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以为一切回到原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介绍青年俊才给你?”夏雨泽感到十分吃惊。

    “对啊,我都摸不着头脑,但是顾锦溪就是不跟我说实话。还每次都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能有什么办法?”夏怡然觉得自己心里有点憋屈,输给谁她都不在意。但是输给夏子洛的话,她着实不甘心。

    林苑放下手里的筷子。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夏怡然。随后忽然想到什么,惊讶地说道:“顾总该不会是真的对夏子洛那个小蹄子动心了吧,所以才会不理会咱们小怡。”

    “看着也不像啊!”夏雨泽皱起眉。夏子洛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虽然不清楚,但是明显顾向楠最后是被顾南瑾算计了。既然如此。顾南瑾一定是一开始就收到了消息,说不定这一次的事情就是顾南瑾做的局。

    如果是这样的话,顾南瑾但凡有半点对夏子洛动心的。就不会带着她去涉嫌。据说夏子洛是中枪送进重症监护室的。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我也觉得不像。顾锦溪总是说什么,不管我哥到底会选择谁。我最中意的大嫂人选始终都是你,可是明显不太可能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俊才吧。”夏怡然摊摊手。一脸疑惑的表情。

    林苑眯起眼睛,眼珠子乱转,片刻后,忽然一拍桌子说道:“顾南瑾不会喜欢上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了吧,惨了惨了,这下不是我们夏家就被踢出局了。”

    夏雨泽眸中闪过算计的光,开始计算自己的得失。

    夏子洛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有力气起来,原本小产之后,三天之后就要起床活动,方便排出淤血,可是夏子洛又中了枪伤,根本就动弹不得,在护工和安然的帮助下,她围着病房走了一圈,已经是满头大汗。

    她无力地靠在安然的肩膀上,一步一步朝床边上挪动着,转身的时候,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顾南瑾,她脚步一顿,愣怔了片刻,想要开口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醒来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南瑾,有时候睡着了醒来,安然会跟她说顾南瑾来过,但是她没有见到,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是安然的安慰,还是顾南瑾真的来过,眸中很快就氤氲起了一层雾气,夏子洛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有时候明明知道,哭没有任何效果,只能用来发泄情绪的,不管她怎么哭,孩子都不会回来,顾南瑾也不会爱上她,可是你看,多奇怪,看到顾南瑾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哭。

    顾南瑾快步上前,扶着夏子洛摇摇欲坠的身子,安然见状,招呼着护工一起走出去,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顾南瑾弯腰将夏子洛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见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怎么,看傻了?”

    “不是,只是感觉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发现你消瘦了好多。”夏子洛闭了闭眼,再睁开眼,脸上已经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

    顾南瑾眉心一蹙,夏子洛的话虽然没有一丝幽怨和不满包含在里面,但他确实没有陪在夏子洛的身边,也没有等到她醒过来,最近忙着帮舒颜处理跟杰斯卡利离婚的事情,加上公司的那些事情,他忙的不可开交,每次来医院,见夏子洛睡着了,就匆匆离开。

    盯着夏子洛那憔悴的脸,心里不免有些愧疚,但舒颜的事情,他没办法放下不理会,他淡声道:“最近有点忙,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旅游怎么样?给我自己放个假,也带你一起去游玩一番,说起来,我们还没有度蜜月,这一次就当是度蜜月如何?”

    “好啊,等我们都有时间了,就去旅游!”夏子洛垂下眼睑,遮住了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悲伤,这一次迟来的度蜜月,算是对她的补偿吗?

    “你……”顾南瑾想要说孩子的事情,沉默了下,到底没有开口,这是一个失误,孩子已经没有了,还是不要挑起夏子洛心中的伤口。

    接下来就是无限的沉默,顾南瑾不说话,夏子洛也不主动开口,她躺在病床上,沉默寡言,形容憔悴,就算是笑着,那笑容也有些空洞,顾南瑾哪里看不出来,他一向不擅长安慰人,尤其是这种事情。

    有心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又开不了口,沉默片刻,顾南瑾说道:“你好好休息,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要好好调养,我还有事要处理。”

    “嗯,我知道!”夏子洛淡声道,她没有提孩子的事情,而顾南瑾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似乎,从一开始,这个孩子从来就不存在一样。

    病房的门被轻轻掩上,夏子洛掀开被子,看了眼平坦的小腹,忽然就捂着嘴放声大笑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就有眼泪流出来了。

    顾南瑾大步流星地走出医院,背影有一点狼狈,这是他第一次不敢去面对夏子洛,坐在车里,顾南瑾脸上罕见的露出了迷茫的神色,明明一开始就将夏子洛摆在了棋子的位置上,偏偏在棋子出事后,他却有了愧疚感,要对付顾向楠又怎么会没有牺牲。

    “顾总,舒颜小姐刚刚打来电话,她为你准备了丰盛的午餐,邀请你现在过去,你要去吗?”罗毅开口问道。

    “走吧!”

    顾南瑾沉默了许久,才回答道,他想,也许是因为夏子洛那个女人太笨太率真,才会让他生出这种情绪,这么多年,他一直爱的都是舒颜,现在,舒颜离婚了,一切都回到原点,他应该珍惜和舒颜之间的情谊。

    而夏子洛,原本他们的开始就始于一场阴差阳错的算计,她心中另有他人,他们只是即将回到原点,窗外的风景飞快地倒退,脑海里浮现出舒颜那温婉的笑颜,顾南瑾下意识的露出了柔和的表情。

    “罗毅,去花店买一束玫瑰花,要九十九朵!”

    “签收地址是医院吗?”罗毅问道。

    “……”顾南瑾抬眸,淡淡地扫了一眼罗毅,眸中泛起了冷意,“你对夏子洛很在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