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四章 喜怒无常的让人害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真的没有!”对上顾南瑾那轻蔑厌恶的视线,夏子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看起来就真的那么随便吗?只是看到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顾南瑾就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

    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夏子洛低下头,不想让自己的狼狈被人看到。她没有在做解释。说了顾南瑾也不会相信,一只手伸过来,强势地将她的下巴抬起来。手的主人高高在上,一如既往。

    这样屈辱的姿势让夏子洛面色越发难堪,因为顾南瑾打量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样货物一般。挑剔又轻蔑。

    “你觉得很委屈,你有什么脸哭!”下巴被钳的生疼,夏子洛只是咬着唇没有说话。她努力将眼眶里的眼泪生生憋回去。泛着雾气的眼睛里。扭曲了顾南瑾那俊美无双的脸,但那里面透着厌恶。她看的一清二楚。

    夏子洛心里难过的要死,感觉到手臂上的伤又开始渗出血迹。夏子洛将手垂在身侧,昨晚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如果不是有洛城的帮助。她会经历什么,她连想都不敢想。

    她忽然像是赌气地勾起唇,笑的比哭还难看,却咬着牙说道:“顾总说的对,我不就是这样的女人吗?从一开始顾总就知道,为了爬上你的床,我费了多大的功夫,您是知道的,我就是这样一个心机深沉勾三搭四不要脸的女人。”

    这句话彻底挑起了顾南瑾的怒火,他扬起手一巴掌甩过去,夏子洛偏过脑袋,脸上火辣辣的生疼,她只是咬着唇盯着顾南瑾,一句话也没有说,倔强的仿佛是一只无所畏惧的小狼崽。

    顾南瑾见夏子洛还绷着一张脸不知悔改,怒火越发旺盛,扣着夏子洛的手臂喝道:“夏子洛你就这么贱是不是,没有男人你就过不下去了吗?”

    这话太伤人,说出去的时候连顾南瑾都觉得不舒服,可是面对夏子洛那张只是盯着他不说话的脸,他心里那点不舒服立刻就消失了。

    清脆的巴掌声惊动了站在远处等待送顾南瑾去车站的罗毅,他将烟头掐灭回头看了眼,见夏子洛捂着脸,做为一个绅士的男人,怜香惜玉的情绪又发作了。

    罗毅清咳一声,从树后探出脑袋,对顾南瑾喊道:“顾总,差不多快要到登机的时间了!”

    顾南瑾转头,犀利的目光朝罗毅直射而去,眼里蕴含的暴风雨丝毫没有减退,罗毅心头一紧,赶紧扬扬手腕上的表,“八点四十了!九点半登机!”

    顾南瑾大力甩开夏子洛的手,转身走到车上,罗毅连忙跟上去一踩油门把车子开走,马达声在空气里响起,逐渐消失,夏子洛在原地呆呆地站了许久,才回头看了眼顾南瑾离去的方向。

    脸上火辣辣的,手腕上的伤也渗出了血迹,明明昨晚被歹徒用刀子划伤的时候,夏子洛都没觉得什么,但是现在,她觉得好疼,疼的无法言说,仿佛所有的疼痛都因为那一巴掌开始发酵,放大了十倍百倍一样。

    总是这样喜怒无常的顾南瑾,让她感到害怕,夏子洛很迷茫,她觉得顾南瑾真的是她见过的人里面,最难相处的一个,就算是夏怡然,也没有顾南瑾这么难接触。

    那了冰块敷脸,夏子洛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这个样子怕是又没办法出门了吧,她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的笑,打电话让安然帮她顶班。

    拿出备用药箱把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夏子洛刚站起来,大脑里一阵眩晕,眼前晕乎乎,她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缓了好半天才感觉那股眩晕劲儿消失了,收拾药箱是时候,夏子洛看到收拾好放在茶几上的胃药,小小的一袋子,明显是准备带走的。

    心里一惊,想起之前罗毅说的登机,顾南瑾又要出差了,所以他把要忘记了,夏子洛条件反射的就要去找手机给顾南瑾打电话,电话都要播出去了,夏子洛陡然反应过来,忍不住又自嘲地一笑,她这是在做什么?

    刚才被人家打了一顿,现在就急吼吼的关心人家,说不定在顾南瑾的眼里,她就是为了讨好他,怀着目的性的才会这么做。

    放下手机,夏子洛往沙发上一趟,准备休息一下去做点早餐吃,可是眼神却始终忍不住朝桌子上的胃药瞟过去,飞机上的饭菜那么难吃,万一顾南瑾胃病犯了怎么办?万一飞机上的备用药不是常吃的那种没有效果怎么办?

    “不行,夏子洛,你不能因为顾南瑾是个混蛋,自己就跟着变成混蛋,做人要知恩图报!”

    夏子洛抓起胃药塞进包包里,急吼吼地朝机场奔去,路上她给罗毅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在候机大厅门口来取一下药。

    罗毅接电话的时候,顾南瑾正拿着手机翻看里面的照片,面容跟夏子洛又几分相似的女人,透着书卷气,温婉而美丽,犹如江南水乡仕女画里走出来的大家闺秀一般,见罗毅忽然起身出去,就问:“什么事?”

    “我去下洗手间!”罗毅眼神闪烁,大步流星朝外面走去,在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他一眼就看到站在角落里的那个娇小的身影,罗毅走过去,接过胃药,表情有些奇怪。

    夏子洛当然知道罗毅在奇怪什么,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犯贱,可是有些事情她只求问心无愧,“罗助理,麻烦你了,不要跟顾南瑾提起这件事情,我只是无法坐视不理而已。”

    “你放心,我不会跟顾总说的。”罗毅对夏子洛高看了一眼,若是真是心有企图的女人,又怎么会在这么好的机会里不好好讨好对方,特意送药还不让他告诉顾总。

    “谢谢你罗助理!”夏子洛感激地一笑,走出机场大厅,包里的手机再次响起,夏子洛以为是安然接过问道:“安然,怎么了?是太忙顾不过来?”

    “小洛,亦斐出事了,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救救他,除了你我不知道该找谁,小洛,你快点过来一趟好不好?”电话那头传来肖妈妈带着哭腔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