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吃苹果吃到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看距离OC建筑师设计大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安然也开始忙碌起来,整日拿着以前那些笔记复习起来。夏子洛为了帮安然把落下的那些东西捡起来,也跟着一起复习,时常早出晚归去安然的出租屋。

    幸好顾南瑾最近也忙的不可开交。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会回别墅一趟,这让夏子洛也少了找借口的理由。两个大学时代的好友时常抱着书坐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写写画画。将各种即将出现的考题模拟一遍。

    夏子洛的设计很稳,她总是会把很多因素考虑在里面,所以设计出来的东西别具一格。大概是从小就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所以她会在设计里倾注自己的感想,她最爱设计的就是卧室。将自己幻想中的温馨卧室画出来。

    而安然的设计就跳脱的多。各种天马行空,当时在学校时,导师曾经说过他们俩。以后若是成为了有名的设计师。必定惊艳四座。备受欢迎。

    结束了一天的复习,夏子洛晃晃脑袋。懒洋洋地说道:“好累,这些好久没有时间拿起来的东西。现在去复习竟然还这么难,我以前到底上怎么学的,居然那么厉害。”

    安然捶捶酸疼的脖子。尽管疲惫不堪,但杏眸却闪烁着灿若星斗的光芒,灿灿生辉:“嗯,很累,但是好幸福,我甚至觉得,我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小洛,谢谢你。”

    安然脸上露出了恬静安然的微笑,这是夏子洛在安然家里出事辍学到现在,笑的最开怀的一次,尽管没有很灿烂,但表情是那么的幸福,她忽然就觉得,自己拿到的那一张入场券是那么的值。

    夏子洛轻轻捶了安然一拳头,“这么肉麻做什么,我又不是男人,可不会被你贿赂,那,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以后你要是功成名就了,是要养我的,不许耍赖。”

    “行行行,说好了养你就不会骗你。”安然唇角含着笑,但随后拿笑容又浅了下来。

    “要是你能一起参加就好了,小洛,明明夏怡然身上所有的光环都该属于你的,江市大学优秀学生,荣获四年奖学金,前途不可限量的设计师,获得MIT入学资格凭证,可是到最后,你却什么都没有?”

    “才华是我的,构思也是我的,谁也夺不走,安然,你安心比赛就好。”夏子洛拍拍安然的肩膀。

    夜凉如水,黑暗的天幕像是巨大的屏障一样,笼罩在整个江市上空,天边有一团团的黑云不断的翻腾,卷起巨大的漩涡和黑洞,犹如森罗地狱一般,将天空里所有的星月都吸了进去,透着黑暗和压抑的气氛。

    夏子洛回到家里,发现顾南瑾依旧不在,她踌躇片刻,给顾南瑾发了一条消息,删删改改好多遍,原本想要提醒顾南瑾别喝咖啡多喝红茶,少熬夜什么的,最后还是算了,那样唠唠叨叨的,是个男人看着都闲烦吧。

    最后她简短的发了一条短信: 工作繁忙也请多注意身体,工作是做不完的,但身体是自己的。

    顾南瑾丛复杂的文件里把头抬起来,一看表已经夜里十点多了,他揉揉酸涩的眼睛,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最后来到窗口,远处的探照灯闪烁着明亮的光,将夜色点缀了一丝光芒。

    手机轻微振动的声音响起,顾南瑾走到办工作前拿起来,看到上面的短信,眸中滑过一抹异样的感觉,随后点开手机上的信用卡支付短信,只有两笔单子,一笔是三十万,另一笔是十几万的,应该就是夏子洛给他买的领带。

    顾南瑾朝门外喊了一声,做为金牌助理,老板都没有下班,他哪里有班下,罗毅立刻从椅子上坐起来,走到办工作前敲了两下才推开门走进去。

    “顾总,所有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全部都处理好,另外,新海度假村的各项事宜也已经完成,但是明天还有一个大型的会议。”罗毅将所有工作汇报完毕。

    “嗯,你去调查一下,夏子洛前几天支付的三十万是做了什么?”顾南瑾没有回头,目光深邃而悠远,凝望着窗外的灯塔。

    “……是,顾总!”感情特意喊他进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顾总这是担心夏小姐被人欺负了,罗毅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看顾南瑾,不是不关心吗?有时候他可真是看不懂自家老板的想法。

    “给我定后天早上的飞机去美国,这一次去美国你不用跟着,公司交给你和林乐,不要给我出什么大乱子!”

    这是决定提前去见舒颜小姐了,刚才还在揣测顾总对夏子洛动心的几率,这下什么都不用猜了,动心了还会不远千里在这么忙的情况下去见舒颜。

    顾南瑾又猜测过,舒颜需要三十万,会不会是因为夏家给她出了什么难题,才会让她那一晚在夏家门口哭的那么伤心,可是等第二天早上,罗毅将调查到的消息告诉顾南瑾之后,顾南瑾脸色立刻就从疲惫不堪变成阴云密布。

    “事情就是这样,我特意去医院调查了,那位肖女士身体一直不好,没有三十万,病情可能会癌变。”

    罗毅小心翼翼地离办工桌远的点,他调查到的消息是夏子洛的前男友母亲在医院住院需要三十万的手术费,所以夏小姐才会那么拼命的想要去找三十万,这种消息,是个男人听到大概都不会觉得爽快吧。

    顾南瑾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大早吃苹果的时候,吃到一半发现苹果里面有半条虫那么膈应,感情他担心了半天夏子洛是不是被什么人威胁了之类的事情,压根就是他自作多情,那个可恶的女人,她就是为了帮前男友筹钱给他母亲治病,才会那样。

    夏子洛对肖亦斐的重视,让顾南瑾觉得自己大半晚上百忙之中还要去为她小小的担心一把特别不知道,他冷冷一笑,觉得自己有点犯贱,他就是脑抽了才会去关心这个女人。

    这股低气压持续了很久,久到罗毅以为顾南瑾会立刻离开办公室去找夏子洛算账的时候,顾南瑾却又平静下来,摆摆手让罗毅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