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九章 他的温柔让她感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是半夜被冻醒的,已经是夏末初秋的天气,夜里的的天气逐渐变凉。有夜风吹过的时候,空气里透着凉意,夏子洛哆嗦了下。坐起身来一看,空荡荡的客厅里。一片漆黑。透着屋外的月光,她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

    时间准时的指向了凌晨三点,竟然已经是夜半三更。夏子洛看了眼桌子上冷掉的菜,眼里闪过一抹失落,顾南瑾今天不会回来呢!

    她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的笑。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傻。顾南瑾原本就不是会每天按时回来的人,她竟然没有提前跟顾南瑾说好。

    “可惜了一桌子好菜!”夏子洛翻开手机,对顾南瑾没有回复消息毫不意外。她抱着胳膊回到卧室里。一个人钻到偌大的双人床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人们总以为酒可以消愁,但却忘记了后面那一句话。借酒消愁愁更愁,宿醉之后醒来。顾南瑾只觉得头疼欲裂,他从会所奢华的大床上坐起来,难耐地按了按太阳穴。昨晚在会所遇到已经在这里泡了一个星期的苏维晟。

    两个大男人心里都憋着事情,就拼了一把酒,顾南瑾一口气将苏维晟灌翻之后,自己也跟着醉倒了,他暗骂自己一句,最近因为舒颜要结婚的事情,他太过松懈了,如果在这个时候顾向楠有什么动静的话,说不定他就找了道儿。

    让罗毅把自己送回别墅,顾南瑾走到客厅里坐下,现在还早,才六点多,钱妈都没有来别墅,顾南瑾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依旧没有缓解头疼的感觉,他烦躁地站起来,去柜子里找镇疼药,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随后顾南瑾走到餐桌前,看了眼桌子上摆着的那些冰冷腻在一起的饭菜,很丰盛,还有他最爱喝的鱼头汤,看那糟糕的卖相就知道不是钱妈的手笔,顾南瑾一脸诧异,拿起红酒杯摇晃了几下里面的酒,这难道是夏子洛准备的?

    推开卧室的门,床上的人正抱着棉被睡的正香,顾南瑾坐在床边,盯着她看了几眼,也许是感觉到床晃动了下,夏子洛睁开眼睛,盯着顾南瑾看了数秒之后。

    她委屈地瘪着嘴,小声嘟囔道:“不回来也不说一声,浪费那么多好菜,让我等到半夜,还在我梦里出现,真讨厌,我才不想梦到你。”

    说着,夏子洛翻了个身朝另一边躺着,继续又睡过去了,顾南瑾挑眉,原本想要叫醒夏子洛帮自己按摩,但听到她的话又停止了动作,这个笨女人,为了等他吃饭竟然等到半夜,就不知道提前打个电话说一声,感情她的电话是用来当摆设的吧。

    夏子洛睡的很香,睡着睡着,她忽然就惊醒过来,猛地翻身做起来,她刚才好像又梦到了顾南瑾,那个讨厌的家伙。

    洗漱好推开门,夏子洛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她以为是钱妈回来了,就喊道:“钱妈,今早别做饭了,昨晚那么多菜都还没吃,热一热就可以了,免得浪费,我……”

    顾南瑾穿着轻便的居家服,袖子挽得高高的,将两盘菜放在桌子上,回头看了眼还站在楼梯口,呆呆地看着他的夏子洛,皱眉道:“睡了一晚上你脑子里的面和水融合了?还不快下来吃早餐!”

    夏子洛先是被这样贤惠顾家的顾南瑾给吓到,随后就被顾南瑾的话给气到,险些一口气没有吸上来,他是在变相说她脑子里都是浆糊吧,她有那么差吗?

    走到餐桌前,原本以为是会一些清粥小菜,哪里想到,一桌子的大餐,全是她昨晚的杰作,夏子洛表情微妙的变化了下,盯着顾南瑾看了半晌,就见这个即使穿着居家服也依旧帅的天怒人怨的男人,优雅贵气地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咀嚼着。

    等菜吞进肚子之后,他挑眉看了眼夏子洛,淡声道:“我知道我长的帅气无人能及,你不用这么一直盯着我看。”

    一大早就吃这么腻的海鲜大餐,还是昨天剩下的,顾南瑾居然也不嫌弃,夏子洛觉得自己越发看不懂顾南瑾了,他总是凶巴巴的,但是却总是能让她在短暂的一瞬间,感动的无以复加。

    夏子洛悻悻地把筷子伸到菜盘子里,才要吃东西,忽然想起什么来,阻止了顾南瑾夹菜的动作,“你胃不好,一大早上还是不要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了,小心又胃疼。”

    “没事!”顾南瑾淡定地去夹菜,被夏子洛强行把筷子给拿走。

    “怎么会没事,等下胃疼你又要难受了,到时候你就等着后悔吧。”夏子洛走近厨房里,开始翻找东西,最后给顾南瑾熬了一碗香浓软糯的小米粥,金黄色的小米粥摆在顾南瑾面前,夏子洛一脸期待。

    “快吃吧,以后多吃一点小米粥,我特意问过医生,小米粥可以养胃的。”夏子洛傻傻的一笑,才要转身,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一滑就朝后倒去,夏子洛惊呼一声,直挺挺地倒下去。

    她记得后面就是餐桌,而她刚还在桌子上放了一碗滚烫的小米粥,惨了惨了,这下她该不会毁容吧,夏子洛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预料中的摔倒并没有出现,一只结实有力的大手环住了她的腰,将她带离的桌子,天旋地转间,夏子洛摔进了一个坚硬结实的胸膛,鼻子被碰的生疼,她眼泪汪汪的睁开眼睛,这一看,眼泪还掉在眼角就呆住了。

    她居然在顾南瑾的怀抱里,鼻翼间充斥着顾南瑾那特有的古龙水味道,夹杂着一股红酒的香甜,她留恋地靠了靠那胸膛,忽然就有一种跟顾南瑾结婚也是不错的感觉,她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不贪心,也不在意顾南瑾到底爱不爱她,只要一点点在乎,她就满足了。

    等等,红酒的味道,夏子洛立刻明白了,顾南瑾昨晚又去喝酒了?

    “怎么还是这么笨!你是怎么活到二十岁的!”顾南瑾托着夏子洛站起来,眉眼间充满了嫌弃的神色。

    夏子洛脸一红,在顾南瑾面前,她好像总是出状况,这种的丢脸,她吐了吐舌头,随后指着那粥说道:“你快喝点粥吧,明知道有胃病怎么又喝酒,下次遇到不能推掉的应酬,让罗毅帮你喝嘛,这么对待自己的身体,你家人知道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