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为何只会在梦里对我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啊!”夏子洛尖叫一声,被顾南瑾那粗暴的动作吓坏了,她试图推开顾南瑾。可是她的那点微末的力道哪里能抗拒的了顾南瑾,手被高高拉起来按在墙上,黑暗里。一起的情绪好像都被放大了一样。

    夏子洛的记忆一下子就好像是回到了刚结婚的那个晚上一样,那时候的顾南瑾也是这样。不顾她的挣扎和哀求。强行要了她,没有一丝怜惜。

    害怕和难过被放大了无数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绝望席卷到她的脑海里。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下来,可是却并没有让这一场暴行停止,反而增添了几分糜烂的堕、落。让人绝望到无法自拔。

    疼痛感在身上蔓延开来。她无力地靠在墙上,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要被剥离了一样,明明被这样对待。但她的大脑却出奇的清晰。她想起了那一次。顾南瑾从国外回来,也是这样。不顾她的挣扎,将她压在身下。然后,他喊了舒颜的名字。

    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顾南瑾不是不会爱人。也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冷漠和凉薄,只是因为他爱的人不叫夏子洛,而是舒颜。

    视线里眼前的一切都是昏暗的,只能听到顾南瑾传来的迫切喘、息声,还有他急切的只想要发泄的动作,夏子洛觉得她之所以还没有崩溃,也许是因为,顾南瑾这一次并没有喊舒颜的名字。

    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冷,她又一次想起了那个最无助的也,她蹲在街头无助的哭泣,顾南瑾像是一个天使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一刻心就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慢慢的沉、沦了,只是,她的梦太短站,天使也从来都不属于她。

    ……

    顾南瑾从沉睡中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一向很有自制力的他,罕见的起晚了,顾南瑾皱眉坐起来,看了眼已经从窗外晒过来的太阳,太阳穴传来阵阵的疼痛感,他晃了晃脑袋,掀开被子走下床,忽然听到几声不安的呓语。

    顾南瑾回头一看,就看到夏子洛躺在床上,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记忆在这一瞬间回笼,他眉头打成了一个结,立刻走过去轻轻唤了几声:“夏子洛,你醒醒!”

    手刚碰到床上的人,夏子洛就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整个人都缩成一团,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害怕了的小刺猬,只想要把自己整个人都缩进刺里,好让她不再受到伤害。

    顾南瑾眸色闪了闪,昨晚他确实做的太过了点,只是他没有想到,夏雨泽竟然会在他喝的茶里下了那么猛的药,眸中泛起冷光,看到夏子洛这样的状态,他心里不禁又有愧疚生出来,他轻声唤了几句:“夏子洛,你醒醒?快醒醒?”

    “顾南瑾,我好难受!”夏子洛半睁开眼,虚弱地说道,发出像猫一样的声音。

    顾南瑾见她脸颊上满是绯红的颜色,将手放到她的额头上,触手是一片滚烫,顾南瑾转身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给百里丞风打了电话,随后又去冰箱里找来冰块。

    冰凉的触感让夏子洛短暂的恢复了意识,她呆呆地看着顾南瑾,他的脸上不再是冰冷和漫不经心,反而多了几分让人迷恋的柔情,担忧地看着她,夏子洛不禁勾起唇角,自嘲地一笑。

    “顾南瑾,为什么你只有在我的梦里才会这么温柔呢?昨晚,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顾南瑾沉默了半晌,将温度计拿过来看眼,已经烧到了39度半,他眼里有明显的焦急滑过,见夏子洛还是呆呆地望着自己,情不自禁的地低声说道:“对不起!”

    夏子洛刚从医院出来,身体才好,他昨晚不该托大喝了那杯茶,只是没想到夏雨泽会那么胆大妄为,给他下的竟然是那种不入流的药。

    夏子洛又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有着独属于夏子洛的柔情和倔强,“这个梦真是荒诞,我竟然听到了顾南瑾给我说对不起,可是终归是梦啊。”

    夏子洛伸出手,拿着顾南瑾的手放在她的心脏处,轻声道:“顾南瑾,就算不爱我,也不要伤害我好不好?这里很难过,真的好难过,好难过。”

    “好!”顾南瑾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了夏子洛的话。

    “我就知道是做梦,要不然顾南瑾怎么会我说什么就答应什么呢?”夏子洛笑着笑着,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吸了吸鼻子,又说道:“顾南瑾,如果不爱我,也不要对我这么好行吗?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不会期待,就不会再受到伤害,我可以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楼下传来门铃的声音,顾南瑾快速走下楼,将门打开,百里丞风提着医药箱走进来,见顾南瑾面色着实难看,一边朝楼上走,一边问道:“怎么回事?刚回来就发烧了,她的伤口不是都完全愈合了,没有道理会二次感染的。”

    顾南瑾似乎有些不好开口,迟疑了下,说道:“你快去给她看看,我们等下再说。”

    百里丞风见顾南瑾欲言又止,就知道这发烧的事情八成跟他有关系,当下也没有再问,走近屋里给夏子洛做检查,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百里丞风皱起眉。

    “发烧你还给盖这么严实做什么?掀开透气,我给她量个体温。”等顾南瑾掀开被子,饶是百里丞风也忍不住回头狠瞪了顾南瑾一眼,夏子洛穿着比较保守的睡衣,只是脖子个胳膊依旧露了出来,上面那些痕迹,是男人都懂。

    他皱起眉,给夏子洛量了体温,挂上吊瓶,一把脉之后,险些没有忍住要把顾南瑾打一顿,走出卧室,百里丞风坐凑过去就指着顾南瑾说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兄弟,我早就一拳头把你打翻在地上。”

    顾南瑾自知理亏,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很严重吗?”

    百里丞风觉得自己应该给顾南瑾普及一下知识,他无奈地说道:“里面那个,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并且刚刚因为救你中了一枪,还小产了,你就算再饥、渴,多少也要等她休养一两个月再说吧,你外面那么多女人,也不缺这几炮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