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夏怡然有苦说不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怡然从会所离开的时候,换了一身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穿过的衣服,她面色惨白。浑身都在发抖,逃一般的冲到马路上叫了一辆车。

    昨晚发生的事情她虽然记得模模糊糊的,但是依稀还是记得。在顾南瑾离开后,是她主动跟着王少聪去了五楼。在那个地方跟一群她连脸都想不起来的人发生了关系。这事要是被顾南瑾知道了,她哪里还有脸再接近顾南瑾。

    不要说顾南瑾本来就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就算是任何一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女人去过那种地方,都不会在愿意娶她的,那她的豪门夫人梦不久破灭了。

    身子像是散架子了一样。没有一处是舒服的。某个不能言说的位置火辣辣的,明显就是使用过度,虽然平时她也玩的很开。经常一堆男朋友。不带重样的换着见面。但每次都只会去见一个,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被一群连脸都没有看清的男人给睡了。夏怡然就忍不住想要呕吐出来,她匆匆走近大厅。直奔二楼的位置,林苑正在看电视,见夏怡然又是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不满地训斥起来。

    “又出去疯一个晚上,你这样,还怎么做顾总夫人,我告诉你,昨晚夏子洛来过我家,那小蹄子居然想找你爸爸要三十万……”

    “我现在不想听到那个小贱、人的事情!”夏怡然几乎是用跑的冲进卧室里,锁上门走近浴室,将身上狠狠的洗刷了一遍,看到镜子里那妙曼的身子上,各种青青紫紫的痕迹,夏怡然险些咬碎一口银牙,眼里也泛起了泪光,又气又后悔。

    昨晚她简直是和糊涂了,要不然怎么会跟王少聪出去,这江城圈子里谁不知道王市长家的公子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玩的特别开,从来都不把女人当回事,高兴起来了,甚至说把身边的女人送给谁就送给谁。

    可是这个亏她吃了却什么都不敢说,夏怡然抱着一丝希望给顾南瑾打了一个电话,片刻后电话被接通,夏怡然深吸一口气,试探着问:“南瑾,昨晚在会所,你后来去哪里了,我怎么找不到你?”

    “公司忽然有急事,我提前离开了。”顾南瑾冷冷地说道:“我有跟王少说,他没告诉你?”

    “哦,我没找到你之后就先离开了。”夏怡然心虚地说着,问:“那你后来有回去找我吗?”

    顾南瑾嘴角噙着冷笑,夏怡然在这个时候找他是为什么事情,他十分清楚,他淡声道:“夏小姐,我公事很忙,没时间跟你说废话!”

    “啪”,对面传来电话挂掉的声音,夏怡然却松了一口气,顾南瑾一向都是喜怒无常,这样跟她说话再成长不过,若是不接电话,或者好声好气,她才要怀疑顾南瑾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忍着心里的恶心感,夏怡然一连洗了三次澡才离开了卧室,她记得刚回来的时候,林苑提到夏子洛,就问:“妈,你刚才说道夏子洛,她来找过爸爸了?”

    “可不是!”林苑见夏怡然头发都没有吹干就出来了,接过干毛巾一边给她擦头发,一边说道:“那个小蹄子居然想要三十万,你爸刚好不在,我直接把人撵出去了,别说三十万,三万块我都不想花在她的身上。”

    夏怡然面色遽然一变:“什么?你把夏子洛赶出去了?爸爸不在?”

    “对啊!”林苑不明所以?

    夏子洛来找爸爸,是在他们算计之内的事情,现在妈妈居然把人赶走了,那她的OC建筑设计大赛还有戏码?夏怡然只觉得一股气憋在心里无法发泄,大脑在一阵眩晕过后,直接就晕过去了。

    夏子洛食之无味的吃着早餐,三十万的钱,今天下去就要拿过去,可是她哪里来的钱呢?别说三十万,就是三万块,她也没有,如果连夏家都拿不到钱,她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钱妈见夏子洛形同嚼蜡的吃法,不禁问道:“夏小姐,今天的早餐不和你胃口吗?”

    夏子洛摆摆手,“不是,只是我没有胃口而已。”

    怎么才能借到三十万块钱呢?难道真的去找顾南瑾,昨晚顾南瑾对她的温柔让她受宠若惊,她是不是也可以期待一下呢?

    只要一想到他,夏子洛就会想起他用手绢轻柔的为她拭去泪水的时候,那专注的眼神,那一刻,他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清晰的倒映着她的影子,让她有一种错觉,在那一瞬间,她就是他的全部。

    顾南瑾,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钱妈,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借到三十万?”夏子洛一脸忧愁,随后问了钱妈一句。

    “三十万?”钱妈面上露出诧异的神色,看夏子洛这个样子,分明就是缺钱,难道少爷没有给少夫人生活费?这话她没有问,怕问了夏子洛难过。

    “很难是不是?”见钱妈没有回答,夏子洛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人命关天,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就这样不管,我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的。”

    饭后,夏子洛回到卧室里,在她仅有的资产里翻找着,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去换些钱来先给医院支付一部分,可是看来看去,除了婚戒之外,就剩下一堆还没有去吊牌的衣服。

    婚戒?夏子洛想都不敢想,顾南瑾要是发现她把婚戒当掉,估计会杀了她的,至于衣服,夏子洛就更发愁了,一柜子的衣服,忽然没了,要怎么解释。

    楼下钱妈悄悄给顾南瑾打了一个电话,“少爷,刚才少夫人起来了,看起来气色还算不错,就是好像缺钱了,一直在嘀咕去哪里找三十万。”

    “缺钱?”顾南瑾一脸错愕。

    “嗯!”钱妈见顾南瑾似乎没有发火的迹象,又继续说:“还说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如果她不管的话,还是人吗之类的话。”

    “我知道了!”顾南瑾挂掉电话,觉得有些荒谬,他的枕边人,名义上的妻子,竟然因为三十万发愁,难道昨晚哭的那么伤心就是为了区区三十万块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