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八章 我好像看到了幻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安然脸色陡然一变,决然道:“小洛,这件事情你不用再提了。我是不会去找安佳生的,无论他是想要给我什么东西来补偿我,我都不需要。”

    “可是……安然。那本来就是他欠你的,你拿着自己也舒心。为什么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呢?”夏子洛试图劝阻安然。如果可以,就算自己过得不好,看到朋友过的好。心里也会舒坦一点,安慰一点。

    “小洛你不明白的!”安然摇摇头,语气里充满了仇恨。这是她第一次毫不避讳地在夏子洛面前说起几年前发生的事情。

    “我爸妈的死根本不是一个意外。是安家的人做的,可是他明明有证据,却还要把证据全部毁灭。就因为要保护他的另外一个儿子。凭什么为了他的另外一个儿子。要牺牲的就是我的父母。”

    夏子洛陡然瞪大了眼睛,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竟然是这样的惊天密闻,当年安然父母的死。报道上说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还报道出安然的父亲就是安家当年离开出走的大少爷的事情。

    安然那一段时间消失在学校,大家都以为她会回去做安家的孙小姐。谁知道夏子洛收到的消失是安然休学打工养活自己的事情,她一开始只以为安然是不愿意回安家,原来,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隐情。

    “安然……对不起……”夏子洛无措地搓搓手,她好像无意间触碰到了安然的伤口。

    “没关系的!”安然摇摇头,“我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只是想要跟安家那边划清界限,小洛,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退后一步就可以拥有幸福,可是有些事情可以退,有些事情是不能退的,你还是说说你吧,你想要参加OC大赛吗?”

    “不,我也一样没有毕业证!”话题被抛过来,夏子洛连忙拜拜说。

    “说起来,你怎么说也是顾南瑾的老婆,那一张入场券也不为过吧,MIT是你一直执着的梦想。”

    安然的话让夏子洛想起早上钱妈说的话,但是很快地,周子琪那妩媚娇俏的脸又把所有的蠢蠢欲动压下去,她摊摊手:“梦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

    也许是特别向往那个别赛,中午的吃饭休息的时候,两人都盯着电视屏幕上的报道看,领班就在旁边嘲笑他们,只有夏子洛明白,那种失落的情绪是什么,那是梦想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感觉,就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执着一样。

    下班的时候,是五点钟,夏子洛赶着公交车回去,走在别墅里的路上,发现脚腕上又开始疼个不停,之间忙起来没在意,现在一看,发现脚腕都肿起来了,夏子洛觉得自己简直是蠢的可以,昨晚看到那电视新闻,竟然连给脚腕消肿都忘记了。

    她匆匆走进别墅里,越过坐在沙发上的顾南瑾,在柜子里翻找着,直到找到了药酒坐在沙发上,才发现不对劲,她刚才好像是跃过了什么,并且还在脚落地的时候,因为速度太快踩了一下,所以,现在拿到射向她的凌厉视线是?

    夏子洛小心翼翼地抬头,见顾南瑾就坐在沙发上,双手搭在扶手上,冷着脸盯着自己,那眼神好像要把她凌迟了一下,再看看顾南瑾那双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空运过来的皮鞋上,那清晰的印子,她浑身一抖,险些把药酒扔在地上。

    “我好像看到幻觉了,阿瑾居然这么早就回家了,哈哈!”夏子洛抱着药酒就要溜出客厅。

    “你的幻觉有没有告诉你,就这么离开的后果!”顾南瑾冷声道。

    夏子洛被这声音里的冷厉吓的闭着眼睛大喊道:“对不起!”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无视他,顾南瑾险些没有被夏子洛气死,他冷声道:“过来给我擦干净!”

    “好,我马上就来!”夏子洛慌忙地拿起餐纸,她蹲在地上仔细给顾南瑾把鞋子上的灰尘擦的干干净净,随后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怯生生的讨好的笑,“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顾南瑾喜欢看夏子洛讨好自己的样子,可是每次伴随着讨好的,都是害怕忐忑,那眼神让顾南瑾心里会有说不清楚的异样感划过,说不出的不爽快。

    “闪开!”顾南瑾伸手推开夏子洛,他就那么可怕,让她只要一见到他,就各种警惕小心翼翼,胆战心惊。

    “啊!”因为顾南瑾的大力一推,夏子洛脚腕传来一阵刺疼感,她惊呼一声摔倒在地上。

    “夏子洛,你脑子退化了吗?还是说你只有三岁的智商,连站都站不稳!”顾南瑾没好气地说。

    夏子洛觉得委屈,明明是顾南瑾先推她的,可是推了之后,反而怪罪她,她坐在地上,小声道:“一不小心没有站稳!”

    “赖在地上做什么?还不起来!难道你也要靠这种手段来引起我的注意力!”顾南瑾觉得自己不该用这种口气,原本想要拉夏子洛起来,可是见她低着头一幅被欺负了的样子,就止不住内心的狂躁,话说出来就特别不中听。

    夏子洛原本就不是很坚强的人,被这么一说,就又想要哭了,她鼻子酸酸的,想要站起来脚又疼,就说道:“脚疼站不起来!”

    脚?顾南瑾脑袋朝前一探,立刻就看到了夏子洛红肿的脚腕,他的心一下子揪起来,将夏子洛从地上抱起来放在沙发上,怒喝道:“怎么回事?”

    夏子洛那少的可怜的脾气也被顾南瑾那恶狠狠的声音给激起来了,大声吼道:“昨晚险些被你的车撞到之后崴了,原本还没事,拜你所赐,从车站走回别墅,这脚没费还真亏我命贱好养活!”

    顾南瑾想起昨晚夏子洛下车的时候,那走路踉跄的脚步,那会儿因为夏子洛那句话他生气没有在意,现在一想,立刻就反应过来,加上刚才他那一推,只把这会儿脚腕的伤就更加厉害了。

    “脚崴了为什么不告诉我?”顾南瑾气急,如果那会儿她说的话,他一定会带着她会别墅,哪里还会去夏家见那个恨不得立刻把自己扒光送到他身上的夏怡然,虽然是赌气的成分,但他确实需要了解一点夏家的状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