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 季以宸,那就一百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总,我唯一的请求便是解除我们之间的合约。至于其他的,比如支票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有办法止损吧。还有上次打碎你的玩偶和损坏车辆的事情,我会负责到底。”

    季以宸未曾出声。黑色宾利嗖地一声,拐进了旁侧路面。眼前出现了一家度假村的大门。

    “嘶”地一声。车子在正门口停了下来。

    叶流萤坐在副驾驶室里,紧攥着安全带,咬紧牙关一动也不动。心底呼喊,我不下去,我不下去......

    她就知道。只要提到这个问题。季以宸就会发飙。

    是的,见识过他昨晚的疯狂,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季以宸转过身来。目光冷冽地望向面前的叶流萤。面沉如水。牙缝里蹦出几句话。

    “叶流萤,我真是低估了你大小姐的智商。知道支票开出去,对那些人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处。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支票有没有被兑现,我根本不关心。你怎么想?”

    支票他确实没有作任何处理,马长龙已经逃了,这张支票或许可以引出他,他又怎么舍得让这条线索断了?

    但是,他怎会告诉叶流萤?

    叶流萤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望向季以宸,咬牙切齿道,“季以宸,那就一百万,你以为是一万块吗?你这么做目的何在?是不是想让我一辈子还不起你的债?一辈子受你欺负!”

    话至尾声,叶流萤近乎歇斯底里。

    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人?以本伤人,很痛快么。

    确实,一百万对季以宸来说,简直就是个零头,而对于此时的叶流萤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

    季以宸冷笑着,凑了过来,望向叶流萤的眼底隐过一丝不悦,声音低沉了些许,“叶流萤,我刚刚把你解了围,又把你从火坑里救出来,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叶流萤目光闪烁,心底有了一丝愧疚,很快被先前一次次地羞辱,激起了心底的愤慨,迎着季以宸的目光,定定地望着他。

    “季总,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昨晚不是你那么......,今天又给我找了条这样的裙子,何至于发生这样的事?还有这一百万的债务.....”

    是想逼她去拍三级片么?说到底,季以宸和沈万城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做得更隐秘些。

    话至尾声,叶流萤喉咙哽咽,心底的骄傲不断地提醒她不要落泪,特别是面对季以宸这个人渣。

    无论是徐曼,还是沈万城,那鄙视和贪婪的眼光扫视着她的周身,嘴里毫不留情说着,她就是一个千人踏万人骑的小姐,一切都是因为她身上有着季以宸留下的淤青,你说,她如何不崩溃?

    她-叶流萤好歹也是叶家大小姐,受过高等教育,原本有着美好的人生。

    而现在,居然沦落至此了?

    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拜季以宸所赐?

    叶流萤紧咬着唇,凌乱的发丝,苍白的面容,倔强的神情无畏地迎向传说中,生人勿近的季以宸。这一次,她要彻底地和季以宸解约,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连最宝贵的东西都失去了,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唔......”

    季以宸魁梧的身姿猝不及防的俯下下来。

    后脑勺一把被季以宸扣住,季以宸带着一股淡淡地烟草味的唇角狠狠地覆了上来,疯狂地,狠狠地,啃噬着她。

    原先企图用来保护她的安全带此时成了羁绊,牢牢牵住了她,不让她动弹半分。

    “季......”

    叶流萤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喘息,季以宸却得了先机,不待叶流萤说完,灵敏的she头顺势进入叶流萤,与她紧紧纠缠在一起。

    叶流萤头脑一片空白,季以宸突如其来的疯狂,像是回来昨夜。

    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她身上四处游弋,放肆,疯狂地侵略着她。

    许久......

    季以宸长长地吁了口气,意犹未尽地放下了叶流萤,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嘶哑,“下不下去?再不下去,我就在这里办了你。”

    叶流萤来不及收拾狼狈的神情,像是见了鬼似的,解了安全带打开车门,直接跳了下去。

    凭着季以宸的疯狂,她有理由相信,她再不下来,他真会在这里办了她。

    驾驶室里,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笑意。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进入中餐厅里,经理将两人领进了包房里,季以宸拉着叶流萤的手,坐了下来。

    很快,季以宸便点好了菜,叮嘱餐厅经理快点上菜。

    叶流萤一直低着头,神情淡淡地,伺机寻找机会。

    她不想激怒季以宸,做出过分的举动,更不想再行使合约,天天与这个恶魔碰面。

    直到餐厅门轻轻带上了,叶流萤才抬起头,轻声询问道,“季总,其实刚才我和你说过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昨晚的事情我要是......”我要是报警,这句话叶流萤生生吞了回去。

    真要报警,说季以宸强了她,这事谁会相信?

    就是她自己也不相信吧。

    只能因势利导了,叶流萤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心情平复些许。

    “季总,其实我个人觉得,你这些天以来的举动有点不合常理,就算我是曾经的叶家大小姐,现在已经没有丁点用处了。你今天当众宣布的那件事,我估计明天会让万娱集团的股价有所下跌。”

    季以宸面色平静,神情里似有所思,未曾说话。

    见季以宸有所触动,叶流萤眼底隐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接着说道,“季总,我们解除合约,我依然会留在万娱集团,至于欠你的钱,可以从我的片酬里扣除。我相信,不出几年,这些钱都会还清。”

    她现在虽然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十八线女明星,但是她相信多接点片酬,迟早有一天会还上的。

    季以宸目光冷冽地扫了眼叶流萤,冷声说道,“叶流萤,一千多万?你以为就凭着你一个十八线演员,几年时间都能还清,未免也太好笑了吧。”

    叶流萤愕然的抬头,“季以宸,不是说好了只有一百一十二万,怎么又多了一千万?不是,不是昨晚的的事情,我们之间就算是扯平了吗?”

    季以宸心底泛起一阵冷笑,什么扯平了?我没有说扯平,什么时候能扯平?

    “叶流萤,你的意思是你的一夜居然值一千万?麻烦你在阳城找找,谁一夜值千万?”夸张地语气,不屑的眼神,再次刺痛了叶流萤。

    叶流萤白皙的脸蛋涨的通红,腾地站起身,手指怒道,“季以宸,你这个臭流氓。”

    “砰”地一声,门开了。

    一个穿着浅灰色休闲装,面色白皙,长着一双桃花眼的年轻男子,脸上露着一丝痞痞的笑容,推门而进。

    此时,脚步顿步,望向一脸盛怒的叶流萤,和风轻云淡的季以宸,那一抹极具特色的笑容僵住了俊俏的脸上。

    叶流萤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找人么,找错地儿。麻烦出去。”

    都什么人呀。

    就算找人,也不能这样随随便便推门进来吧。

    瞿秋寒面色一怔,关门退了出去。

    叶流萤缓了下来,口气似乎带着一丝哀求,“季以宸,麻烦你,拜托你,好歹看在那是我初夜的情况下,就放过我,放我走?”

    “砰”地一声,门再次打开了。

    瞿秋寒怔在原地,很明显,刚才的话他听见了。

    叶流萤抬头,眼底隐过一丝怒意,望向瞿秋寒的面上生了寒气,大声说道,“你这人怎么有完没完?知不知道,我们正在谈事情。”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打断,叶流萤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瞿秋寒未曾说话,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面前的茶壶,自顾自地倒上了一杯茶,“咕噜咕噜”喝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

    叶流萤瞪圆了眼,张大了嘴,忘了出声。

    这是个什么人哪。

    瞿秋寒一阵饱嗝打了下来,缓缓转过身来,斜睨向旁侧的季以宸,轻声说道,“季以宸,外面都闹成什么样了?你居然有闲情关机躲在这里和小妹妹调情,这不像以前的你呀。”

    季以宸冷冷地眯了眼瞿秋寒,未曾说话。浑身透着冷冽的气场,萧杀的气息。

    两人关系似是不一般,看着却有点别扭,季以宸这会儿好像并不欢迎他。

    瞿秋寒干笑了两声,望向对面的叶流萤,轻声说道,“人比照片还好看。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拍照的?”

    季以宸仍是低着头,不曾吭声。

    瞿秋寒不以为然,斜睨向叶流萤颈脖处的淤痕,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笑道,“季以宸,没想你挺厉害的吧,是不是怪老子坏了你的好事。诶,你以为老子喜欢干这事呀。从国外回来好几天了,总是没见你的人影,这不,想你了吗?”

    季以宸狠狠地瞪了一眼瞿秋寒,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

    叶流萤坐在季以宸旁侧,被他身上冷冽的气场,生生冻住了。明明一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模样,为什么脸上像是结了层寒霜?

    瞿秋寒见季以宸仍不为所动,只得讪讪一笑,举起双手,神情极为滑稽,脸上露出一丝怯怯的神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