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 情深却缘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向楠还在一边虎视眈眈,做为诱饵的夏子洛,只要爆出夏子洛怀孕的消息。顾南瑾不相信顾向楠还会隐藏在暗处,他需要将顾向楠隐藏在江城的势力全部连根拔起。

    “顾总,离去达州企业签合约还有半个小时。我已经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罗毅拿着公文包打开车门,将合约递给顾南瑾。

    顾南瑾将合约放在副驾驶上。凝视着窗外的目光深邃而悠远。周身都带着冷凝的气息,罗毅一眼就看出来顾南瑾今天心情也不好,坐在原地假装自己是个木桩。免得触到霉头被顾南瑾扣他可怜的奖金。

    沉吟片刻,顾南瑾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清冷淡漠。听不出喜怒:“罗毅。烫伤算是很严重的伤吗?”

    “……应该算是吧。”罗毅不确定地回答,沾一滴也算是烫,被扔进油锅里也算烫。这问题叫他怎么回答。

    顾南瑾瞳孔紧了紧。他记得那杯水倒下的时候。她刚好伸手去接,所以水都洒在了她的手背上。“去一趟医院,准备一些……算了。去达州企业!”一点烫伤而已,夏子洛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他这么去牵肠挂肚。

    茶餐厅的早上清冷了些。肖亦斐还没有来,安然也没有在休息室里,夏子洛看看自己包的跟粽子的手,干脆没有换衣服,张晓红和艾青正凑在一起看报纸,见夏子洛被纱布裹起来的手,表情有些诧异。

    “夏子洛,你说你这么多年都是怎么活过来的啊,上次背上一大片淤青,你说是摔倒造成的,后来没几天你脸上红红的,嘴唇也破了,你说路上被人讹诈打架了,紧接着你就进医院了,回来手臂上还带着伤,那是被小偷抢钱了,今天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艾青夸张地喊了一声:“你不会说这次是不小心烫伤的吧。”

    “你猜对了,就是不小心烫伤的。”夏子洛摸摸鼻子,听艾青这么说,她才发现自己这一段时间出状况的时候这么多。

    “啧啧,要不是知道你没有结婚,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被家暴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整天身上都是伤的。”做为已婚妇女的张晓红啧啧称奇。

    听到家暴两个字,夏子洛眼皮一跳,她打了个哈哈把话题转移,她和顾南瑾还没有严重到家暴这个地步,顾南瑾也不会真的打女人,几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衣服上。

    张晓红正在说一个大品牌,看到夏子洛身上的打底衫,就笑道:“跟这件看着一模一样,要一万多,好贵的。”说到这里,她凑上去看看夏子洛那打底衫,狐疑道:“你这该不会是正牌吧,料子这么好。”

    “看着做工真不错啊!”艾青也伸手摸了摸。

    “哈哈!”夏子洛掩嘴一笑,表情里满是这怎么肯能的意思,“你们觉得穿一件打底衫都要一万多的人,会来茶餐厅打工挣一个月三千多块钱的工资?这绝对是我本世纪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说的也是哦!”两人不再缠着夏子洛。

    夏子洛松了一口气,幸好顾南瑾给她买的都是那种低调奢华的大品牌,要不然,她大概会被怀疑做谁家的情、妇了吧。

    肖亦斐迎着朝阳踏进茶餐厅里,他今天没有穿上班的执业西装,反而换了一声白衬衣和牛仔裤,脚上踩着运动鞋,让原本就英俊的外表多了几分青涩的感觉,就好像是在校大学生一样。

    见夏子洛手包成那样,吓了他一跳,连忙就要拉着夏子洛的手去医院,被夏子洛严厉拒绝了,肖亦斐眉头打成一个结,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夏子洛就顶着伤出现,“以后不要再笨手笨脚的了,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夏子洛吐吐舌头,俏皮的笑容掩饰了眼底的难过,说道:“只是不小心烫伤而已,不严重,但是顾家的家庭医生为了讨好顾南瑾,故意说很严重来表现他医术的高明。”

    肖亦斐从夏子洛的眼里看到笑容,表情稍微缓和下来,下一秒却说了一句让夏子洛吃惊的话,“小洛,我要走了!”

    “走?去哪里?”夏子洛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话里的含义,呆呆地问。

    “阳城,那里有一家公司里有我大学时代的同学,工资待遇要比这里好的多,那边有一家医院的医生,对胃癌很有研究,说不定我妈去了那里,对她的病也有好处。”肖亦斐淡淡一笑,伸手揉揉夏子洛的头发,语气里透着惆怅和不舍。

    夏子洛咬着唇,盯着肖亦斐那和煦如春风般的笑,上次肖亦斐从警察局里出来,她就隐晦地说过,希望肖亦斐去阳城发展,她不是害怕肖亦斐他们拖累了她,可是,她真的害怕夏雨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因为一点点的事情而对肖亦斐他们动手。

    肖妈妈病重,是经不起你折腾的,万一有个好歹,让她那什么连去面对肖亦斐呢,他对她那么好,有时候夏子洛甚至觉得,肖亦斐就是家人一样,她不敢那他们去做堵住。

    “为什么这么突然?”夏子洛嘴唇翕动,半晌才说出了这句话。

    肖亦斐没有说话,只是将一个盒子递给夏子洛,“今年的生日我没法跟你一起过了,在这里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小洛,你是个好姑娘,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够幸福。”

    夏子洛结婚的时候,他很难过,那日夏子洛隐晦的说道希望他离开的事情,他就猜到,那次被抓是因为什么,如果他的存在已久造成了她的不幸,那么他宁愿离开,哪怕见不到夏子洛。

    夏子洛捧着包装的很仔细的盒子,一时间五味陈杂,肖亦斐不说,她却也明白他离开的原因,两人谁都没有说破,她盯着脚尖,低声问道:“什么时候的车票?”

    “后天早上!”

    “我去送你吧!”夏子洛想也没想就说出口了,要送走一个如亲人般存在的人,对夏子洛来说,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她朋友不多,对她好的人也就那么两个。

    “好,我等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