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季总也是正常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久雅声音娇嗔,带着微弱的台湾腔,腻歪地不行。轻唤道,“流萤--”

    “别,千万别这样叫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有时间,多叫叫导演。指不定他会给你几个好角色。”莫名。叶流萤想到了给久雅送限量版裙子时,也是这种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

    “流萤,你说什么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刚才安陈给我电话了。约我去吃饭,你说,我穿什么衣服好呢。总不可能每次和他见面。都穿你送的那条裙子吧。”

    叶流萤轻笑了声。原来是这事?难怪久雅激动成这样?

    “老实交代,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话说,久雅其实底气不错。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痞气。人倒是挺简单的。

    和安陈那个活宝在一块。日子想想也挺有趣的。

    “流萤,你说什么呢?要是能勾搭上就好了。现在我们可纯着呢,连手都没拉过呀。”久雅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失意。要是性别错位,她早就扑上去了。

    “好了,不说多了。我今天有点事。我们晚点再聊吧。要不你就穿那条湖蓝色真丝裙子吧,衬的你皮肤更白,更有气质。”

    “谢谢你,流萤。”

    “好了,那我挂了。”

    “别,别-”久雅急忙说道,“流萤,你知道吗?娱乐圈里都传遍了徐曼被季总软禁起来的事,是不是有这回事?大家今天都兴奋得不行,导演骂了好几遍,都不专心呢。”

    “别乱说-”叶流萤轻声呵斥,“这是犯法的事,能乱说的?”

    久雅吐了吐舌头,连声说道,“也是哦,今天我在片场见到楚天王了,一如以往的帅气,拍起片子来不疾不徐,果然是天王的气派。要是徐曼真被季总软禁了,他怎么这么淡定呀。”

    不管久雅说什么,叶流萤只是低低地应着。

    确实,有些事情确实匪夷所思,就像楚东一样,曾经那么熟悉的俩个人,硬是没看出来他是如此喜欢攀高枝,哪怕徐曼如何羞辱他,如何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依然坚定不移的站在徐曼身边。

    以前的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像是冬日的阳光,温暖,积极,向上......

    时间真能改变一个人么?哪怕他以往的信仰多么坚定?

    放下电话,叶流萤拿起面前的茶水径自倒了一杯,抬头,透过薄如蝉翼的窗纸看向窗外,阳光明媚,光线比来时强烈了许多。

    季以宸怎么还不来?

    隔壁单间里。

    徐曼满脸倦容,卷缩在中式沙发里,早已没有了徐家大小姐先前的嚣张作派,眼底不时望向面前山神般坐了一小时多的季以宸,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惊恐。

    房间里寂静如初,只有墙上挂钟嘀嗒嘀嗒的走着。

    季以宸身着黑色的衬衣,修长如玉的手指端着瓷白如玉的茶杯,完美的唇形微抿着,目光如炬,定定的望着面前狼狈到了极点的女人,眼神时而犀利,时而饶有兴味,像是打量着到手的猎物,正想着如何肢解它。

    徐曼终于熬不住了,从低低地啜泣声,到压抑的哭声,再到嚎啕大哭.......

    完全没有了豪门小姐的形象,发丝凌乱,身子微颤,......

    季以宸起身,低头,望向手腕处,冷冷说道,“说吧,你还有三十分钟时间。不然,后果如何?我不想陈述太多。”

    这是他进入房间,说的第一句话,带着强烈的气息直逼而来,让徐曼几乎不能呼吸。

    徐曼挣扎着抬头,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声音颤道,“三十分钟?季总,你打算把我怎么样?你知不知道我们徐家在阳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我爸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

    季以宸呲笑了声,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欺身向前,直接用茶几上的小铁勺挑起徐曼俏丽的下巴。

    “徐大小姐,你父亲正在外面,要不要我唤他进来,和你打个招呼?顺便给他讲讲,你干的好事?”

    徐曼错愕地望向面前情定神情的季以宸,瞪圆了眼,眼底隐过一丝惊恐,“你的意思是我爸来了?他怎么不来救我?”

    季以宸冷笑了声,“徐曼,你知道你犯得是什么事情么?如果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徐总看来,这一点比你聪明多了。”

    片刻后,徐曼冷静了许久。

    “季总,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看来她今天不说点什么,肯定是走不出去了。

    季以宸动作优雅到了极致,从衣服兜里拿出一根雪茄点上,烟雾袅袅,迷了季以宸深邃的眼睛。

    徐曼坐在对面,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

    除了魔鬼的心性,这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挑逗着别人,真是便宜了叶流萤那个贱货,也不知道她给季以宸下了什么迷魂药。

    烟雾飘远,季以宸视线收了回来,冷眸睨向花痴状态的徐曼,心底浮起一丝冷笑,这女人真够胆大,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那事。

    “徐小姐,我想知道什么,你自然知道。”

    徐曼咽了咽口水,似是下了决心,眸光炙热,定定地望着季以宸,声线上扬了些许,“可以,我可以说出是谁指使我做的,我手上还有证据,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季以宸心底冷笑了声,徐曼说出这句话,说明她可以去死了,居然还敢提要求?

    他倒要看看,她提得是什么要求?

    “说。”

    季以宸优雅地弾去了雪茄上的烟灰,淡淡说道。

    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呀。

    “季总,我,我,我仰慕您已久,可不可以陪我一个晚上?过后,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噗”地一声,宁仲硕差点笑出了声,好在,站在季总身后,没有让他瞧见。

    他可以肯定,此时的季总表情定是惊讶到了极点。

    见过花痴,见过超级花痴,真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花痴。

    人家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勾引。

    徐曼这是什么?赤裸裸的提出要求,要想得到证据,必须陪她上床。

    宁仲硕不经意的瞄了眼墙角隐蔽的摄像头,低叹了声,如果徐伟知道她的女儿这么狂放,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呀。

    只是,他想,季总应该不会让徐曼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可以。”

    宁仲硕脚底打滑,差点倒了下去,季总刚才说了什么?

    居然答应了徐曼这样无理的要求?

    他不知道叶小姐正在隔壁眼巴巴的等着他?难道,今天早上,他瞧见季总和叶小姐之间的亲热都是装出来的?

    还是男人都逃不过美女的诱惑,更何况是徐曼这样的尤物?

    季总也是正常男人?

    沙发上,徐曼也愣住了。

    她本来没抱任何希望,但是季以宸如大提琴般的声音突然响起,虽说只有短短两个字,对她来说,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可以。”季以宸伸手,捻灭了雪茄,身子后倾,靠在了沙发上。“还有其他要求吗?”

    徐曼脸颊蒙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抬手,微微整理两边乱发,突然觉得有了一丝尴尬,她今天的形象是不是太不好了?

    此时的她,像是怀春少女揣测季以宸的喜欢,床上的表现,......

    就是没有想到季以宸对她的看法,或许,在她眼里,只要季以宸对她有着一丝好感就行了。

    不,能和季以宸做上一夜夫妻,她也知足了。

    “以宸--”

    徐曼面露娇涩,娇嗔道,“那我是不是要去打扮下?”

    话音刚落,挺了挺胸前的浑圆,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心底暗自嘀咕道,早知道季以宸这么容易上钩,先前折腾个什么呀。

    身后,宁仲硕鸡皮疙瘩直往下掉,这女人发起情来,比猫儿还厉害呀。

    看来,季总也逃不过这妖精的三尺蛮腰呀,只是这胸,比起叶小姐差远了吧。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没关系,这样不是更美?不过......”

    “不过什么?”

    徐曼目光微凛,急忙问道,她可不想到手的肥肉就这样没了。

    “不过,我对白天办这事没兴趣。晚上,喝点酒更有情趣。”

    “行-”

    徐曼眉飞色舞,只差没往季以宸怀里钻了。

    季以宸微微蹙眉,起身,径直向着门外走去。

    “天黑之前,好生招待好徐小姐,晚上我再过来。”

    “是的,季总。”

    “不送,季总。”身后,徐曼花痴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房间里,叶流萤正无聊的数着手指头,“砰”地一声,门开了。

    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影走了进来,身后,宁仲硕和酒店经理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不停抹着额头,像是有擦不完的汗,手里拿着文件。

    叶流萤微怔,起身,迎向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以宸,这么快?事情就完了?”

    在她的印象里,徐曼简直是天底下最难缠的对象,怎么两个小时不到,就招了。

    “没有,她的事情暂时缓缓。我们先把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做了。”

    身后,宁仲硕眼光望向别处,心底暗道,季总,你这样好么?这边含情脉脉,隔壁暗送秋波,是想享齐人之福?

    “怎么?还有事情比那件事更重要?”

    毕竟徐曼的事情当着外人的不方便透露,叶流萤只好含糊其词的带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