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7.衣服少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是型血,抽我的”马良立即说道,心里没那么紧张了,既然要输血,就说明还有得救。[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但是需要的量比较大,如果你身体比较差的话”医生看了看马良,人文文瘦瘦的。

    “没事,医生,抽我的,救人要紧”马良赶紧说道。

    他进去跟人商量了一下,然后马上就领着马良去抽血了。

    不知道抽了多少,总之马良感觉到挺虚弱的,站起来差点就软到了。

    “你休息会儿,别乱动”医生嘱咐道,然后就拿着血出去了。

    马良躺在椅子上发呆。

    这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是苏雨瑶,她喘息着,胸口不停的起伏,大概是因为刚刚小跑过来的缘故。

    “人怎么样了”她问道。

    “不知道”马良眯着眼,有气无力的说了句。

    然后就听见了脚步声靠近,香风袭来,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然后一手卡住了马良的腰。

    “居然不跟我说一声来医院了,害得我到处问了才知道”她不满道,抹了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别捏了,疼”马良实在是没力气动弹了,只好说了句。

    “你干什么了,不是来了好一会儿了?”苏雨瑶以为他是跑累了。

    “刚刚抽了血,有点虚”马良如实回答。

    苏雨瑶一愣,没想到是这样,不由得看着他的脸有些发呆了。

    马良睁开眼,她赶紧把视线撇开“原来你是活雷锋”

    “能帮就帮吧,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那个男的,是她老公。”马良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回事?”苏雨瑶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桥段,不由得惊讶道。

    马良把事情跟她前前后后说了说,她才明白过来。

    “那男人真不是东西,太恶心了”苏雨瑶皱眉说道。

    “其实这种事情,也不少见,只是形式不同”马良也听过不少类似的事情。

    “要是我遇到这种男人,我会让他后悔一辈子!”苏雨瑶捏着拳头说道。

    “你会找到好男人的”马良顺口答了句,主要是想到了她跟以前男朋友的事。也算是给她个美好的祝愿。

    “你什么意思”苏雨瑶却挺不满的问他。

    “什么什么意思?”马良懵了,自己这话说错了?

    苏雨瑶也感觉这话很诡异,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马上转移话题道“我是说当时我让你摸,是稍微碰一碰,你却真捏起来,是不是很过瘾?!”

    马良脸一红,尴尬了会儿才答道:“我,我忍不住就用了点力”

    “流氓!回去再跟你算账!到时候你可别求饶!”她故意冷冷道,怎么也得让自己显得贞烈一点。

    这时候一个护士进来了,听到这话,眼神暧昧的看着两人。

    苏雨瑶也感觉自己这语气太奇怪了,怎么听都像是女朋友在外教训男朋友,回家再整你。

    “病人已经做完伤口处理手术了,好在伤口不大,加上输血及时,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了。最好现在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以及把钱交一下”

    “没问题,我马上就去”马良站起来,结果还是有些不稳。

    “你才抽完血吧?美女,你最好扶住你男朋友”护士说完就走了。

    苏雨瑶心里那个气啊,怎么又有一个人这么说,难道乡下人嘴巴都是乱说的?自己脸上是不是刻着马良的女朋友几个字?

    尽管气得牙根痒痒,但还是扶住了马良。

    “谢谢”马良由衷说道。

    “别以为我原谅你了”苏雨瑶偏着脸,哼了声。

    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给医院了,但还欠着好几百块,倒是可以过后补上。办好了手续,就去了病房。

    周若彤已经躺在病床上了,还没醒来,脖子上围着纱布,而挂着盐水。

    “现在怎么办?”苏雨瑶问他。

    马良想了想,说道:“先等她醒来,问问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在这周围的。帮忙照顾。对了,她店都还没关”

    “我是关了店门才出来的,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苏雨瑶得意道,然后兜里摸出了一串钥匙。

    “身上很不舒服,我想洗澡”苏雨瑶皱眉道,因为自己也是小跑过来的,都出汗了,开始没察觉,现在感觉黏黏的很难受。

    “我去医院问问,看有没有洗热水澡的地方。对了,钥匙给我。我去拿点东西,然后把摩托骑过来”

    “你没事了?”苏雨瑶眼中的担心一闪而逝。

    “没事了,就开始晕,现在跟之前没差别了。你帮忙看着她”马良说完就走了,那模样确实好了。

    苏雨瑶看着还没醒过来的周若彤。

    她忽然想到,要是自己母亲没有钱,父亲也不是官员,那么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

    一想,就有点入神了。

    马良朝着周若彤的店铺走去,没想到阿黄主动拦住他问了情况,得知了事情之后,二话不说就把之前说的一千块定金给了他。

    “哥们,人人都有难处,这一千定金你先拿着,不够再来跟我说”

    马良点点头“谢了,以后我只要有菜,全部都卖你这里”

    阿黄倒不是纯粹为了菜,而是有些时候,能帮就帮帮,本来就打算给订金,这种情况下,只不过是让他给得更愿意。

    道别了阿黄,就去店子上了,一路的血迹,即使现在看着,都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打开了门,不由得看了会儿。

    没多久之前还开门买东西,转眼间,就医院躺着了。

    人生多变,世事难料,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叹了口气,为周若彤感到很不值,自己要遇到了肖明虎那个畜生,一定要狠狠的揍一顿!

    这男人已经不是人了。人还知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可他完全是禽兽,就知道赌博跟钱。

    他到了后面的屋子,主要是给苏雨瑶拿了衣服,那袋子都还放着。

    想了想,医院是没有桶跟毛巾的。于是提了桶,毛巾的话,还是去外面买毛巾香皂什么的,像苏雨瑶这样的人,应该不喜欢跟人共用这些东西。

    弄完就带着东西直接去医院了,问了之后,现在还有热水,可以直接去开水房打。医院也还有食堂。

    一想还没吃东西的,还是去外面的小餐馆弄了点热乎乎的东西,味道好不少。

    又跟着打了个电话到老村长家,让他们帮忙转告一声今天不一定能回去。因为不知道人什么时候醒。不打声招呼,那夏雪肯定很着急。

    处理完一切,来到了病房,人还没醒。

    “你怎么去这么久”苏雨瑶松了口气。

    “先吃点饭,热水给你提来了,这走廊里有冲凉的地方。着袋子里面有衣服。这是毛巾,香皂”马良把东西摆开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我先去洗澡了。等会儿吃东西。”苏雨瑶心里暖暖的,却做出不太在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