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云泥之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瑾,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很高兴呢!”穿着一身白裙的舒颜在花丛里穿梭着,就好像是一只最漂亮的蝴蝶。她不时低下头,轻嗅一下郁金香花的香甜,时而在那一大片的花海里深吸一口气。面上满是陶醉的光。

    她是那样的美,像是遗落在山涧的精灵一般。让人移不开眼。这样自由自在,快乐惬意的舒颜,仿佛跟五年前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颜颜,你快乐吗?”顾南瑾站在花丛边缘,凝望着那一抹熟悉的倩影。问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话。如果不快乐,为什么她的笑容会那么甜蜜,那么欢快。仿佛谁也抓不住一样。

    “我当然快乐啊。可是还是有一点不 快乐的地方呢!”舒颜从花丛里转出来。绕着顾南瑾走了两圈,“阿瑾。几年不见你看起来瘦了好多。”

    她说着柔软的小手就轻轻拂过顾南瑾的眉眼,透着心疼。“你看起来很疲惫,你的眼里也透着沧桑,阿瑾。如果你也快乐的话,我就会更加快乐了。”

    顾南瑾心中泛起了苦涩的意味,不是生疼的那种,却一直在心里蔓延,一下一下戳着他的心脏,失去了舒颜,又怎么会感觉到快乐,她的才气,她的温婉,都是他最眷恋的。

    顾南瑾握着她柔软的小手,将所有的情绪都伪装起来,勾唇一笑,指着在远处太阳伞下凝望着这个方向的杰斯卡利,那是一个很英俊迷人的男人,看着很温和,对舒颜也很好,这庄园,是专门为舒颜建造的。

    顾南瑾跟舒颜拉开一点距离,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导致两人的不合,“颜颜,看到你快乐,我也很快乐,祝你新婚愉快!”

    “这句话你来之后已经说了好几次了!”舒颜红唇微嘟,笑的温婉,“蓝宝石很漂亮,我非常喜欢,那是我这次结婚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

    “喜欢就好!”顾南瑾淡笑道,那笑容在舒颜看来,竟然没有一分勉强,她眸光流动间,就问道:“那你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啊!”

    顾南瑾盯着舒颜,顿了顿开口说道:“我已经结婚了,在两个月前!”

    “什么?”舒颜一时间脸色大变。

    顾南瑾诧异地问:“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很吃惊,阿瑾,你结婚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一定会去参加你的婚礼的。”舒颜垂下眼帘,遮住眼里那一闪而逝的惊怒。

    “不是什么大事,知道你正在巴黎那边游玩,我就没有告诉你!”提到夏子洛,顾南瑾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就浮现出那张和这有几分相似的脸,一开始或许是想要把夏子洛放在身边当个替身慰籍一下自己的心。

    可是顾南瑾却从来都没有把夏子洛和舒颜搞混淆过,也许是因为这两个相差太远了吧,云泥之别,就连夏怡然那种恶心的女人,在端起架子来,也会有几分优雅体现在里面,那一次跟夏怡然发生关系,不就是因为他把夏怡然当做了舒颜。

    顾南瑾努力将注意力落回舒颜身上,这个时候他居然会想起夏子洛,甚至把夏子洛拿来跟舒颜做对比,这是对舒颜的亵渎。

    夏雨泽说肖亦斐没事,他就真的没事,下午的时候,肖亦斐真的出现在医院里,肖妈妈激动的抱着儿子大哭,夏子洛站在角落里,心里十分内疚,若不是因为她,肖亦斐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呢。

    只是现在,夏雨泽认定了她不会放任肖亦斐他们不管,一旦有什么事情,还会找肖亦斐的麻烦,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不再因为她而遭罪呢?

    肖妈妈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肖亦斐,很快就撑不住睡着了,夏子洛想要回去,肖亦斐送她走到医院门口,夏子洛就止住了脚步:“回去陪肖妈妈吧,这个时候,她很需要你。”

    “小洛,我是不是很没用!”肖亦斐面上有些颓废,“最近总是麻烦你,说好了要保护你的,可是却一直是你在帮助我。”

    “没有的事,只是一个误会而已,你的客户不是说了,当时喝醉了酒放错了表,这样的事情只要事后想起来他们就会让警察放了你,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陪了肖妈妈而已。”

    夏子洛见肖亦斐神情颓废,连忙安慰起来,这样一个高傲的男人,她又怎么能开口告诉他,他是因为她的原因,被她的父亲使用手段送进牢里的,而她为了救他,不得不答应她父亲那样一个不堪的条件。

    “小洛,如果,如果以后我有能力了,我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不论是去哪里,不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肖亦斐并不是笨蛋,忽然发生了这样蹊跷的事情,若真是意外,又怎么会这么巧合。

    夏子洛不说,他也就没有问,因为问了又能怎么样呢?夏子洛伤心,他愤怒,接下来,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这一刻,一直以来都温润和煦,热心向上的男人,心里埋下了一颗欲、望的种子,他渴望权利了。

    夏子洛诧异地看看面前这个男人,他还是向从前一样善解人意,也还是向从前一样聪明机警,已经发现了她话里没有说的那些东西,她缓缓地摇头,说道:“肖亦斐,不管如何,只要你好好的,阿姨好好的就好。”

    她想了想,忽然就说道:“亦斐,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在阳城有一家大公司向你递出过橄榄枝,工资待遇都比这边好,那时候你想要等我,现在我都结婚了,你看,不如你去那边看看吧。”

    “我懂!”肖亦斐点点头。

    静寂的夜里,夏子洛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别墅走去,远处的大屏幕上,OC大赛的广告词透着夜风飘过来。

    “设计是圣神的,不可玷污的,我们将公平公正,选出最优秀的设计师……”夏子洛痴痴地看着那广告字,走着走着,鼻子一酸,眼眶忽然就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