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叶流萤,麻烦你注意言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呵”一声,季以宸轻笑一声,车速随即慢了下来。“想不到你关键时候,还这么幽默?”

    叶流萤紧张的神情松弛了下来,悻悻地说道。“我在想,就算死也得拉个帅哥垫背吧。就你。整天板着脸。现在吓吓我,也就算了,可不想到了下面。还整天被你剥削。那可是真惨呀。”

    季以宸面色微沉,咬牙,“叶补刀。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吧。”

    “噗哧”一声,叶流萤笑出了声,淡淡一笑。“季总。你看你。表情丰富一点,不是好看多了?要我说。就你这姿色、气场、风度....,往台上一站。什么大牌、小牌,一线、二线,通通靠边站。”

    “姿色?”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叶流萤,你小学毕业了没有?居然用姿色来形容我的帅气?”说罢,给了叶流萤狠狠地一记白眼。

    不得不说,就这个横眉冷对的表情,也是帅得一塌糊涂。

    往台上一站,多少少女、少妇巴巴地往身上拱呀。

    叶流萤一边脑补着精彩的场面,一边悻悻地说着,“季总,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如今还有多少男人用妖孽一词来形容,都不为过呢。”

    “你......”季以宸再次语噎。

    好在先前望见的民居就在前面不远处了,车子下了省道,直接向着稍窄的路面而去,两人停住了争执。

    车速慢了下来,叶流萤摇下了车窗,景致一览无遗。

    盛夏的下午,阳光烈烈,透过道路两旁的树梢,投下了一片斑驳,车辆缓缓穿行在马路上,微风吹来,到有几分凉意。

    不像市区的水泥森林,到处充斥着汽车尾气、空调噪音......

    车子置身于阴凉处,便凉爽无比,水泥路面两旁是连绵的水田,微风拂过,地里的农作物纷纷向着两人致敬。

    叶流萤闭着眼,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感觉,心底舒适惬意,似乎缠绕在心头的阴霾,已随风而去。

    半晌,微微睁开了眼,侧身,望向同样一脸沉醉的季以宸,笑道,“季以宸,这个决定,你做得太对了。”

    季以宸错愕地回望过来,眼底闪过一丝疑问。

    叶流萤咬唇笑道,“不好意思,这次是真的激动了,应该叫你季总才对。”说罢,一本正经地补充道,“我说,你这次来吃土鸡的决定太对了。”

    季以宸嘴唇微抿,“土鸡都没见着,怎么就知道一定有吃?”

    啊?

    叶流萤坐直了身子,眼底隐过一丝惊骇,声音颤道,“季以宸,你的意思是,你从未来过这里,也从不认识这里的人,对吗?”

    季以宸面色如常,没有一丝被人戳穿的慌乱,轻声说道,“叶流萤,麻烦你注意言辞,好像你一激动过头,就会直呼我的姓名诶。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没人教过你吗?”

    话说,如果两人关系好,卿卿我我的时候,唤着对方的小名,别有一番情趣。

    只是这叶流萤每次叫他名字的时候,都是在极其激动的情形之下,近乎歇斯底里地叫着他的名字,这是不是有点让人难堪?

    叶流萤悻悻地坐回了身子,声音轻柔了不少,“季总,请问您,是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您从来没来过?今天这只土鸡不一定能吃到?”

    顿了顿,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嚷嚷道,“我今天拍了一整天的戏,你不是要我饿着肚子回去吧。风景确实很美,饿着肚子欣赏的感觉并不好呀。”

    话至尾声,声音愈发低沉了,表情极其无奈和委屈。

    就像今天过来这里,是季以宸绑了她过来一样。

    不过,也差不多,半是威胁半是利诱,和绑架有什么差别?

    季以宸不如所动,相反对于叶流萤怯弱的表现,情绪里隐着一丝雀跃,声音上扬了些许,“不这样,怎么会有正宗的土鸡吃?难道,你对我这点信心也没有?”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真以为自己是二郎神身边的神犬下凡呀,帅得一塌糊涂,帅得人神共愤.......

    知不知道现在农村里的年轻人都进城务工去了,山沟里只有些老妈子和大爷等着你来。

    17

    又或者,堂堂万娱集团的CEO会在这山野之地发挥流氓潜质,打家劫舍,哄抢土鸡?

    “呵”,叶流萤为自己脑补天赋,暗暗点了个赞。

    明面上斗不过这种人,但是心里怎么想,他管不着吧?

    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向着山脚下而去,没过多久,便到了。

    下了车,叶流萤便瞧见这是一个小型依山而建的小村庄,林木郁郁葱葱,鸟鸣雀跃。村庄前是一条蜿蜒的小溪,流水潺潺,熠熠生辉。

    明媚的阳光下,远处阳城的水泥森林依稀可见。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呀!叶流萤发出由衷地赞叹。

    “季总,您怎么来了?”

    两人刚走进离农舍不远的地方,一位长相敦厚的中年男子迎了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热情地和两人打着招呼。

    叶流萤傻眼了。

    难道,刚才她脑补的那些东西都成空了?

    季以宸的老家是这里的?他是回来认亲了?难道面前的男人是他大舅?或是其他什么亲戚?

    叶流萤直接风中凌乱了。

    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季以宸回望了一眼嘴里能塞得下一个鸡蛋的叶流萤,轻声说道,“李主任,今天没什么事过来看看,看这边的搬迁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原来面前的中年男子是村主任李明树。

    叶流萤胃口又被吊了起来,搬迁?干什么搬迁呀?

    李明树神情极为恭敬,语气里却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笑道,“季总,您来得真不巧,鑫茂集团的徐总刚走,要是您早来半个小时,说不定还能说说话。”

    说罢,瞄了眼叶流萤,叹了口气,眼底满是艳羡,“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呀,身边秘书都换个不停。”

    季以宸嘴角微抿,带起一抹冷笑,“是吗?如果李主任这么感兴趣,那就不如直接和他们谈吧。”

    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谈条件,这个李明树也算是个异类了,不过经常在深山沟里待着,怎么知道外面的新鲜事。

    不过有一点,李明树可能清楚。

    鑫茂集团和万娱集团的财力之别,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只要进入阳城核心商业圈一打听,便知道鑫茂集团的声誉不是很好,相反,万娱集团CEO季以宸虽然难相处,但是做生意讲信誉。这也是他白手起家的真正原因。

    李明树讪讪一笑,“季总,我这不是说说嘛,再且,人家来了好歹也是客,我总不能将他赶走吧。”

    靠,什么人啦。

    叶流萤身子往后靠了靠,直接转身往后走去。

    看看这么美的风景,比在这里听来两个心照不宣的男人谈话,心情舒畅多了。

    季以宸斜睨了一眼噤若寒蝉的李明树,知道他也只是将鑫茂集团徐伟到来作为一个噱头,与他谈判而已。

    当下挥了挥手,冷声说道,“李主任,不好意思,今天我没有心思和你说这些。”

    李明树皱了皱眉头,望向面色清冷的季以宸,又瞄了眼往小溪边上走去的叶流萤,暗自疑道,万娱集团这么大的集团公司,身为CEO难道也有时间出来闲逛?

    想骗他?恐怕有点难吧?

    鑫茂集团的徐伟前脚刚走,季以宸就后脚跟着来了。难道这是一种巧合?

    低头望向一本正经的季以宸,好像他没有说假话,甚至连一点打听徐伟到这里来干了些什么的欲望都没有。

    心里更加惶恐,传言万娱集团季以宸冷面无情,在业界有“冷面阎王”之称,不会因为这件事,将他灭了吧。

    背脊处阵阵发冷,头皮直发麻,先前心底涌现出来的一丝雀跃,早已消失殆尽。

    顾不得抹去头顶的冷汗,低声问道,“季总,......”声音惶恐,有点语不成句。

    季以宸掏出皮夹子,从里面拿出一小叠毛爷爷,冷冷扔下一句话,“找个做饭厉害点的,给我们做顿饭,一定要有清炖土鸡这道菜,记得,所有食材一定要地地道道地。”

    说罢,头也不回,大步走向小溪边的叶流萤。

    啊?

    这是几个意思?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只为了吃上一顿地地道道地饭菜?

    李明树拿着手里一小叠毛爷爷,瞪圆了眼怔在原地,惊讶得嘴里能塞得下一个鸡蛋,那刚才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好一阵,李明树才缓了过来,一溜烟地跑了回去。

    虽然万娱集团看中了他们村的地理位置,季以宸本人也曾来过一次,但是自始至终都如一尊财神站在那里,没说过一句话,不到十分钟便留下扬长而去。

    通过旁敲侧击李明树才知道,季以宸一直就是这样,对谁也没好眼色。

    这样的人,就应该身着限量版的衣服,手拿雪茄,气势磅礴坐在办公室里,板着张俊脸指点万娱集团江山。

    怎么,这一次居然想着到他们这里来吃放了?

    心里头隐过无数的想法,不忘了回头瞄了眼静静地站在小溪旁吹着凉风的叶流萤。

    心里头雀跃不已,脚步那叫一个轻快呀。

    这一小叠毛爷爷在他们这里,简直可以吃上几十只土鸡了,干脆叫老婆做饭吧。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