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5章 马长龙,你确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身后的金毛和紫毛,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望向面前死不开口的马长龙。眼底的惊骇和惊惧是显而易见的。

    好一阵,宁仲硕终于打累了,停了下来。

    季以宸凑了上前。冷声问道,“马长龙。现在感觉怎么样?”

    马长龙蜷缩在地板上。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张大了流血的嘴唇,嘴巴呜咽着。“谢谢季总关心,感觉还可以。”

    身后,金毛和紫毛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平时和他们待在一起的老大。

    哪一次有事。他不是第一个逃走,丛带着他们开始的那一刻,第一堂课教他们的就是。如何逃命和求饶。

    而现在。他简直是想当硬汉的节凑。

    真不愧是他们的老大。紫毛和金毛带着无比的崇拜望着面前的马长龙,心底暗自说道。只有有出去的一日,一定要像他们老大一样。做个热血男儿。

    不再当逃跑和求饶放在首位。

    “马长龙,你还年轻,可以承受得了。不知道远在山脚下的那位八十岁的老人,能否承受得了?”

    马长龙脸上隐过一丝慌乱,望向季以宸的眼底有了一丝怯弱,很快复于正常,声音颤道,“季总,真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父母早就过了。家里也什么亲戚,常常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狠戾,声线上扬了几分,“马长龙,你确定?不如,我拨了他的电话,让你和他说说话。”

    说罢,宁仲硕将手中的电话递了过来,佯作拨打电话的模样。

    马长龙不顾身上的疼痛,动作迅捷,从地上翻了个身爬了起来,双手作揖,跪在季以宸面前,眼泪直流,哀求道,“季总,我错了,是我错了,不该惹您。您就说如何才能让你消气,只要不去打扰他,我做什么都可以。”

    “呵”,季以宸轻笑了一声,笑道,“马长龙,没想到,你还是个性情中人。”

    马长龙目光呆滞,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嘴角喃喃,“这算是我唯一的亲人那,当年,父母双双去了,我混社会时常常饥一顿饱一顿,是爷爷给了我口饭,我才能活到今天。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季以宸嘴角啜起一抹冷笑,“马长龙,真是看不出来,你还有几分良心,只是你这些年干的坏事也不少。说说,前段时间,阳城那件未破的富豪抢劫案,你是怎么做的?让我也跟着学习下。”

    马长龙脸色突变,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季以宸,惊惧道,“季总,这件事你怎么知道?”

    马长龙自问这事没有谁知道,所以想等风头过去,再将赃物处理清楚。

    没想到,季以宸居然知道了。

    季以宸嘴角笑意更甚,心底暗道,我能说,是我猜的吗?

    青帮势力这两年突然冒了出来,这事不是他们做的,是谁?只是乍一知道,还是有点让人吃惊,竟然这样的事情都敢做,还有什么是情青帮不敢做的?

    “我如何知道,你不需要明白,只是我想对你说的是,如果我想让你死,有一百种方法。你能够明白么?”季以宸腰身微弯,凑到马长龙的面前,冷冷说道。

    确实,关起来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连着这消息一起放出去,可以让青帮的人杀他灭口,让警方追捕他。

    也可以让人赶去老人家里,让老人家生不如死,让马长龙一辈子活在良心的折磨里,只是这件事,他不会去做。

    ......

    马长龙面如纸色,彻底瘫软在地。

    双腿匍匐了过来,望向季以宸,眼神里含着一丝期盼,苦苦哀求,“季总,我-我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

    “是谁逼你?不可能是徐曼吧。”季以宸嘴唇微勾,带起一抹呲笑。

    徐曼是什么人,他相当了解,狠毒有余,思路绝对没有周全。

    “是徐曼,徐曼知道了我的老家,她拿爷爷要挟我。”马长龙早已是鼻涕眼泪一大把,瘫软在地上哭诉着。

    如此转机,身后的紫毛和金毛早已怔在原地,望向面前瘫软成一团的马长龙,忘了出声。

    当然,嘴里塞着臭袜子,也不能出声。

    只是,这一次他们明白,他们的老大真的摊上大事了。

    “这么说,你相信他们的能力和狠毒,却在质疑我的能奈?”

    季以宸眸光冷冽,望向面前的马长龙,声音里透着丝丝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可以,马长龙毫不怀疑季以宸会直接灭了他,或者干脆卸了他的腿脚。

    当然,作为季以宸这种身份的人,怎么会当场做这些事情?

    总之,惹急了他,别想全身而退。

    “我相信,我相信,我说,我说。”马长龙词不着调,急忙说道。

    季以宸敛目,把玩着修长如玉的手指,轻声说道,“你说吧。我听着,如果有一个字错了,小心你的狗命,不,我会留着你这条命,玩死你。”

    声音轻柔,透着丝丝冷气,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

    马长龙如同鸡啄米,“我说,我说。琉璃山那次,还有这一次,都是徐曼指使我干的,每次她都会给我钱。这次她给了三万块,我还来得及花。”

    “谁威胁你?”

    “这个,我不知道,只知道是个男人声音,像是故意压低了声音。我不认识,真的不认识,但是他像是知道我的一切,如果我把徐曼招出来,他告诉我,就不用在阳城混了。到时让我和爷爷,一切下地府。你说....季总你说,我能不怕吗?”

    马长龙整个身子瘫软在地,早已没了昔日的嚣张气焰。

    “把你在青帮的事情,还有支票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

    见马长龙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季以宸失去了耐心,将话题转移到了青帮上来。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件事绝对和青帮大哥脱不了关系。

    只是小混混,怎么有胆量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他的底线?

    而且上次的支票,一直没有去兑换,他不相信马长龙竟然能够拿走,就不会去银行询问下。凭着他们的智商拿走了这张支票定然以为,可以没有任何风险,随时兑换。

    支票没有出现过,定然有高人指点过。

    季以宸不相信马长龙身后两位小混混,能够给他中肯的建议。

    在马长龙断断续续的说话里,季以宸慢慢知晓了一个底层青帮。

    南街别墅里。

    季以宸出去后,叶流萤就蜷缩在沙发上看书,今天早上,季以宸说了会帮她请假。她要做就是在家里,好好休息,等他回来。

    想到季以宸充满暧昧的话,叶流萤白皙的脸上不由地冒出了红晕。

    诶,这是什么情况?

    对于自己面对季以宸毫不抵抗力的情况,叶流萤真想去撞墙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只预留给楚东的心底,已经多了季以宸的身影。

    难道肌肤相亲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

    或许,是吧。

    毕竟,季以宸完美地没有一丝瑕疵的五官,高大硕长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成为中心的气场,还是有一点点吸引力的。

    好吧,她被色诱了。

    叶流萤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傻傻的望着天花板,书上的字,一会成了跳动的音符怎么也捕捉不到,一会儿像是现出了季以宸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

    真的是.......

    叶流萤哀嚎了一声,书本扑在脸上,干脆蒙住自己的视线。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茶几上,手机响了起来。

    叶流萤一跃而起,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灿烂的笑意,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手机,手上的书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

    难道,季以宸打电话过来了?

    叶流萤拿起手机,瞧上屏幕上,一个熟悉的号码出现在了眼前。

    楚东?

    怎么会是他?

    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莫名的怅然,连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曾几何时,楚东的电话不正是她日思夜想的?为了等到他的电话,连睡觉都不肯将手机拿开。

    “喂。”叶流萤摁下电话,轻轻地说了句。

    不知道何时,叶流萤的心底已经对楚东的心思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是从她看到他与徐曼在一切的那一刻,还是自己对季以宸心底有了微妙心思的那一刻。

    叶流萤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楚东的感情,真的没有以前那么热烈了。

    或许,这么久了,也有点疲了。

    只是,这个理由和借口,叶流萤自己都不相信。

    “流萤。”楚东低低地唤着,声音一如以往的清冽,好听。叶流萤拿着手机,听着他的声音,能够感觉到里面复杂的情感。

    “嗯。”

    叶流萤低低地应了句,以前和楚东通话时,她总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缠着楚东不放,而现在,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也是,现在的楚东已经有了徐曼,再缠着他,又有什么意思?

    “流萤,你还好吗?”

    “好。”

    叶流萤的声音出奇的平淡,完全没有了两人再见面时,她极力压抑地那种幸福和激动。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