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四章 别扭的温柔(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总,来,咱们再喝一杯!”王少聪将手里的酒杯举起来。做为一个官二代还没啥追求的,出来饭局当然是享受,所以。他现在很享受左拥右抱的感觉,当然。如果那个挂在顾南瑾身上的女人能够陪他一晚的话。那就更不错了。

    顾南瑾微微抿了一口酒,对夏怡然说道:“怎么这么不懂事,敬王少一杯酒!”

    王少聪眼前一亮。在酒桌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他们这些圈子里,带上的女人。如果给谁敬酒的话。那就是说明,这个女人可以碰,如果只是说一起喝一杯的话。那就是不能碰的女人。

    他的目光在夏怡然那火辣的身材上滑过。眼里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很快顾南瑾就以不胜酒力为由离开了包厢,王少聪见夏怡然已经喝的醉晕晕的。双颊绯红,对着她就上下其手。

    夏怡然已经有些不清醒。见王少聪对她揩油,不但没有拒绝,反而凑过去笑呵呵地说:“你长的还挺帅的嘛。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这原本开玩笑的话就被王少聪当做暗示了,王少聪领着夏怡然就出门了,在会所的五楼有一个特殊场所,没有会员的人轻易进不去,透过打开的门缝可以看到门里传来的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堪称酒池肉林。

    夏怡然被人灌了一杯酒之后,很快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只觉得浑身都热的像是火烧一样,那种渴望几乎快要把她折磨到疯,她主动缠上了王少聪,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水,难耐地说道:“王少,你带我来这里不会就是看着别人玩耍吧,我很难受。”

    王少聪原本以为顾南瑾带来的女人会是一个清纯玉女,毕竟顾南瑾是有洁癖的,哪里知道会是一个这么放荡的女人,玩起来的意思顿时就少了大半。

    “你这小妖精,平时没少跟人这么玩吧,顾南瑾居然还把你带在身边。”他勾起夏怡然的下巴。

    “王少……快点……”夏怡然喝的酒太多了,这大厅里又燃着助兴剂,虽然听到顾南瑾的名字觉得有点不妥,但是也想不起来哪里不妥,只是想要跟王少聪快活一番。

    “真是骚的厉害,算了,看在你身材还不错的份上,凑合一下吧。”

    周围有好些正在疯狂HAPPY的男人见来了新人,都朝这边围过来。

    “王少,一起玩!”有人试探着问。

    “好啊,大家随意,去给我拿点货来,给这小妮子磕一点,等下会更有意思!”顾南瑾的女人,自己睡一晚一定会很有成就感,但是这种地摊货,顾南瑾自己估计都不会在意,一起玩玩就玩玩呗。

    顾南瑾点起一支烟,坐在二楼的雅间,耳边听着从大厅里传来的丝竹之声,问罗毅,“人被王少带到五楼了?”

    “是的顾总!”罗毅点点头,在柔软的沙发上靠了靠,谁能想到,在如此优雅的会所里,五楼还有那么一个酒池肉林,“夏小姐全程都没有拒绝,很愉快地跟王少进去了。”

    顾南瑾勾起的唇角,多了几分鄙夷,夏怡然私生活有多混乱,大概连夏雨泽都不清楚,越难怪他有胆子把那样一个女人往自己怀里塞,喝醉酒的夏怡然哪里需要王少聪去哄骗,自己就会跟着过去。

    不论如何,夏子洛是她的女人,夏怡然敢公然欺负她,就应该做好被他惩罚的准备。

    夏子洛站在夏家别墅外面的时候,下了很大的力气才走近别墅里,原本以为会见到夏雨泽,可是进去之后才发现,只有林苑一个人,夏子洛皱起眉,林苑一直看她不顺眼,今天这钱可能很难拿到了。

    “你来做什么?”林苑拧眉,一脸嫌弃。

    “爸爸呢,我找他有事?”夏子洛开口问。

    “老爷子有事不在家,你找他什么是?”出乎夏子洛预料,林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撵她走。

    “不在家!”夏子洛急了,问道:“爸爸去哪里了?”

    “这我哪里知道,老爷子每天要跟那么多人应酬,我可不清楚!”林苑冷冷一笑。

    夏子洛没有办法,只好说道:“阿姨,我现在需要钱,三十万,你能不能先借给我,等我有钱了之后一定会还给你,或者你打电话跟爸爸说,爸爸一定会同意的。”

    “三十万?”林苑惊讶地跳起来,喝道:“夏子洛,你以为我夏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随随便便开口就是三十万,你该不会以为这三十万是三千块吧,你一个私生女,我没有在你小时候就掐死你,已经是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跟你妈一样都是贱、人。”

    “可是我真的很需要这些钱,你帮帮我好不好?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夏子洛红着眼眶,任由林苑侮辱,其实有时候她也很想问她的母亲,为什么要在明知道夏雨泽有老婆的份上,还会跟夏雨泽生下她。

    “哟,要是你每次回来要钱都说,阿姨,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那我是不是就不能拒绝你,想要夏家的钱出去浪,你想得美,就算是你爸爸给你,我也不会愿意。”

    林苑鄙夷地看了夏子洛一眼,甩开她抓着自己的手,高喊道:“管家,你们是做什么吃的,快把这小蹄子扔出去。”

    “林姨,你不要这样,当年我妈妈跟你的恩怨我不清楚,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样的,你帮帮我好不好,只要三十万而已,以后你们要我做什么事我都答应!”夏子洛被保镖架走的时候,回头嘶吼着。

    可是她的嘶吼声并没有得到林苑的在意,很快,夏子洛就被人扔出了夏家,她坐在地上,难过的想要放声大哭,没有三十万,她该怎么办?不做手术的话,肖阿姨就危在旦夕,明天就要去给医院送钱,她到底该怎么办?

    “肖亦斐,你到底去哪里了,再不回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夏子洛吸了吸鼻子,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

    手机铃声响起来,夏子洛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顾南瑾把顾锦溪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开口问道:“下午去公司,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