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情深缘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原本以为顾南瑾压根就就不会记得补品那种小事,谁知道回家之后顾南瑾没有见到柜子里有,就开口问她。夏子洛当时就被问懵了,最后吞吞吐吐的说丢了,顾南瑾当时就用那种波澜不惊。不悲不喜的眼神盯着她看了半晌。

    吓的夏子洛大气都不敢喘,她要是告诉顾南瑾。她因为安然没有入场费。而把钱给安然了,不知道会不会被顾南瑾给直接扔出去,直到顾南瑾靠在沙发上不再提这件事情。夏子洛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放松,夏子洛见顾南瑾皱着眉,一幅头疼的样子。脸上还有明显的疲惫。就知道他是劳累过去头疼,以前夏雨泽也经常会因为批改文件太多头疼,她经常给夏雨泽按摩。

    看在补品的份上。夏子洛走过去。伸出手。用食指和中指放在顾南瑾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按摩着,一开始只是试探了下。见顾南瑾没有拒绝,她就放下心来。开始认真的给顾南瑾按摩。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夏子洛发现顾南瑾的皮肤好的,简直可以称的上是肤若凝脂。比她这个女人皮肤还要好,脸上的表情那个纠结啊,做为人生赢家连皮肤都比女人好,这简直是要逆天的节奏。

    顾南瑾舒适地躺在你沙发上,任由夏子洛给他按摩,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头疼的劲儿缓过去,他半合着眼,开口问:“手法很专业,以前学过。”

    “以前经常给我爸爸按摩!”夏子洛说着,就唠叨起来,“这是职业病,医生这么说的,你是不是偶尔还会觉得颈椎不舒服?做办公室的人都有这毛病,你这作息时间需要改一改,再忙也不能折腾身体。”

    “最好是每天早上起来晨跑一下,批改文件坐两个小时就休息一下,那,你们是不是都有健身卡,那东西办了最好就用上,放在钱包里安慰自己其实用过,这什么用都没有,毕竟身体是自己的,下次多注意点。”

    说道激动的时候,夏子洛还拍了拍顾南瑾的肩膀,都说完了才知道自己做的什么,她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退后几步,刚好好像嘴贱话说太多了。

    顾南瑾回头,直直地盯着夏子洛看了半晌,心里涌现出一股异样的情绪,见夏子洛咬着唇怯生生地看着他,目光停留在她的唇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一种很想要吻她的冲动,他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夏子洛身边,把人拽进怀里,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仿佛是想要证明什么一样,他的吻迫切而疯狂,粗鲁地撬开她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扫荡着,不放过每一处,直到夏子洛呼吸急促,拿手捶他的胸膛,他才放开夏子洛。

    “呼……呼……”夏子洛拽着顾南瑾的衣领,被吻的双腿发软,她悄悄看了顾南瑾一眼,还能接吻是不是就代表没有发火。

    顾南瑾搂着夏子洛,等她呼吸平复后,坐回去继续让夏子洛按摩,片刻后,他忽然开口说:“以后每天陪我晨跑!”

    “啊!”夏子洛觉得自己大脑好像短路了,所以,顾南瑾是接受了她的建议。

    脚腕上的伤很快就好了,在顾南瑾不知道的地方,夏子洛一直在茶餐厅里上班,有安然帮忙打掩护帮她,时间上可以随意调整,夏子洛的生活总算上了正规。

    这天夏子洛刚给一个客人上了一份点心和咖啡,抬头就看到肖亦斐站在橱窗外,深深地注视着她,夏子洛一愣,险些打翻了手里的咖啡,她连忙给客人道歉,转身问安然:“他怎么知道这里?”

    安然叹息一声,“我没有告诉他,是他昨天来找我的时候看到你了,小洛,亦斐是个执着的人,这事还得你去说。”

    夏子洛将手里的发票递给安然,走出茶餐厅,许久不见,肖亦斐看起来很憔悴,脸上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温和的笑,眼里偶尔还有阴霾闪过,但是看到夏子洛的时候,他立刻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起来,眼里溢满了柔情和担忧。

    “小洛,好久不见了,你过的还好吗?”

    夏子洛害怕顾南瑾阴沉的脸,却也更害怕看到肖亦斐那溢满柔情的眼睛,那样会让她想起曾经的那些美好,甚至有一种负罪感,明明都已经答应了肖亦斐,以后要跟他在一起的,可是最终,食言的人是他。

    “很好啊,做顾家的少夫人,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吃不完的美食,用不完的奢饰品,南瑾还特意带我去买了好多漂亮的衣服,最便宜的一套就要几万块,这些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不快乐。”肖亦斐盯着夏子洛,缓缓地开口道。

    一辆宾利车在车道上缓缓的行驶着,顾南瑾翻着手里的合同,那是顾恺之跟天宇电器签订的合同,林乐办事能力虽然高,但是魄力还是少了一些,连合同都没有瞧到,就被顾恺之封存起来,罗毅回来,他都没有提合同的事情,但是罗毅就直接把合同送到他面前了。

    “五个亿的投资,好处全让对方占了,爸爸对他们可真是大方。”顾南瑾翘着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随手把合同扔在椅子上。

    “顾总,关于夏家的收购案,下面的人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等他们的资金链出了问题,就可以准备出击。”罗毅将合同放回车前座的小型保险柜里,将最新的报告说给顾南瑾听。

    “暂时先观望,我不相信,顾向楠会把这么一个明显的破绽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顾南瑾挑眉,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那夏怡然那边?”

    “按照计划进行,也该给她一个教训!”嚣张需要实力,顾南瑾一直这么认为,夏子洛嫁给他之后,夏怡然竟然还敢那么欺负她,原本就该给个教训,想起夏子洛,顾南瑾心里微妙的有些变化,他发现自己最近想起夏子洛的机会越来越多。

    当目光偶尔落在窗外的时候,忽然发现在街对面的茶餐厅附近,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即,冷峻了眸子里被怒火淹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