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坐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心里一惊,连忙说道:“肖阿姨你别气,我马上过去。你在医院不要乱跑,千万要等我过去。”

    来不及多想,夏子洛叫了车就直奔医院。能让肖妈妈一个女人哭成这样,事情一定很严重。她心里乱糟糟的。脑海里做了无数个各种设想,等进了病房,就见肖妈妈坐在床上哭泣。六神无主的样子。

    夏子洛连忙走过去,抓着肖妈妈的手安抚道:“肖阿姨别担心,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忙的。”

    “小洛你来了!”肖妈妈立刻抓住夏子洛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激动不已地说道:“你快去救救亦斐。除了你我找不到别人。小洛。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嫁给别人了,我不能再随便麻烦你。可是我真的找不到别人。”

    “肖阿姨你说的哪里话,就算我嫁人了。亦斐还是我的朋友,你也还是我的阿姨,你不要着急。先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好不好?”

    夏子洛被肖妈妈这个样子吓到了,肖妈妈这样温婉贤淑的女人,面对自己的病情也从来没有担心过,如此豁达的人若不是大事怎么会这样伤心?

    肖妈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说事情,她紧张地站起来,惊惶道:“小洛,亦斐他坐牢了,他被警察抓到牢里去了,警察通知我,要是不能给亦斐请律师辩护的话,他就会被判刑坐牢的。”

    “坐牢!”夏子洛大惊失色,“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坐牢呢?”

    “我也不清楚!”肖妈妈哭着说:“警察只说亦斐涉嫌盗窃罪,小洛,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我现在去想办法!”一听说坐牢,夏子洛也六神无主,她没有接触过那些事情,在她的心里,被警察带走是一件很恐怖很严重的事情。

    夏子洛去了一趟警察局,想要了解情况,可是警察局知道她跟肖亦斐不是亲属关系之后,压根就不愿意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夏子洛险些没被气死,这算哪门子不能告诉,分明就是想要为难人。

    这个时候就是需要花钱打点一点,可是夏子洛自己根本就没有钱,至于包里那张无限量版的信用卡,想到顾南瑾那喜怒无常的脾气,和刚离开的时候跟她发生的冲突,她也实在没有心思去动用那笔钱。

    夏子洛来到肖亦斐的公司,据说肖亦斐是上班的时候被人带走的,她走进写字大楼里,在三楼找到平时跟肖亦斐玩的还不错的同事,打听了状况。

    “所以,亦斐是因为偷了客户的卡地亚手表才会被抓走的,对方要告他,这怎么可能嘛!”夏子洛简直觉得啼笑皆非,肖亦斐那么高傲的人,她拿了三十万的医药费,他就觉得受不了,若不是人命关天,肖亦斐是绝对不会拿。

    别看肖亦斐平时一副温文和煦的表情,倔强起来比谁都倔,这样的人居然会因为一块手表而去做贼,夏子洛说什么也不相信。

    “我也知道不可能,问题是客户的手表最后是在肖亦斐的公文包里找到的,这根本就是有口难辩的事情,谁都不知道那个表是怎么到包包里的。”同事小汪说道。

    “那你们的客户呢,他要怎么样才能撤诉,我去找他!”夏子洛急切地问。

    “在三凤楼!”小汪说道。

    夏子洛脚步一顿,那可是江城有名的地方,相当于古代的八大胡同那种,在江城只要是有头有脸的女人,谁都不会愿意去那里,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可怜,现在是顾南瑾名义上的妻子,万一被人曝光她出现在那里,她简直不敢想象顾家人会怎么看待她。

    可是肖亦斐的事情迫在眉睫,她该怎么办?夏子洛站在街头,六神无主。

    九点二十的时候顾南瑾准备登机,见罗毅在包里翻翻找找的,随后塞进去了一个袋子,他觉得袋子有点眼熟,但没有想起是什么,就问:“出去处理私事?”

    罗毅已经把东西整理好,他挠挠头想到夏子洛临别时的嘱托,说道:“嗯,有一点东西忘记带了,我爸爸给我送过来。”

    顾南瑾悠远的目光落在窗外,忽然就开口问:“你跟你父亲关系很好?”

    罗毅不明所以地点点头,顾总这么问,是因为他跟董事长关系不好的缘故吗?

    等罗毅把所有东西都拿到行李舱去,顾南瑾登上了头等舱,迎面就遇到了朝他走来的周子琪,两人都走的急,周子琪一头就撞到了顾南瑾的怀里,她激动地拽着顾南瑾的衣摆,说道:“阿瑾,在这里都能遇到你,真有缘分。”

    “咔擦!”一张照片将两人拥抱在一起的画面拍下开。

    顾南瑾大力推开扒着自己的周子琪,漠然道:“周小姐,你挡住了我的去路。”

    “阿瑾!”周子琪一跺脚,顾南瑾淡淡地扫她一眼,直接绕过她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在之后刚想要关机,发现电话上有一条昨天晚上的未接电话,顾南瑾拿起来一看,是夏子洛的,在夜里十一点的时候。

    顾南瑾轻嗤一声,那个女人打电话是想要问他在不在家里吧,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如此不安分的女人,他居然会想要对她好一点,顾南瑾厌恶地删掉了这条记录。

    夏子洛并没有去三凤楼,那种红灯区,她实在迈不动脚步,站在楼对面的街上,她走来走去,期待那两位客户可以出来,夏雨泽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过来,夏子洛实在不想接,可是电话像是索命夺魂一样,不断的响起。

    夏子洛叹息一声接过电话,问道:“爸爸,有什么事吗?”

    “给你半个小时,立刻来我办公室一趟。”夏雨泽的声音依旧冷漠坚硬,强势命令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跟自己的女儿说话。

    “爸爸,我今天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过去,不管你要做什么,等过两天吧,顾南瑾不在江城。”夏子洛忍无可忍的说道。

    “你就不想知道肖亦斐是为什么坐牢的吗?他是因为你!”夏雨泽轻嗤一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