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9章 以宸,我就这么不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病房里,兰芳芝早就听到了走廊上的声音,忙着给季俞正清洗。也顾不上出来。

    见季以宸进来了。

    抬头,露出倦意浓浓的脸,满是慈爱的笑道。“以宸,你来了。先坐着。我还得给你爸洗脸、洗手。就不招呼你了。”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兰姨,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这些天只是辛苦你了。”

    兰芳芝头也顾不上抬。麻利地抹着季俞正的手臂,“有什么辛苦的,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已经习惯了。只是以后你爸身子动不了。我一个人可能搬不动。”

    说罢,低叹了声,“你又这么忙。到时候......”

    “兰姨。您别急。出院后,我会请最好的护工。帮着照顾爸。你还像以往一样,给爸做做饭便可以了。”

    兰芳芝揉了揉酸痛的背。抬头,望向神情真挚的季以宸,轻声说道。“以宸,你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季家以后全指望你了。你知道,你妹妹不听话,现在你爸又这样。唉~”

    说话间,梁雨琪已经提着早点进来了。

    季琳琳忙接了过去,和梁雨琪一起在餐厅里忙活着,摆放着这些早点。

    心底暗自叹道,如果哥财力不雄厚,爸哪有条件住这么好的病房,或许妈说的对,不管怎么样,都得靠住哥这棵大树。

    “兰姨,以宸,过来吃早餐了。”

    一摆放好早餐,梁雨琪就颠颠地跑去了病房,小家碧玉似的,温温柔柔的站在季以宸的身边,眼神炙热的望着他。

    季以宸能够一大早赶过来,说明什么?说明昨天季琳琳的逼婚已经成功了。

    如果不是女人需要矜持,而且季以宸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叶流萤恨不得马上扑了过去,搂住季以宸那张俊脸,一番狂啃。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冲着梁雨琪轻声说道,“辛苦你了。”

    话音刚落,梁雨琪花痴般的回道,“不用谢。”

    “走吧。”

    兰芳芝顺手拉了梁雨琪一把,再和季以宸待下去,估计得流口水了。

    大事未成,怎么能这样?

    男人嘛,就喜欢欲迎还拒的,对于主动贴上前的怎么会感兴趣?

    梁雨琪咽了咽口水,转身,紧跟兰芳芝身后。

    季以宸看了眼季俞正,仍然说不出话的模样,心头百般情绪涌上心头,心底低叹了声,转身,走上餐厅。

    有些事,明白的太晚,是没有给他赎罪的机会?还是季俞正没有这个福分?

    虽说是套房,自然比不上家里的大餐桌,但也整齐雅致。

    季以宸走进去时,早餐已经摆放齐整,在梁雨琪和季琳琳中间留出了一个空位,一看便知道是留给季以宸的。

    梁雨琪喜滋滋的坐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给季以宸盛着稀粥,满心欢喜,连指尖都闪动着莫名的雀跃。

    这一刻,她等了多久了?已经记不清了。

    季以宸坐了下来,梁雨琪忙着给他夹这夹那,就算梁雨琪脸上的笑容再灿烂,季以宸心底始终觉得空落落地。

    依然能够清晰地想起每一次与叶流萤吃早餐的情形,清澈如水的眸子,狡黠的笑容,微微荡起的唇角,......

    如果叶流萤在这里,是不是会添了家的味道?

    莫名,季以宸又想起了叶流萤。

    早餐后,季以宸坐在餐桌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掏出根雪茄抽了起来,深邃的眸子定定地望着窗外。

    五分钟后,餐桌收拾好了,季以宸轻轻捻灭了雪茄,对着季琳琳轻声说道,“琳琳,你去外面给哥买包雪茄,我和雨琪有话说。”

    季琳琳极为懂事地走了出去。

    临走时,不忘了将门给拉上,顺便给了梁雨琪一个胜利的手势。

    梁雨琪心情激动,双手不自觉地搓着,手脚觉得没地方放。

    以前的她,不管在谁的面前都是嚣张跋扈的脾气,自尊心被季以宸一次次践踏之后,在他面前,已经变得越来越卑微了。

    季以宸轻叹了声,低低地说道,“雨琪,你过来坐吧。”

    “好。”梁雨琪轻声应道,走了过来,在季以宸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

    暗自咬牙,医院里怎么不是双人沙发,说不定季以宸向她求婚,她激动之下,可以顺便倒入季以宸的怀里嘛。

    季以宸侧身,深邃的目光定定地望着梁雨琪,开门见山的问道,“雨琪,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梁雨琪头如鸡琢米,连声应道,“以宸,我可以对天发誓......”

    季以宸打断了梁雨琪的话,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雨琪,这么多年来,你应该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妹妹,哥哥和妹妹之间怎么能生出非分之想?”

    瞬间,梁雨琪眼角啜泪,喉咙哽咽,“以宸,你的意思是?”

    难道,事儿又黄了?

    季以宸抬头,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迎着窗外的阳光,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落入梁雨琪的眼里,是如此的迷人。

    “雨琪,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得明白。”

    “什么?”

    梁雨琪轻声问道。眼底是满满的期许,只要季以宸说的出,她就可以做到,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做到。

    “我不喜欢你,更不会爱上你。不管我们之间怎么,都不会有夫妻之实。”

    一连串的回答让梁雨琪眼前一片空白。

    季以宸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就算她得到了他的人,也只是名义上的,不仅不能拥有他的身体,更不能拥有他的心。

    莫名,梁雨琪咬牙,攥拳,所有的一切,都是叶流萤那个贱人吗?因为她,季以宸居然能够这样委屈自己,委屈她?

    梁雨琪低头不语,餐厅里死寂般沉默下来。

    季以宸挑眉,声音冷冽了几分,片刻,俊脸似有了一丝不耐,起身,“雨琪,你就好好想想吧,我劝你,最好断了这个想法。只要你能断了这想法,我可以认你做妹妹。在我心里,比琳琳的分量轻不了多少?”

    妹妹?

    梁雨琪颓然瘫软在沙发上。

    于她来说,进一步是悬崖,退一步是峭壁。

    怎么选,对她来说,都是死路一条,因为这辈子她只认定了季以宸。

    没有季以宸,任谁在她眼里都如同过江之鲫,毫无感觉。

    就在季以宸握向门锁的那一刻,梁雨琪决然的起身,声音里透着几分清冷,“我同意。”

    季以宸优雅地转身,侧身,望向梁雨琪,眼底隐过一丝疑惑,“你真的同意?”

    本以为只要提出这样苛刻的条件,梁雨琪便会知难而退,而他退一步,将她收做妹妹,进而可以圆了季俞正和兰芳芝的梦想,虽然做不了儿媳,多个女儿也是可以的。

    梁雨琪望着面色清冷的季以宸,再次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同意。”

    季以宸双手放入袋子里,极其优雅的走了过来,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雨琪,你考虑好了?同意,意味着你进入了一个牢笼。而我,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

    心,如针扎般疼痛。

    梁雨琪面如死灰,强忍着心底的疼痛,铿锵有力地说道,“以宸,喜欢你是我的权力,不喜欢我是你的权力,我只静静地守着你,哪怕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

    季以宸深吸了口气,冷冷说道,“梁雨琪,难道你就不明白,我真的不想娶你,我只希望你能在这里陪陪我的家人,仅此而已。”

    冷冷的声音如同西伯利亚的寒流突然间刮了过来,房间温度突然将至冰点。

    梁雨琪只觉得天地万物已经化为虚有,眼前只有季以宸森冷的声音,毫不留情面的言语。

    怒极反笑,“以宸,我就这么不堪?你就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请问你,我堂堂梁家大小姐,如果不是你季家明媒正娶的儿媳,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守着你的父亲?你不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在这里陪着他们?又凭你说,认我做妹妹?请问,我是稀罕你的钱?还是你给了一个妹妹这样的名分?”

    梁雨琪歇斯底里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凉,不管季以宸是怎么看她,直接将这几天以来积攒的负面情绪,全部宣泄了出去。

    短暂的沉默后。

    季以宸再次起身,深深地望了眼歇斯底里的叶流萤,声音清冷,“梁雨琪,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一个月之后,我们就订婚吧。到那时,爸应该醒过来了,顺便给他冲冲喜。”

    说罢,径直向着餐厅外走去。

    “砰!”

    门关上了。

    留下怔愣原地的梁雨琪。

    问题来了。

    季以宸的意思是季俞正醒了,才会与她订婚。

    季以宸说的其实有几分道理,毕竟季俞正目前是似醒非醒的状态,再大的喜事也不能刺激到他,订婚也好,结婚也好,又有什么意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