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 遥不可及的梦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氏企业在阳城有一家分公司,业绩还算不错,每年都会为公司赚一大笔。这两年因为顾恺之表面放权实则想要收权的举动,顾南瑾为了让自己在公司更加有话语权,几乎把持着整个顾氏所有的分公司。并且一直在大力扩张。

    进入酒店顾南瑾给分公司的经理打了个电话,吩咐了一些需要准备的事情。转头一看。罗毅已经把大包小包的都放在了卧室里,顾南瑾一头黑线,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意扔在桌子上。夏子洛居然连他平时惯用的刮胡刀都装进包里了。

    做为大公司总裁,顾南瑾在各大分公司附近都有长期定好的房间,里面凡是他需要的东西罗毅都有给他准备好。哪里还需要准备这些东西。

    把公文包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团鼓鼓的,顾南瑾拧眉,公文包这种重要的东西他一向讨厌别人随便触碰。夏子洛居然还在里面乱塞东西。他把那份价值十几亿的合同拿出来。合同已经被压的皱皱巴巴。

    顾南瑾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拿起电话拨通了夏子洛的电话。冷声道:“夏子洛,以后没有我的允许最好不要动我的公文包。十几亿的合同,就算是把你再卖几次,你也赔不起。”

    夏子洛一脸茫然。压根就不明白,顾南瑾又发什么疯,她委屈地说:“我只是帮你装了一些必备品而已,你……。”

    “闭嘴,如果你是想要讨好我的话,我劝你还是歇了这个心思,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的多了。”顾南瑾啪地挂了电话,随手将包里那一包东西拿出来,见是一包胃药,嗤笑一声,随手把东西扔在垃圾桶里。

    “顾总,最近我们的人在拉斯维加斯发现了大少的踪迹,他离开华国五年,又消失一年,忽然又这么高调的出现,怕是又有什么新的计划,需要派人去部署一下吗?美国那边的分公司,大少这些年一直拿捏的很紧。”罗毅开口问。

    顾南瑾翘起腿坐在沙发上,眸中有厉芒闪过,自从几年前那一场明争暗斗之后,顾向楠就从江城消失,并且推出了江城的势力范围内,这些年他一直防着顾向楠,原本以为顾南瑾会接着老爷子对他的愧疚而做点什么。

    谁知道顾向楠竟然舍弃了那么好的机会,并且一离开就是五年,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否则的话,顾向楠不会这么做。

    “看来父亲也知道了这件事情,难怪最近会频频问我工作是否繁忙 ,要不要找个人来分担。”顾南瑾冷冷地说道。

    “董事长也是左右为难,毕竟大少是您大伯留下来的唯一子嗣。”罗毅顺手将桌子上的文件找了东西压着,试图将那些褶皱压平了,目光落到垃圾桶里的胃药,不由的摇摇头,少夫人是个好女人,就是遇到顾总的时机不对,可惜了。

    顾南瑾眉头一挑,顾向楠是大伯的儿子,而当年据说大伯是为了救爸爸才会死去,这些年爸爸对顾向楠一直都保留着放纵和愧疚的态度,这也是为何五年前,他会被顾向楠逼的走投无路,险些就被害死的原因。

    五年前他心慈手软放过顾向楠,已经为那一次的救命之恩买单,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让顾向楠有再次伤害她的机会。

    “小洛,你真是可以啊,你把我害惨了,说好的来上班,我窝都给你准备好了,谁知道你一声不响的就跟我说来不了,你要气死了我。”安然将一杯咖啡送到夏子洛的手边上,咬牙切齿地说道。

    “对不起!”夏子洛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望着安然:“我现在就跟地里的小白菜一样可怜又可爱,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家里有大魔王,我想要做什么必须先跟大魔王沟通的。”

    “算了,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原谅你了。”安然见店里人不多,就坐在夏子洛的对面,见她这次出来气色还不错,没有前几天那样憔悴,大大地松了口气,“你说你家里的大魔王也真是的,不给你钱花还不让你来上班,这叫什么人。”

    “屋里什么都不缺,连吃饭都有专人做,我就算十年不出门也是一样的。”夏子洛唇边泛起一抹涩意的笑,“金丝雀不都是这么生活的吗?”

    “你当初就不该放弃你的毕业设计的,如果没有放弃,说不定你已经收到了MIT的录取通知书,原本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去最厉害的建筑设计师。”

    安然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做为江城大学的学霸,当年两人一直都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他们的设计几次在学校里获得奖学金,是那一届江城大学的风云人物。

    可是最后,她因为家里的原因休学出来打工,而夏子洛,因为夏家的原因被迫放弃最后的毕业论文,最后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最有便宜了那个夏怡然。

    “拿到了又能如何,我爸是不会让我去追求我的梦想的,能去江市大学,只是因为夏怡然需要一份好的学历,那是要给她镀金用的,我始终都只是一个陪衬,MIT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

    夏子洛侧头看向窗外,江城大学就在东方矗立着,这么多年依旧屹立不倒,可是他们却再也不是从前的他们。

    气氛似乎在这一刻变的沉重起来,两个生世凄惨的好友只能互相捧着咖啡,在这狭小的咖啡屋里相互取暖,努力坚强的为他们撑起一片天空。

    夏子洛将额前的留海拨开,开口道:“小然,你帮我问问你们领班,看还需要人吗?上次你给的两百块,我又花的差不多了。”

    “位置给你留着呢,我就猜到你不一定立刻就来,跟领班说你过两天才能有时间,看我聪明吧。”安然咧嘴一笑,“你要是想上班,下午就可以。”

    “真的,太感谢你了。”夏子洛捧着咖啡喝了一口,快餐店的速溶咖啡,一袋咖啡粉就二十多块钱,味道自然不怎么样,但夏子洛却觉得比在海边别墅喝的现磨咖啡味道好的多,一杯咖啡喝完,夏子洛喊了一声安然,语气糯糯的,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