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七章 不能惹先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眉头一挑,“华盛顿!”这个地址会勾起他一些不好的回忆,华盛顿、舒颜、杰斯卡利、顾向楠、这些和他的猜测到底有多接近呢?

    顾南瑾放下手里的笔。站起来走到窗前,漆黑深邃的眸子里荡起一阵涟漪,仿佛有什么暗光一闪而逝。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吩咐道:“去查。让苏维晟帮忙留意一下。”

    做为江城黑白两道都要给几分面子的苏家。苏维晟在对付一些灰色地带要比顾南瑾方便的多,他将脑海里所有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过了一遍,缓缓地闭上的眼睛。最近一想事情想多了就头疼,也许他真该如同那个小女人说的,好好休息一下。

    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工作永远都做不完,身体只有一个,罗毅以为顾南瑾在思考什么重要的问题。大气都不敢喘。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待顾南瑾沉的吩咐,没让他等多久。顾南瑾很快睁开了眼睛。

    他回头,波澜不惊地眸子落在罗毅身上。沉声道:“等下去落下接夏子洛上来,这一次要是再接不到人,你今年的年终奖也可以不要了。”

    “……”卧槽卧槽!感情顾总在那里沉思了半天。一幅在思考人生大事的表情,最后就思考出这样一个问题,他木着脸走出办公室,走下楼之后才反应过来,上次顾南瑾叫他下楼来,竟然不是来看夏子洛走了没有,而是要他来接夏子洛上去。

    而他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夏子洛离开,还把夏怡然带了上去,察觉到那么早的真相之后,罗毅发觉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他家顾总对夏子洛其实也并不如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在意,他可以用他被扣掉的那一半奖金打赌。

    初赛的题目是,根据家这一个词,设计一座你心中认为最完美的小楼,这种题目看似简单,但又含有深意,当真随便画一副出来,就直接被打出局,不愧是OC设计大赛,这样的题目竟然是初赛,还紧紧就给几个小时。

    夏子洛拿起看到题目后,心里一颤,这个题目其实就是当年江城大学的毕业试题,那时候她为夏怡然画了一幅设计图。

    画完之后她心里不甘心,悄悄的给自己也画了一幅,那一副设计图耗费了她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最终却连问世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桶里,她轻叹一声,毅然拿起铅笔。

    如果说她的作品注定无法冠上自己的名字,那么至少,请让她每一部费尽心血画出来的作品能够展现在大家面前,而不是永久的在某个垃圾堆的角落里发霉、消失!

    就算只是简单的铅笔线条稿件,为了呈现其美观的程度,也要耗费很长的时间,现场只听到大家刷刷刷落笔的声音,夏子洛心里一片宁静,画设计稿对她来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能让她在最短的时间里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忘记所有的烦恼。

    时间很快过去,当陆陆续续有人交稿的时候,夏子洛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设计,她回头看了眼,安然已经离开了会场,心里松了一口气,以安然的能力,这初赛绝对没有问题,她将稿件递给评委。

    转身离开的时候,在会场门口,忽然听到洛城在后面喊自己的名字,夏子洛几乎就要回头,但她硬生生的忍住了,而是假装没有听到。

    “小洛,是你对不对?”洛城走过去,拦住了夏子洛的去路。

    “先生你有什么事吗?”夏子洛梗着嗓子,粗声粗气地问道,做出了夏怡然惯爱做的妖娆动作,嗲声嗲起地问道。

    洛城面带疑惑地盯着面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狐疑地说:“抱歉啊,你跟我一个朋友长的很相似。”

    “先生,这种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我可不想被人说贿赂评委走后门什么的,再见。”夏子洛高傲地仰起头,快速把洛城甩在身后,大步流星地走近洗手间。

    在比赛现场手机的信号是直接被屏幕了的,夏子洛压根就没有收到顾南瑾的短信,等她走近洗手间,一条短信就跳了出来。

    不能惹先生:等下来我公司一趟。

    夏子洛见是顾南瑾的电话,吓了一跳,再一看,居然还有一个未接电话,她算了一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快速将妆卸掉,换上自己的衣服,随后从前面的正门走进去,虽然不知道顾南瑾找她来到底是要做什么,但顾南瑾的召唤他若是不去的话,后果一定很严重。

    “唉!”夏子洛重重的叹息一声,轻轻戳了两下手机,“不能惹先生,你绝对是我见过的喜怒无常的人,难道男人压力太大了,也会跟女人每个月那几天一样。”

    预料中的不能上楼没有出现,夏子洛一走进大厅,就看到正在跟前台有说有笑的罗毅,她上前打了个招呼。

    “夏小姐你可算来了!”罗毅朝电梯的入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夏子洛觉得顾南瑾真的很奇怪,从她进入办公室之后,顾南瑾就一直在认真的批改文件,连头都没有抬,如果不是确定手机里的短信确实存在的话,夏子洛几乎以为,顾南瑾根本就没有要叫她上来的意思。

    所以,把她叫上来又扔在一边不理会算什么事,早上还没有吃早餐了,夏子洛干脆不理会顾南瑾,自顾自加的将包里的包子和酸奶拿出来,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把它当做是顾南瑾来泄恨。

    喝一口酸奶,咬几口包子,夏子洛吃的不亦乐乎,一直等着夏子洛去讨好他的顾南瑾闻到了一股腻人的包子味道,眉心一簇,抬起头,见夏子洛压根就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险些捏碎了手里的笔,所以说,这个笨女人之所以会在夏家过的艰难没钱花,一定是因为太没有眼色的原因。

    “你在做什么?”顾南瑾凉凉地问。

    “吃早餐啊!”夏子洛一幅你又不是没长眼睛的表情,好险没有把顾南瑾给气死。

    “我饿了!”拿起桌子上的会员卡,顾南瑾瞅了两眼,又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