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章 主人和宠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干嘛,好好说话,我可不是男人。你一撒娇就什么都答应你。”安然白了夏子洛一眼。

    “看在我都这么惨的份上,这杯咖啡你也请了吧。”夏子洛仰着头嘿嘿一笑。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了!”安然摇摇头,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带夏子洛去后面换工作服,等衣服换好后。夏子洛就准备把头发高高扎起来。这样干活方便,却被安然拦住。

    夏子洛一脸疑惑,“怎么了?”

    安然把已经扔进垃圾箱的报纸翻出来。指着上面的标题对夏子洛说:“你还是不要露出全脸比较好,不然又会上报纸的,顾氏集团总裁夫人在餐厅打工这么噱头。想必记者一定非常喜欢。”

    夏子洛低头看了看。报纸上是一张大大的照片,虽然是从侧面照的,但是却把她和顾南瑾照的很清晰。镜头抓的很好。她站在试衣镜前。面带微笑,而顾南瑾刚要仰起头。似乎在说着什么,怎么看都是一幅夫妻恩爱的画面。

    《顾南瑾携妻子世纪商厦闲逛。随时随地秀恩爱,华服珠宝配美人,夫妻不合谣言不攻自破》!

    下面是一段顾南瑾和夏子洛结婚的报道。并且还写了顾南瑾在跟夏子洛结婚后每日出入高级会所的事情也写了出来,虽然没有大胆地说顾南瑾一开始的未婚妻不是夏子洛,但也隐晦地指出,顾南瑾原本另有所爱,但被现任妻子收复。

    把他们之间的感情写的简直如同神仙眷侣一般,这要是夏子洛只是一个看客,她几乎也要相信照片上的这对男女真的很相爱了,她嗤笑一声将报纸扔进垃圾桶里,随后把刘海又放下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行!”安然点点头,之后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你跟顾南瑾之间到底如何了?”

    夏子洛见嘴唇有点干,那透明唇膏擦了点,就在安然以为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夏子洛才幽幽地说道:“你觉得主人和宠物之间到底如何?”

    这话着实有些粉刺,但实在夏子洛看来,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顾南瑾心情好了,就对她温和一些,给点好处,心情要是不好了,就会用非常恶劣的态度对她。

    就好像刚才,她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顾南瑾骂了一通,安然顿时没有再问,报纸上写的,果然是什么都不能相信。

    林苑将报纸拍在茶几上,阴沉着脸,一双刻薄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报纸,几乎要把报纸盯出一个洞来,照片上的女人原本该是她的女儿,那些荣誉和羡慕也该属于她的女儿,可是就因为一个夏子洛,这些忽然就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夏怡然见林苑如此失态,拿起报纸看了几眼,等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立刻就变的惨白,一双眼里充斥着怨恨和不甘的表情,但她很快又冷静下来。

    “妈,你别生气,南瑾说过,他之所以娶夏子洛,是因为夏子洛害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他要把夏子洛放在身边折磨,报纸上的话哪里有几句是真的。”

    林苑恨铁不成钢地看看夏怡然,“你说你,叫我说你什么好,明明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你偏生要搞出那么多事情来,你到底有没有分清主次,夏子洛那就是咱们攥在手里的一只猴子,怎么蹦跶都不会蹦出我的五指山来,现在好了,你把她放进了更广阔的平台上,那她还能被咱们掌控吗?”

    “妈,孩子不能生下来,你是知道的,我当时好不容易抓住那个机会,既能把孩子弄掉,还能保证自己在顾南瑾心里的印象,不会让给他认为是我自己不小心把孩子弄掉的,一箭双雕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做?”夏怡然嘟囔道。

    “是啊,你什么都算到了,怎么没算到顾南瑾会直接就不跟你结婚了。”林苑没好气地说。

    这话一说出来夏怡然就沉下脸来,是啊,她千算万算,把什么都算好了,连后顾之忧都一次解决,可是偏偏没想到在紧要关头顾南瑾那里出现了意外,别说是夏子洛,就连她也想不明白,顾南瑾为什么要去夏子洛。

    如果说顾南瑾看上了夏子洛,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夏子洛是长的还不错,可是也就是小家碧玉类型的,顾南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会喜欢这种清粥小菜,而她夏怡然,做为夏家的千金小姐,长相妩媚可人,成熟又艳丽,是男人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至于其他的,她毕业于江城大学,有好几个设计,在江城也算小有名气,有才有貌,顾南瑾没道理会喜欢上夏子洛,夏怡然想着想着,有些心虚,她左右看了眼,小声问道:“妈,你说顾南瑾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她摸着小腹的位置,那里曾经孕育过一过小生命,但是因为她的原因,消失的无影无踪,有时候晚上,她也会做梦梦到那个孩子。

    “闭嘴!”林苑立刻呵斥夏怡然,“什么知道什么?别随便乱说话。”

    夏怡然缩了缩脖子,自然知道那件事情是坚决不能说出来的,否则的话,顾南瑾一定不会放过她,夏怡然轻哼一声,“妈,你也别大惊小怪的,看看这照片,拍的角度那么好我也能感觉到夏子洛的憔悴,那笑那么僵硬,这算哪门子恩爱。”

    林苑又拿起报纸看了几眼,又一想,似乎这买衣服的那天,就是夏雨泽把夏子洛的衣服送过去的那天,说不定就是顾南瑾看到那些衣服太寒蝉,夏子洛出去丢了她的脸,所以才会呆夏子洛去买衣服。

    想明白这一点,林苑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可告诉你,怡然,你输给谁都行,就是不能输给夏子洛那丫头,想当年她母亲,那么厉害一个女人,不也照样输给了我,你给我学着点。”

    夏怡然酥胸一挺,傲然道:“妈你就放心,就夏子洛那干瘪的身材,能有什么感觉,我一定会让顾南瑾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不过在这之前,最好是为顾南瑾真正怀上一个孩子,我发现顾南瑾特别喜欢孩子。”

    “行了,明天你生日宴,我邀请顾总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