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当初为什么不继续挽留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这一次的病来的凶猛,她平时身体一直很好,这一病就好像要把以往的潜藏在身体里的病毒都爆发出来一样。这烧反反复复就是不退,她整个人也一直处于迷糊的状态中,不断说着胡话。

    公司的事情全靠罗毅和林乐两个人打理。他们可不能一直在这里照顾夏子洛,幸好顾南瑾有专门请人照顾日常起居。钱妈在当天下午就来到医院。帮忙照顾夏子洛。

    “对,烧的很厉害,一直反反复复的。医生说是因为手臂上的伤口感染了,所以才会这么严重!”累惨了的罗大助理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捧着文件。手机放在桌子上开免提。顾南瑾那声音冷的跟冬日里的寒冰一样,他都险些快要睡着。

    “去查一查她手臂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公司不要出现乱子了。”电话那头再次传来顾南瑾吩咐的话语。

    “是。顾总!”罗毅放下电话。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瞧见林乐躺在沙发上睡的正香的画面,一脸羡慕。顺手拿起柜子里的备用毯子给人搭上,他一个大男人总不好跟一个小姑娘较真。再说人家工作起来的时候,那些复杂他讨厌的时候,全靠林乐。

    不行。今天一定要早早下班,要不然,年薪几百万也赶不上他身体透支的程度,他罗大助理年轻有为并且还没有结婚了,说什么也不能过劳死。

    那个笨蛋女人,一、夜未归手臂上还有伤,当时她为什么不说?顾南瑾心里泛起一丝怜惜,随后又被愤怒所取代,她是个小孩子吗?受伤了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最后感染的进了医院,真是笨的可以。

    所以一、夜未归是因为出事了,既然有事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为什么不告诉他,这是在耍小性子,临走前夏子洛咬着唇倔强地盯着他的眼神,在顾南瑾脑海里呈现出来,越来越清晰。

    “阿瑾,你再跟谁将电话?”

    顾南瑾听到声音回过头,舒颜就从走廊的另一头转过来,她换了一身性感的宝蓝色短裙,将玲珑有致的身材承托的性感而惑人,像是从前一样,熟稔地挽着顾南瑾的胳膊。

    鼻尖传来淡雅的清香,这种味道是舒颜最喜欢的,淡淡的甘甜,像是茉莉花的味道,又像是桃花的味道,以前顾南瑾最喜欢搂着她的腰,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味,顾南瑾一阵失神,他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放开。

    “跟我的助理,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情。”顷刻间,夏子洛的身影在脑海里变淡,随后逐渐消失,这一刻,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面前这个笑面如花的女人,顾南瑾情不自禁的朝前倾国身去。

    舒颜扬起小脸,半闭着眼,将自己的唇送上,顷刻间两人的唇就紧紧贴在一起,气氛在这一刻变的暧、昧,傍晚的夕阳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两人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拖的老长。

    有那么一瞬间,顾南瑾恍惚以为,他们回到的过去,在舒颜没有离开的岁月里,他们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的目光交汇,就觉得甜蜜和幸福,然后拥抱在一起,热烈的亲吻着对方,这是他们互相表达爱意的默契。

    他撬开舒颜的唇,放肆的吻上了日思夜想的唇,原本以为会被拒绝,可是当他吻上去的时候,舒颜立刻热烈的回应着,跟他的舌头一起飞舞起来,呼吸交缠,他们忘我的拥抱着。

    一阵清风吹来,窗外的郁金香弥漫着浓郁的花香味,顺着空气飘洒到走廊上,顾南瑾闻到那香味,陡然清醒过来,他放开已经伸到舒颜衣服里的手,用力把她推开,喘着气说道:“抱歉舒颜,是我失态了。”

    “阿瑾!”舒颜上前两步,再次投入顾南瑾的怀里,这一次她抱的很紧很紧,将下巴放在顾南瑾的肩头上,低声问道:“阿瑾,五年前我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你挽留我的信念不能再坚定一点呢?”

    顾南瑾浑身一僵,那一天是顾南瑾拒绝去回忆的记忆,他捧着舒颜的小脸,不解地问:“颜颜,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我想要知道答案啊!”舒颜歪着脑袋,没有顾南瑾预想中的不舍和难过,只有惑人的媚笑,顾南瑾失望地放下手,在那一刻,他以为舒颜跟他一样,也无法放弃这一段感情。

    “你说过,你是一朵自由自在漂浮在天空里的云朵,永远都不会为谁停留,如果被禁锢在某一个角落里,等待你的只会枯萎,颜颜,我舍不得勉强你哪怕一点。”

    男人的伤疤挑开了是一件很疼的事情,但是因为舒颜,顾南瑾愿意再次去触碰那伤口,因为那是舒颜,他穿过回廊,一步一步走近黑暗,很快就消失在舒颜的视线里。

    舒颜凝视着他依旧高大挺拔的背影,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舌头,像是一朵魅惑人心的食人花,背后,一双手攀上来,将她圈在怀里,一只手抬着她的脖子用力的吻过去,依旧在这回廊的角落里,啧啧的水声回荡在空气里。

    直到舒颜脚步虚浮,不断的喘、息,这人才放开她,勾起的唇带着一抹邪肆的笑,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透着肆意邪魅的笑,低低一笑,说道:“怎么样?是他的吻技好,还是我的吻技好?”

    舒颜回身,双手环着来人的脖子,低声说道:“你这个醋坛子,不是你要我来试探一下,在他的心里,我到底是什么位置吗?你现在看到了。”

    “嗯,就因为看到了,所以我更加不开心了,居然有人把你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Charm,你是我的!”

    舒颜翘起唇,丁香小舌在这人唇角舔了舔,“真是霸道,你确定想要的是我,而不是顾氏企业。”

    这人伸手一托,就把舒颜拖起来挂在自己身上,转身朝旁边的屋子走去,一阵衣襟碎裂的声音响起,很快两人就肢体交缠在一起,他笑的越发魅惑,眉目间跟顾南瑾有三分相似之处,倾身覆盖这眼前的尤、物,用力一挺。

    “江山我也要,这美人我也要,Charm,你注定只能是我的女人。”夜色下,喘、息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