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2.苏雨瑶的紧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弟,你太棒了,姐姐我都要死了”香兰搂着马良,闭着眼,仰着头,简直是久旱甘霖的舒服。[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男人的感觉贯穿了她的身体,一波一波的快乐,简直已经侵染到了她每一寸肌肤。

    香兰是个很懂快乐的女人,所以她一点都不害羞了,怎么舒服,她就怎么做。

    “还是男人舒服。抱紧点,姐快来了”她喊着,那动人的娇吟充斥了整个屋子,马良还真怕太大了传到自己家去了。

    “香兰姐”马良自然感受到了香兰身体的美妙,特别的润,也是舒服得不行了。但是女人在上面,还是有些不好动作,于是换了个姿势。

    “哎哟,要被你捅死了。”香兰喘息着,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早点跟马良,那时候压根还没夏雪什么事。这销魂的感受,简直要掏空她心窝子。

    但是马良很快又换了姿势了,直接让香兰背对着自己。

    因为这个缘故,香兰是更加兴奋,往后迎合着,身子猛的一顿,猛的喘息几声,然后抽了好几下,又到了快乐的巅峰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但是马良一点都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不过也积累了感觉,奋力的加快了速度。

    “姐,姐要死了…”香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整个人都软瘫迷糊了,任马良在自己身上折腾。

    突然感到一阵暴涨,她明白了,马良也要来了。

    “好弟弟,都给姐,让姐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她叫起来,最后猛的往后一挫,两人似乎都要融合在一起了一样。

    马良终于爆发了。

    “舒服死了”香兰已经不知道什么词来形容了,滚烫的。一辈子都没这么爽过。

    马良抽出来,也发泄了不少。虽然还坚挺着。

    “别动”香兰忽然说道,然后撅着臀,跟小狗一样趴到了马良身边,一口又含住了。

    “香兰姐,脏”马良有些吃惊。

    “录像上都是这么演的,男的更舒服”香兰放开了,就显得十分主动了。

    但是两人没有发现,门缝里一直有一双眼睛看着,震惊,愤怒,无奈,十分复杂。

    “好弟弟,还硬着呢?”香兰看着,调笑道。

    马良本来还可以的,但是想到了要拿药酒的,等会儿梦梦都等急了。

    “我先过去了,要不然梦梦过来看到就不好了”马良穿上衣服,翻腾了药酒,就匆匆过去了。

    香兰连衣服都懒得穿了,大字型的躺在床上。

    她明白了,恐怕这滋味一辈子是忘不掉了。虽然感觉对不起夏雪,可心里又忍不住。

    自己不求名分,只要能偶尔这么爽一爽,就很满足了。

    马良回到了房间,看到梦梦睡着了,就拿住她小手,准备给她涂点药酒。

    谁知道梦梦手一扯“别碰我!”

    既然是出奇的愤怒。

    “梦梦,怎么了”马良心里一突,根本就还弄不清楚状况。

    梦梦根本就不搭理他。

    “梦梦”马良又喊了声,没想到梦梦直接下床了。

    “你去哪儿?”马良惊道。

    “回家!”她重重的说了两个字,就光着脚,直接往外跑去了。马良赶紧往外追去,本想叫夏雪,但是不好惊动她。

    那丫头跑得相当快,居然一会儿就没影了,马良赶紧往回拿着手电,追了出去。费了好大劲儿,才追上了她,她蹲在路边哭。

    “梦梦”马良蹲下来,心疼的看着她的脚,秀气的小脚被划破了,出了不少血。

    “别碰我!”她声音有点嘶哑。

    “到底你怎么了”马良心中隐隐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你根本不是去拿药酒的!”果然,梦梦说了出来,马良脑袋一轰,被她看到了。一时间无法解释。

    叹了口气,坐在一边。

    梦梦抽泣着,马良犹豫了一下,抱住了她肩膀。她没有再反抗。

    “梦梦,对不起”马良低声道,让一个纯真的小女孩看到了这些,实在不应该,她肯定是看自己去拿药酒太久了,然后就想跟过来看看,谁知道发现了这一幕。

    “先回家吧,外面冷”马良说道。

    这已经起了雾。

    见她没说话,马良只好抱她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屋里走去。他不知道梦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却也不好去问。

    到了家,给她洗了洗脚,弄干净了血迹。然后用药酒揉了揉手,才躺在床上。

    这过程她倒是不反抗了,只是什么话都没说,偏着脑袋。

    躺下了,却睡不着了,梦梦可能是累了,呼吸均匀了。这让马良也松了口气。

    以后肯定跟她有隔阂了。

    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旁边是空的。难道梦梦又跑了?

    赶紧起床一看,梦梦更夏雪正在灶台边忙着。

    “夏雪姐,梦梦”他喊了声。

    夏雪回头温柔的笑了笑,而梦梦头都没回。

    果然是这样,马良心里一抽,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好先去洗脸漱口。

    正在井边忙着的时候,苏雨瑶也拿着盆出来了,打着哈欠,夏雪都起床挺久了,她不好意思赖床。

    苏雨瑶蹲着了,然后故意一挤:“让开点”

    马良刷着牙,无奈的往旁边挪了挪。

    “天有点冷了,那里有卖衣服的,我要去买两件”苏雨瑶问道。

    马良忽然想起了,自己可是给苏雨瑶买了件衣服,还没送给她的。

    赶紧吐干净嘴里的泡沫“乡里有,我上次给你买了件,忘记拿给了你了”

    “你给我买了衣服?”她有点不敢相信。

    “感觉那衣服挺适合你的,就买下来了。反正也不贵”马良说道。

    苏雨瑶心中有点温暖,但也有些慌了“你买的衣服肯定特别难看”

    马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洗脸刷牙后,两人跟着回屋,但是苏雨瑶居然有些紧张起来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男朋友送她十几万名表的时候,也没紧张。

    为什么一件乡下买的便宜衣服,反而让自己期待了?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那衣服被夏雪收起来了,所以马良让苏雨瑶等着,自己去找了。

    苏雨瑶局促不安的,捏着自己手指,就跟小媳妇等出嫁一样。短短的时间,看了门四五次。

    好好的,买什么衣服,害我这么紧张,她心里嘀咕道,却总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