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噩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别这样说,安然,我真的找了你好几天。我很担心你。”穆子生见安然转身欲走,连忙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穆子生,你说你这样有什么意思。你是有妻子有孩子的人了,既然你当初选择了离我而去。那就拜托你稍微有点责任感。不要在对我纠缠不清好吗?起码这样的你,在我来看,也还算是个男人。”

    安然甩开穆子生的手。眼里闪过浓浓的不悦,他着实想不明白,穆子生这样纠缠着她到底有什么好处。难不成这样就能显示出。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真是可笑。

    “安然!”穆子生苦笑一声,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安然。难道我们现在。就只能说这些话了吗?”

    “你错了!”安然冷冷地盯着穆子生,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弄错了一点。我现在,跟你什么话都没有。最好是一辈子不见,你懂吗?”

    “可是安然,我只是想要帮帮你而已。我很愧疚,你让我照顾你好不好?就当我只是你的一个普通朋友不行吗?”穆子生凝视着安然,当初他就是太喜欢安然了,所以才会跟她一直在一起,可是这么多年,他终究还是在安然在需要他的时候舍弃她而去。

    这是穆子生的一股心结,他想要让自己忘记这个心结,却做不到,“安然,太倔强只能让你自己受苦而已,你又何必呢?”

    “抱歉啊,无功不受禄,我对你的钱半点都不需要,你还是拿回去好好做你的乖乖男吧。”安然说罢,再次转身,穆子生却身子一侧,再次拦住了安然的去路。

    安然气结,怒吼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帮你!”穆子生固执地说道。

    安然险些没有被气死,她咬牙切齿地说道:“穆子生,我真是看透你了,你不就是心里有愧疚,所以想要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吗?好,我原谅你也不再追究你,反正,你现在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甲而已,你懂了吗?”

    “不要再跟过来,我现在很忙,没空陪你墨迹!”安然转身,朝顾氏企业走过去,大概是两人的拉拉扯扯被人注意到,刚走出公司的罗毅看到了安然。

    做为顾南瑾的助理,罗毅见过安然的照片,自然知道她是夏子洛的朋友,那个欠了顾南瑾五百万卖身给顾氏企业的安然,罗毅想了想,走过去,面上露出温和的笑,伸手把安然拽到怀里,冷声道:“亲爱的,你不来找我,是因为这个小白脸了吗?他是谁?”

    安然诧异地转过头去,瞅到罗毅眼底的戏谑和笑意,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她笑了笑,放松了身体倒在罗毅的怀里,撒娇道:“亲爱的,我也不想啊,谁让这个人忽然就跑过来缠着我,我怎么赶都赶不走。”

    穆子生诧异地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不可置信地问:“他是你的新男朋友?”

    “对啊,这是我的未婚夫,我们就要结婚了,到时候欢迎你来捧场!”反正是做戏,安然只希望可以一次将穆子生解决掉。

    “怎么可能?”穆子生脸上彻底变色,在他看来,安然欠了一屁股的债,哪个男人愿意要她,潜意识里,他一直认为安然依旧是属于他的。

    “有什么不可能,难道我跟你分手后,就不能有别的男朋友,我可不想为了一颗歪脖子树吊死在上面。”安然冷声道。

    “既然是安然甩了的前男友,那么,以后你还是不要再见她比较好,我不喜欢,你明白吗?”罗毅一米九的大个子,站在白面书生的穆子生面前,透着无形的压力,穆子生面色一白,狠狠地瞪了罗毅一眼,灰溜溜的离开了。

    “多谢你!”安然退出罗毅的怀抱,朝他笑了笑,问道:“罗助理,请问你知道小洛去哪里了吗?最近我一直联系不上她?”

    “她现在在医院!”罗毅表情凝重起来。

    “什么?”

    冷,好冷,周围全都是血红色,满天飞洒的,竟然是血雨,夏子洛站在雨幕里,努力睁大眼睛朝前望过去,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一样,忽然,一个影子从眼前划过。

    “谁!”夏子洛朝前追过去,可是那影子跑的好快,她怎么追也追不上,仿佛使劲浑身的力气,也追不上那个人一样,她停下脚步,眼里闪过失落的神色。

    “宝宝,我的乖宝宝,真乖,妈妈最爱你了。”

    温柔的声音忽然在空气里响起,夏子洛猛地瞪大了眼睛,这是妈妈的声音,她连忙朝声音传过来的放心跑过去,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一片空旷的地面上,下着红雨,凄凉而悲怆,仿佛有什么令人伤心欲绝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夏子洛受到这环境的影响,心情也跟着承重起来,难受的感觉令她不禁想要落泪,她捂着眼睛,却止不住那眼泪。

    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妈妈?妈妈?”

    有人在喊她,声音软糯糯的,却带着凄厉的感觉,“妈妈,为什么你不好好保护我呢?妈妈,你不爱我吗?”

    不,我是爱你的啊!

    夏子洛大吼一声,朝声音的方向跑过去,将那个坐在地上小婴儿抱起来,大声喊道:“妈妈爱你,妈妈很爱很爱你,宝贝,对不起,妈妈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可是妈妈,我已经死了啊,因为你没有保护好我!”

    “什么?”

    怀里的孩子一点一点变的透明,终于消失在手掌上,夏子洛的心也跟着揪起来,她终于想起来了,她的孩子没了,她中了枪,那么严重的伤,一定保不住孩子了。

    孩子,孩子……

    “她的心跳忽然加快,去检查一下血压!”

    有说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谁呢?夏子洛努力想要睁开眼睛。

    顾南瑾站在病床前,安静的等待百里丞风给夏子洛检查身体,眉头紧锁,片刻后,等百里丞风终于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他拧眉问道:“怎么样了?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有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