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3章第一次感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让马良有些把持不住了,小兄弟直接昂起了头,恰好被佩佩看到了,更是脸红得滴血。[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咳咳,对不起,自然反应”马良赶紧解释着。“有时候男人容易这样”

    “没,没事”佩佩点点头。

    马良加着柴,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不过雨也终于停了,两人穿着干了的衣服,重新上路。因为路泥泞了不少,马良开得很慢。以防止泥土四溅。

    换上了烘干的衣服,佩佩身体很暖和了,心里也一样。感觉马良这个人很真诚,有什么就直接说了。这样反而让佩佩舒心,没距离感。

    不由自主的,她也靠近了些,两人身体贴着了,一摇晃,就近了不少,胸口甚至偶尔会碰到,但也习惯了。

    终于,在天快黑的时候,到了佩佩的家里,房子要修得比马良那里的好一些。院子里有四栋房子,有一栋特别新。

    佩佩的父亲也不在家,只有她母亲忙着。佩佩的母亲看起来比较显老,大概是劳累的原因,因为佩佩还有个哥哥,结婚什么的,花了不少钱。

    不难看出她年轻的时候是个美女,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后,下意识的看了看,瞧见是自家的闺女,不由得露出了喜色,走了出来,但是却一拐一拐的,腿不太方便。

    “佩佩,你回来了?去学校感觉怎么样?”她抓着佩佩的手,嘘寒问暖的,同时看了看马良。

    “我很好,妈,这是马良马老师,他送我回来的,等下我拿了东西,还要去”佩佩说话很小声。

    “王婶你好”马良也打着招呼,之前佩佩告诉了她妈妈姓王,叫王翠。

    “坐,进来坐”王翠看着自己规律,又看看马良,心里有点纳闷,上次佩佩不是去相亲,没相成,那人就叫马良,是学校老师。但今天怎么又骑着摩托送来了?

    马良跟着进了屋子,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堂屋里摆着八仙桌,墙壁上挂着一张毛主席的像,还有个老人的黑白照,估计是佩佩的爷爷。

    “马老师,坐,谢谢你送佩佩回来”王翠热情的招呼着,马良也坐下了,打量着四周。

    “妈,爸他人呢?”佩佩问道,声音总是柔柔的。

    王翠叹了口气“别问了,反正总是在帮你哥忙着”

    农村里,重男轻女是很正常的事情。佩佩也只是点点头。

    “妈,我想拿点衣服去”

    “我帮你整理着,你陪陪马老师”王翠站起来。

    “马老师,我带你去摘几个柚子,很好吃,没多远就到了”佩佩说道。

    既然如此,马良也就跟着她身后去了,沿着屋子右边的一条小路上去,遇着了一条狗,是佩佩家的,挺乖,见到马良也不叫,一个劲儿的摇着尾巴扑佩佩,亲热得不行。

    而佩佩也挺喜欢的,先拍拍它,让它回家了。

    这刚刚下雨,所以路挺滑,走着走着,要上坡了,佩佩一个不小心,人一滑,惊呼一声,往后倒了。

    好在马良速度快,直接抱了个满怀,退了几步,稳住了。不过感觉手里捏着什么软乎乎的。不由得捏了捏。

    而一瞬间,佩佩的身子就软了,处子之身,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摸。

    马良也意识到了,虽然很喜欢那种小巧玲珑的手感,但终究这是意外,赶紧扶住了她。

    “刚刚对不起”马良说道。

    而佩佩没说话,一声不吭的走着,眼看又要上那个斜坡了,上去的时候有点滑,马良赶紧扶了一下她的腰,顺利的上去了。

    一直到柚子树旁边,她都没说话。马良想开口,又不知怎么开口了,第一次是没反应过来,但是随后,是自己用手主动捏了几下,怎么都会被认为这是色狼行为了。

    尤其是佩佩这样纯真的女孩,很难想通。

    “佩佩”马良喊了上,感觉有必要说清楚。“我刚刚第一下是无意的,但是后面,是忍不住捏的”

    “别,别说了,我没事”她小声的说了句,其实刚刚不是生气,而是马良带给她那种几乎让人软到的感觉,第一次震撼了她纯真的心灵。原来,男人摸是那样的感觉。

    马良松了口气,而佩佩凭着夜幕的亮光,找到了几个比较大的,摘了两三个。因为不好拿,然后转头一看的时候,发现马良抱着两个柚子在胸口,特别的滑稽,佩佩忍不住就噗哧一声笑出来了。

    随后捂着小嘴,尽量让自己恢复正常。

    “怎么了?”马良问道。

    “没事”她抱起地上一个大的,差不多该回去了。不过脑中却依然是刚刚那一个瞬间,人跟触电一样,为什么?这是她脑袋里想不明白的。

    还没到屋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酒醉熏熏的,拉长着声音。

    “妈了个把子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养着女儿是干什么的!早知道当初就不要了!”

    听到这话,佩佩瘦弱的身子明显一颤。马良都听得皱起了眉头。

    走到了堂屋门口,发现了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人挺高大的,而佩佩的母亲王翠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哭着。

    “爸”佩佩十分小声的喊了声。

    而那个男人转过来头,看着佩佩“你总算回来了,我正跟你妈说你结婚的事情。我说把你许给村长儿子,他家有钱,你乐意不乐意!”

    “你推脱了一个又一个了,这次我跟你说,你推不掉了。你们这些女人,就是不能惯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摇晃着坐下。

    佩佩赶紧扶住了王翠,而这男人也注意到了马良。

    “你是谁”他问。

    “我是马良,佩佩学校的老师”马良有点看不下去。但是这是别人家事。

    “马良?你不是张衡给介绍的那个老师?”他有了印象。“你小子怎么回事!”

    “爸,不管他的事。佩佩赶紧解释道。而王翠也从地上扶起来了。

    “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亲戚的面子上,你还想跟佩佩相亲?做梦!”

    “爸,你别说了”佩佩有些着急了。

    这件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翠是个本分老实的女人,而佩佩的爸爸,那就不同了,

    “佩佩,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没得说了,你必须嫁给村长他娃!”

    然后这个男人摇摇晃晃的朝着房间里走去,踢开了什么东西,最后倒在床上睡着了。

    “妈”佩佩哭起来了。而她一哭,王翠就忍不住了,母女两呜呜着。

    “王婶,佩佩,你们先别哭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马良看不下去了,安慰道。

    “对,别哭了,还有客人在”王翠擦了擦自己眼睛。可是佩佩的哭声止不住,很委屈,都让人心疼了。

    “没事的,佩佩,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说说,能帮,我一定帮”马良拍着她肩膀。

    “我去把火退了了,还烧着水”王翠朝着灶台那边走去。而佩佩没了依靠,自然就伏在了马良的肩上,轻声抽泣着。

    马良安抚着她的背,轻言细语的说着,她却哭得更大声了,手也搂紧了,彷佛要把委屈都释放出来一样。马良都感到自己肩膀湿了,可想而知落了多少泪。

    不过,终于她的哭声止住了,然后马良扶着她坐在了长凳上,跟安慰妹妹一样搭着她的香肩,轻轻的安慰着。

    佩佩眼睛都哭红肿了,马良都忍不住觉得揪心,这么乖巧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王翠也出来了,脸上有点红肿,大概是被打了一巴掌。

    “王婶,到底怎么回事?”马良忍不住问道。

    王翠摇摇头,本来这些事情不方便说的,可是这时候也挺想找个人倾述一下,叹了口气,缓慢的说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