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别扭的温柔(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最近工作忙,怕打扰你上班!”夏子洛呆呆地望着在风里摇曳的树枝,声音里透着哽咽。

    顾南瑾眸中划过一道暗芒。尽管是极力压制,但那声音里的哽咽他依旧听出来了,他顿了顿。脑海里划过那晚她忙里忙外给他熬粥的场景,将电话换了手。平静地说道:“今晚的夜色很好。如果你在的话,我们一起拉着手看星星如何,据说星星会带给人祝福。”

    “看星星?为什么?”夏子洛无意识地问。

    “你是我的妻子。”顾南瑾开口问。

    短短的五个字。像是拥有某种魔力一样,眼泪再也忍不住绝提而出,夏子洛肩膀不断抖动着。将快要出口的哭声压回去。哑着嗓子说:“那我可不可以要一个华丽的拥抱,以顾总妻子的名义。”

    “好!”没有任何犹豫,顾南瑾回答了这句话。

    下一秒。夏子洛的哭声就从电话那头传来。嚎啕大哭。撕心裂肺,像是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宣泄出来。就让她再软弱一回好不好?不管顾南瑾说这话是因为什么,心情好逗她也好。随口说说的也好。

    在这样冷寂的夜里,她只想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那么只是虚假的。幻想的,名义上的,她都无所谓,让她暂时先软弱一下,否则她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那些严峻考验她该如何去面对。

    顾南瑾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哭泣声,面色一滞,以前舒颜不高兴的时候,他也会说一点情话来哄她的,每次舒颜都很高兴,怎么放到夏子洛这里就不行了,他说的情话就那么不动听,还是她压根就不喜欢听。

    啪地一下挂了电话,顾南瑾推门而出,罗毅刚要走近屋里,险些就跟顾南瑾撞在一起,他连忙退后几步,说道:“顾总,你吩咐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夏怡然最近都不会再有时间去找夏小姐的麻烦。”

    “开车,把我的电脑拿过来!”顾南瑾压根就没有听罗毅的话,直接吩咐道,随后就把手机连上网,在电脑上查看了夏子洛所在的位置,顾南瑾不是第一次见夏子洛哭了,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

    但是那个小女人很隐忍,也许是因为私生女身份的原因,胆小怕事的她,大多数时候连哭都哭的悄息无声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就被别人发现了她的狼狈,这还是顾南瑾第一次听到她哭的如此撕心裂肺。

    那种感觉,仿佛是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一样,这让他没由来的有些心慌,甚至不做他想就想要去找到夏子洛,就像她说的那样,给她一个拥抱。

    许久之后顾南瑾才知道,原来夏子洛真正绝望到极点的时候,是不会哭的,只是那个时候,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挽回。

    夏子洛哭的时间太久了,久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手机被扔在脚边上,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抱着双臂,仿佛是被世界遗弃了的小猫一样。

    直到一双崭新鲜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前,夏子洛楞了愣,抬起头看了眼像是天神下凡一样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她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也很傻,因为看到顾南瑾之后,她就张大嘴巴大脑一片空白,连思考反应的E能力都没有了。

    “这是哭傻了?”顾南瑾见她满脸都是斑驳的泪痕,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方洁白的手绢递给夏子洛。

    夏子洛呆呆地接过手绢,傻傻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南瑾难得没有形象地蹲在夏子洛身边,嘴角含着笑,说道:“路过,看到一只因为迷路了而哭泣不止的小狗,准备带回去养着。”

    “我才不是狗!”夏子洛瞪了瞪眼,但那表情看起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而透着可怜兮兮的意味,她嘟囔道:“那要是狗也是你啊,跟个泰迪一样。”

    “谢谢夸奖!”顾南瑾面不改色的把这句话收下了,一个男人,被称呼为像泰迪,那绝对是一件自豪的事情。

    夏子洛眼珠子险些都瞪出来了,她指着顾南瑾,几乎要以为这个人是别人假扮的,说好的霸道总裁呢?为什么一秒钟变腹黑暖男?是这个世界玄幻了,还是她玄幻了,夏子洛拿起手绢,准备给自己擦擦脸。

    刚拿起来一看,又放下了,顾南瑾见状,挑眉问:“嫌弃!”

    “我哪敢啊!”夏子洛将手绢塞进顾南瑾的手里,“这么贵重的手绢,弄脏了我怕赔不起?”

    顾南瑾顺手就拿起手绢,给夏子洛擦了擦眼泪,“一条手绢而已,明天我让林乐给你送一箱子过去。”

    夏子洛看多了顾南瑾各种狂炫酷拽吊炸天的动作,忽然被他这么温柔的对待你,各种不习惯,抢过手绢说:“我自己来吧!”

    回去的路上,夏子洛全程僵硬地坐在车上,还有点自己其实是在梦游的感觉,直到回到熟悉的海边别墅,夏子洛才确定这不是梦。

    “如果我问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会回答我沙子不小心吹到眼里了?”顾南瑾洗完澡后,只披着浴巾出来,露出结实壮健的肌肉。

    夏子洛立刻点头,原本要回答你说的对,话一出口就变成了,“你怎么知道?”

    顾南瑾轻哼一声,眼里多了几分鄙视的神色,夏子洛被看的不好意思,虽然已经是夫妻,并且做过很多和谐的事情,但是顾南瑾就这么只围着一条浴巾站在她面前,她还是会有一种难言的羞涩和不好意思,躺在床上,夏子洛却怎么也睡不着。

    顾南瑾就在她的身边,他的手环在她的腰上,抱的很紧,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像是已经睡着了一样,夏子洛原本想要像以前一样,把顾南瑾拿有力的手臂拿开,缩在床的角落里。

    可是当她把手放在顾南瑾的手上之后,又放开了,反而在顾南瑾的怀里,找了一个最舒适的位置,就这么睡过去了,这一、夜,夏子洛睡的很熟,早上醒来,身边依旧是空荡荡的,她伸手摸了摸手边上的床单。

    入手是冰凉的触感,仿佛身边从来都没有人停留过一样,夏子洛面上露出黯然的神色,低声呢喃着:“这一切是不是只是我在做梦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