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八章 我讨厌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屈服,是你唯一的选择!

    夏怡然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像是诅咒一样。不断在她脑海里回荡着,她想要逃,可是却怎么也逃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梦想。没有自我,显示木偶一样的或者。成为夏怡然的影子。难道就是她此生唯一的宿命吗?

    独自一人站在夜色下,凝望着远处那灯火璀璨的街景,那灿烂的人生。仿佛从来都跟她无关一样,那些欢笑永远都是别人家的,而她只能站在黑暗的角落里。凝望着低矮压抑的苍穹。看不到一片光明。

    也许是因为伤口二次崩开之后没有好好处理,夏子洛又到处跑了一整天没有及时换药,当晚。夏子洛发烧了。烧的迷迷糊糊的。半夜里,她口干舌燥的想要喝水。可是偌大的别墅里,没有一个人。

    夏子洛跌跌撞撞地去找水喝。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她晕晕乎乎中找到手机给安然打电话。

    庄园的夜里充斥着郁金香的香味,顾南瑾却久久不能入睡。若是当初他再坚定一些,留下舒颜的话,会不会过两天跟舒颜结婚的人就会是他,大大的庄园,种满郁金香,他也可以,只要是舒颜喜欢的。

    她从来都不会停留,离开的时候也说过,这辈子不会停留在任何一个地方,因为她是属于自由的,是天边漂浮的云朵,顾南瑾有时候总会以为,舒颜最后停留的地方,一定是在他身边。

    见到了,以为可以挽回,却忽然发现,一切早已经注定,耳边忽然传来急促的喘、息声,紧接着是撩、人的低吟,缠、绵入骨,婉转低吟,那熟悉的声音在青春萌动的年纪,甚至出现在过顾南瑾的梦里。

    脸上一瞬间染上了落寞和伤感,甚至夹杂着一丝怒意,可是仔细一想,他似乎又不该生气,声音的男女是即将结婚的未婚夫妻,他们做的事情是人伦常理,他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顾南瑾打开门,顺着走廊,朝声音相反的方向走去,直到再也听不到那声音,他才终于停下脚步,靠在走廊上,点起一支烟,黑暗里,橙红色的烟火在他唇间闪烁着,袅袅的烟雾和天边的黑云汇聚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刺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顾南瑾的思路,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是夏子洛的,时间是凌晨三点,这个居然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做什么?顾南瑾将手机放在栏杆上,任由它去想,没有接。

    可是那手机却一直不停的响着,像是非要顾南瑾把电话接通一样,顾南瑾怒气上涌,接过电话喝道:“夏子洛,三更半夜你给我打电话要做什么?”

    电话那头很久都没有传来声音,只有微弱的喘、息声和难耐的低吟,顾南瑾沉下脸来,以为夏子洛是无意间拨通的电话,才要挂断,电话那头却传来夏子洛的声音,微弱的像是猫叫一般,“安然,我好难受,你来看看我好不好?”

    顾南瑾陡然反应过来,夏子洛是想给安然打电话,打错了打给他,听她的声音,似乎是很不舒服,顾南瑾就算是有再大的怒火,这个时候也消了,他沉声问道:“夏子洛,你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夏子洛在晕晕乎乎中,勉强辨认出,这是顾南瑾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委屈起来,哽咽着说道:“顾南瑾,我好难受,我胳膊上有伤,你还推我,你这个大坏蛋,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被人杀死的,我讨厌你……呜呜……呜呜……”

    生病的人总是很脆弱的,高烧发晕中的夏子洛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在跟顾南瑾说话,只是觉得很委屈,就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顾南瑾听到受伤快要死了的字眼,面上出现惊愕的表情,紧接着就喊道:“夏子洛,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怎么了?”

    可是电话那头只是传来呜呜的哭泣声,顾南瑾气的挂了电话,他回到屋子里,立刻又给罗毅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别墅那边看看夏子洛怎么了,随后又想到夏子洛是女人,罗毅去了不方便,干脆又给林乐打了电话。

    大半晚上,顾氏企业的两位金牌助理全体出动,赶到海边别墅,两人过去的时候,夏子洛已经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状态,林乐赶紧给夏子洛拿了件衣服把人裹起来,跟罗毅一起把人送到医院。

    “幸好你们送的及时,病人伤口感染造成高烧,都烧到四十度了,这要是再晚送一会儿,我估计这人得烧成傻子。”

    医生给夏子洛打了退烧药,一脸责备地瞪了罗毅一眼,“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做的?病人身上有伤还让她见水,药也不及时换,我看你是想换老婆了吧。”

    罗毅被骂的像是孙子一样,回头就见林乐在那边捂着嘴巴偷笑,他无奈地摸摸下巴,说道:“你说我现在打电话告诉顾总,我在医院代替他被医生骂了半个小时,顾总会长我工资吗?”

    “嘿嘿,这可说不好,咱们家主子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这会儿正是那几天的高峰期,你要是撞到抢口上被KO了,到时候别抱着我哭。”林乐将一个退烧贴给夏子洛贴好,戏谑地一笑。

    “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拖下水!”罗毅朝椅子上一坐,跟林乐一起同时打了个哈欠,一看外面,天都快亮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一种难兄难弟的感觉。

    “要给顾总再回个电话吗?”林乐问。

    “再等等吧,这会儿太早了!”

    林乐见夏子洛嘴唇干裂,几乎都要崩裂开来,就拿起棉签给她唇上沾了一点水,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这位传说中的少夫人,大多数时候,都是从罗毅那里知道的最新八卦里了解的,一想到远在美国跟别的女人花前月下的顾总。

    再看看在家里受伤没有照顾的夏子洛,林乐嘴巴一瞥,说道:“虽然顾总整天喷着昂贵的古龙水,穿着人模狗样的,但是我还是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子味道。”

    罗毅诧异地问:“什么味道?”

    “人渣的味道,都从美国传到江城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