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6.大量失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彷徨不安的时候,一只细滑的手居然把自己的脸给转过去了,然后看到了一张精致的俏脸在靠近,很快,嘴唇碰到了温柔跟香润。[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马良的手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她的腰,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腰吃痛了,被手掐着,只好松了手。这吻很短时间就分开了。苏雨瑶满脸羞红,但只是为了目前的紧急情况。

    居然敢搂我的腰,我跟你没完!

    “哈哈,还真亲了,这样,你再摸摸她的胸,不然我还是不相信,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假装的!”那肖明虎居然得寸进尺。

    这让苏雨瑶心怦怦的跳,怎么办?开始自己吻了他,他一定以为自己是配合的,可这摸的是胸,虽然他看到过,可摸不是一回事。他要真那样做了,自己该怎么办,拒绝?配合?

    “不行,我跟她关系还没到这一步”马良开口道。

    苏雨瑶松了口气,但心里有感觉有点失落,他居然不趁着这个机会?一点兴趣都没有?

    “如果她真喜欢你,这一步是迟早的!有什么好奇怪!快摸!”肖明虎感觉很兴奋,就跟在操作木偶一样。

    马良转过头看着苏雨瑶,而苏雨瑶咬了咬嘴唇,脑袋转到另一边,小声的说了句“摸,摸吧”

    这倒是让马良有些意外,同时也很佩服苏雨瑶,她肯定是为了这种危险的情况才这样做的。否则这样的女神是不可能让自己有机会碰到的。

    有些犹豫,还是伸出了手,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面对苏雨瑶,马良依然紧张,兴奋,各种情绪掺合在一起。

    终于碰到了她那饱满挺翘的峰,回想起了刚刚冲进去看到了一幕,有点做梦的感觉,自己居然能够摸到苏雨瑶?这不是做梦,隔着内衣,依然有着柔软跟弹性,支撑了自己的手掌。

    不由自主,裤子被撑起来了。

    苏雨瑶只感到一种另类的刺激蔓延开来,不由得身子一软,没了力气一样,好在马良即使扶住了她。

    这让她是又羞又气,自己只是让他随便摸摸,他居然摸得这么细致,就跟在玩弄自己一样!太可恶了,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色狼!

    可是,为什么心跳这么快,而且和自己摸的时候感觉大不相同?她只能无奈的闭上眼睛,恨不得把马良给狠揍一顿,这太丢人了,因为还当着两个人的面!

    “哈哈,你看看你,忍不住了吧?想干她了?你应该感谢我,成全了你们的好事!”苏雨瑶听到这话,睁开眼睛,本来是不好意思侧头,所以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却发现了马良下面那东西老高!

    臭流氓!她不客气了,一只手使劲的捏马良的腰,我让你兴奋!

    马良吃痛,自己是怀中的女神生气了,只好放下手。

    “别停,继续,而且要加点彩头,摸其他地方。”肖明虎似乎上瘾了。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周若彤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然后略带歉意的看了马良一眼,居然自己脖子主动往前一靠!血瞬间就涌了出来。

    “小彤姐!”马良震惊了,那刺眼的红是如此的显眼。

    肖明虎听到一喊,也是一愣,见了血,也彻底慌神了,居然撒腿就跑了!周若彤身子一摇晃,滑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看着挺吓人。

    马良赶紧冲上去,抱住了周若彤,但那血居然还在流,伤到血管了!马良虽然心中是很惊慌,但还是冷静下来。必须先止血。

    “小彤姐,你别动。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马良深吸一口气。

    “苏老师,拿条毛巾来”马良对苏雨瑶说道。

    苏雨瑶已经呆了,她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马良一喊,她才回过神来,去找毛巾。可是她又不知道周若彤的毛巾放在哪儿。

    血不是滴滴答答的留,而是涌!所以她的衣服已经红了一片,看得触目惊心。周若彤缓慢的低头看了看,抓住了马良的手。因为她也感受到了自己生命在流失。

    “马良,对不起,你的钱,我可能还不上了”她勉强的说道。

    “小彤姐,别多想,会没事的。”马良一咬牙,直接把自己的白衬衫撕了一块下来。压住了出血的位置。然后横抱住了周若彤,飞快的跑了出去。

    “小彤姐,坚持住,就是小口子而已。”马良用力的按着伤口。

    周若彤的嘴唇有些发白了。

    “好冷啊”她轻轻的说了句。

    “振作起来”马良知道她是因为大量失血导致的感觉。他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几乎是到了自己身体的极限,惊人的比百米运动员还要快!

    “我房间的抽屉里,还有几百块,衣服你处理掉,大概有三千多。我还有结婚戒指,有几百”她虚弱的说着。

    马良知道要保持她身体的平稳,避免受到颠簸,所以手必须保持跟身体的距离,这样防止过大的震动。

    这一路,都落着小血线,那衬衫跟手,已经全部侵染红了。

    她绝望的看着天空,大概从未想过自己的一生会这么度过,不过还好,能够遇到一个贵人。她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很累了,看周围有点黑了。

    马良深吸一口气,已经看到了乡里医院的大门。

    “医生!医生!救命!”他大喊一声,惊动了不少人,而一个医生听到了,看着马良抱着人飞奔过来。

    “马上准备好急救室”

    终于,到了医院,人也躺在了急救室的床上。马良喘着气,站在急救室门口。看着自己手上跟身上沾着的血,有些惊恐。

    难道,自己又要看着一个人在面前死去?

    尽管周若彤不是什么亲人,甚至连这次只见过两次,但是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人的生命,太脆弱了。而且她这么年轻,因为这种事而死掉的话,太可惜了。

    马良走到了水龙头下,拧开了水,冲洗着,同时让自己清醒些。

    这医院挺老了,都是平房,有好几间大屋,最后面是住院部,前面是门诊药房。这急救室也只是挺普通的屋子改造的。

    不过条件还算不错,因为近些年国家加大了对农村医疗的投资。所以一些稍微好的设备,也都进来了。至少一些常规手术,比如阑尾炎,都是这里能够处理的。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年轻的医生撤下了口罩。

    “你是病人的亲人?”他问。

    “不是,怎么了?有什么情况?”马良问道。

    “病人大量失血,最好有直系血亲在,否则我们也没办法了”医生摇摇头。

    “她什么血型?”

    “型血,医院里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