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二章 太秦兽小心后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夜很好的将夏子洛所有的情绪都掩盖着,她躺在顾南瑾的身下,感受着她火热的吻。心里却一片冰冷,顾南瑾像是一只发疯了的孤狼一样,特别的凶狠。原本就大病初愈的夏子洛哪里经受的住那样的折腾,不知道是再哪一刻。她眼前一黑。就那么晕过去了。

    半夜里,夏子洛又开始发烧了,原本在医院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才退的烧又出来了。顾南瑾一向浅眠,在夏子洛烧的说胡话的时候他清醒过来,打开灯一看。才发现夏子洛状态不对。伸手一摸额头,滚烫的温度让顾南瑾眉心一簇。

    他穿好衣服去备用药箱里找了点退烧药,又拿来一点水试图给夏子洛喝点退烧药。可是夏子洛烧的太厉害。连药都噎不下去。顾南瑾见她双颊绯红,不断的嘟囔着什么。就是不喝药,才惊觉夏子洛病的严重。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简单的说了一下夏子洛的状况就挂了电话,随后在冰箱里来拿一点冰块给夏子洛降温,冰凉的触感让夏子洛浑身一哆嗦。却又忍不住朝冰凉的地方凑过去,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睛里没有一丝焦距,委屈的像是个孩子,不断地喊道:“我好难受,妈妈,我好难受,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顾南瑾眸色深了深,开门将百里丞风迎进来,这大晚上的,百里丞风看到在别墅里的夏子洛十分意外,脸色也严肃起来,一边将医药箱放下一边说道:“她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医院里,怎么反而回来了,烧了三天三夜才退烧,刚醒就出院,她难道不知道发烧太厉害也是会死人的。”

    “三天三夜?”顾南瑾一脸错愕,才想起三天前的时候半夜夏子洛被送到医院的事情,当时罗毅说是发烧,他以为就是一点小病,也没有在意。

    “你不知道?”百里丞风抬头看了顾南瑾一眼,见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没有在多说,好友娶夏子洛是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说多了反而不好,给夏子洛挂上点滴,贴了退烧贴。

    看到她露出被子外面的脖子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时,一向好脾气的百里丞风也不禁皱起了眉,将冷气调到合适的温度,他走出卧室,拿起顾南瑾给他泡的茶,轻呷一口,忍不住还是说道:“我说,你好歹差不多一点吧,就算不喜欢,人家还生病着了,你这么折腾也太过分了。”

    顾南瑾捧着杯红酒,淡淡地扫了百里丞风一眼,他承认,舒颜带给他的那些痛苦,他不应该发泄在夏子洛身上,但是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管当年你跟舒颜到底有多相爱,现在你们都各自结婚了,你又何必再这么折腾自己。”百里丞风见顾南瑾神色不对,联想到他去美国是为了什么,不由的又多说了几句,江城四少里,百里丞风脾气最好,但也最唠叨。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在折腾自己了,药都用好了?”顾南瑾不耐烦地问,这明显就是想说,你要是没事了,就赶紧滚蛋,离开了美国,他再次回到了谁都不能提舒颜的状态里,整个人都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

    百里丞风假装没听懂顾南瑾话里的潜台词,继续喝杯子里的茶,上好的西湖龙井,是他最喜欢的,“怎么,我大半夜赶过来,连杯茶都不让喝完。”

    “你可以打包!”顾南瑾凉凉地说道。

    百里丞风险些把到嘴的水喷出去,把玩着手里的碎花亮纹白瓷杯,“这套瓷器据说是你在拍卖会上买来的,价值一千多万,要送就送一套,一个我才不要。”

    “明天让人给你送去,现在,立刻,出门左拐。”顾南瑾起身指向门外。

    “得得,我走!”百里丞风将杯子放下,被顾南瑾送上车的时候,好脾气的男人又多嘴了一句,“你就算想要尽快要个孩子,也得人家身体好了才行,这种状态,有了你也不敢要不是,太禽、兽小心以后后悔。”

    顾南瑾几乎在瞬间就留给了百里丞风一个后脑勺,回到卧室里,顾南瑾坐在夏子洛身边,瞧了眼那打着点滴的手,才发现那上面有很多针孔,发烧三天三夜才行半天,也就是说若不是他打电话给夏子洛的话,她现在还在医院。

    顾南瑾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才几天没见,这个笨女人好像又瘦了好多,下午见面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病态的瘦弱,只是当时他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压根就没有去在意夏子洛的状态。

    他将灯光调暗了些,刚起身手就被握住了,夏子洛无意识的伸出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腕,眼里还带着泪花,低声哭泣着:“妈妈,你别走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丢下我……”

    被当做妈妈抓着的顾南瑾脸色黑了几分,伸手想要把夏子洛的手掰开,可是夏子洛抓的好紧,在不伤到夏子洛的状态下,他根本就不能把手拿出来,顾南瑾憋屈地坐在沙发上,算了,谁让把人叫出医院的是他。

    握着顾南瑾的手,也许是感受到那温度,夏子洛总算安心下来,不再翻滚,逐渐安静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沉沉的睡过去了。

    沙发再软再舒服,在沙发上躺一个晚上,对一米八九的顾南瑾来说,也是相当难受的事情,早上五点多,顾南瑾就醒过来,他轻轻抽了抽,总算从夏子洛手里那自己的手拿出来,上前一摸夏子洛的额头,顾南瑾松了一口气。

    脸上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如释负重和放松,还好,烧已经退了,等醒来再喝点药就好,他站起身来,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刚离开,夏子洛就醒过来,她迷茫的眨眨眼,坐起来的时候浑身无力。

    扭头看了眼身边,没有人,夏子洛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不该对顾南瑾有依赖感的,可是,也许是在那个绝望的夜晚,顾南瑾仿佛天神一般,降临在她的身边,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心感,她竟然开始留恋起他的温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