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四章 心思再变,棋子的道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耳边响起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去阳城的飞机已经准备就绪开始检票登机,肖亦斐转身大步流星地朝检票口走去。夏子洛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眼睛也不禁湿润了,淡淡的酸涩感涌上心头。不管如何,肖亦斐带给她的那些温暖。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夏子洛转身朝机场大厅外走去。耳边却又传来了肖亦斐的呼喊声:“小洛!”

    夏子洛回头,就见肖亦斐三步并走两步走了回来,他微微喘、息。语气里带着迫切的意味,说道:“小洛,这次离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所以,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

    夏子洛没有回答肖亦斐的话,只是深深的凝视着他。在肖亦斐以为自己注定要失望的时候。夏子洛走上前。送给了肖亦斐一个大大的拥抱,“亦斐。谢谢你,再见!”

    谢谢你的理解。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善解人意,也谢谢你的永远都不想让我为难。可是自私的我,却想要让你离开这共同生活的这片土地。

    顾南瑾刚刚从VTP通道送走蔡玲玲,天气有点热,他将西装外套脱下来,只穿了里面的衬衣,袖子随意挽起,衬衣的扣子也只扣到第二颗的位置,原本严谨冷锐的气质因为这样的装束多了几分不羁和邪肆。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穿梭着,他的步伐稳健,不缓不慢,也许是因为他周身汇聚的那种高高在上的矜贵气质,和冷锐的压迫感,周身三米之内都没有人靠近,路过普通检票口的时候,顾南瑾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刀锋一样的视线直射而去,落在远处拥抱在一起的那两个人身上,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像是一对最恩爱的情侣在机场依依惜别,充满了依恋和不舍,顾南瑾甚至能够看到夏子洛眼角含着的泪水。

    他眉心紧蹙,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很快就写满了怒意,但紧接着又被更多的冷漠和轻蔑所代替,这个女人真是长进啊,他跟她说过很多次,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再勾三搭四,可是显然,夏子洛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过。

    “顾总,林乐刚打来的电话,天宇电器那边的合作出了很大的纰漏,几位负责人正等着你回去开会。”

    罗毅将手机挂掉跟上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前面拥抱的情侣,他觉得有点眼熟,再一看,尼玛,这不是他家总裁夫人吗?我的天,要不要这么倒霉,每次他跟总裁出来办事,总能遇到这种状况,他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今天的说话方式,免得奖金又跟他说拜拜。

    “天宇电器?”顾南瑾勾起薄唇,笑的凉薄而渗人,跟对方公司的合作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和顾恺之都一清二楚,怎么出事了顾恺之又把事情推到他头上,他冷冷地说道:“这是想要我善后?”

    罗毅站在顾南瑾身后,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不管是父子打架还是夫妻打架这都不是他能参合的。

    “让林乐将这次的损失全部整理好,送到董事长的面前,告诉他,我现在要负责跟达州企业的项目,没空为他善后,若是他心有余力不足,那就直接退休。”

    顾南瑾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周身汇聚的怒意,让罗毅都想要退避三舍,他立刻打了电话给林乐,将话一字不漏的转达给林乐。

    顾南瑾的目光再次落到远处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目光深邃而漠然,片刻后,他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的候机大厅,只是一个棋子而已,他又何必那么在意,原本夏子洛和肖亦斐就是情侣关系,只是因为夏家的原因没有在一起而已。

    只要棋子还在掌握之中,其他的原本就不该在意,坐进车里,顾南瑾对罗毅吩咐道:“之前吩咐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准备妥当,已经确定顾向楠那边的动向,只要按照计划进行,就能把人印出来。”罗毅恭敬地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将接下来的计划提上来!”顾南瑾漠然道。

    罗毅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目光悄悄落在后视镜里,觉得顾南瑾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好像有点不一样了,自从顾总跟夏小姐结婚之后,顾总虽然还是一副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偶尔还是有点别样的情绪,看起来真实多了。

    现在,顾总又变得冷漠无比,而这一次,大概也只有舒颜小姐能够让顾总的内心再生波澜,只是那计划,罗毅对夏子洛生出一丝同情。

    夏子洛并不知道顾南瑾在机场的时候见过了她和肖亦斐见面的事情,当然,就算知道了大概她也还是会这么做,肖亦斐因为她的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就宁愿离开江城,她又怎么能连送别都不去,那样的她还是她夏子洛吗?

    去上班的时候,夏子洛脸上一直带着笑,哼着歌儿给客人送菜,安然打着哈欠,整个人都萎靡不正的,她挺佩服夏子洛,白天上班晚上画设计图,还要伺候她家难缠的老公,竟然还能每天过的这么开心。

    “我说,你是重了五百万了,还是出现了什么大好事,这么开心。”给夏子洛换药的时候,安然见她看着那药膏笑的开心,忍不住问道。

    “这人活着,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难道我就要让自己整天愁眉苦脸的,安然,你就是太冷静了,什么时候都理智的要死,一点都不好玩,难得糊涂的人活的都很开心快乐的。”夏子洛歪着脑袋,笑的灿烂。

    安然心里跟明镜儿似的,那天夏子洛说是要去见顾南瑾,第二天来手上就带了伤,表情还很难看,安然一猜就是跟顾南瑾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冲突,现在可好,夏子洛连换药都这么开心,还宝贝一样的捧着那一管写着军部特供的药膏。

    光是看那四个字就知道是哪里来的,见夏子洛这么开心,安然摇头叹息一声,虽然夏子洛从来没有说过,但她看的出来,夏子洛很在意顾南瑾,她开口问:“这药是顾南瑾给你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