,从手,到玉足,脖子,俏脸,甚至还拉起来衣服看了看,怕刮着什么伤痕。

    而苏雨琪任凭着他看着,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难道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吗?自己想去救他,然后却被他救了?

    梦梦也开心起来,赶紧拿来了打火机,找了些枯树枝叶子,噼里啪啦的燃起来。冒着火苗,顿时感觉到了一阵温暖。

    “把衣服先拧干了,换上外套和长裤。”马良顺手脱掉了她的短袖,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里面穿着的是一件小可爱抹胸,也是湿漉漉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