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七章 她不知道的顾南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女儿,我看你是活腻了。”辛晴尖叫着。

    “妈。你听我说,我不是……啪……”故意的!

    辛晴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甩了夏子洛一个耳光,夏子洛脸颊发麻。捂着脸站在原地没有再说话,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

    辛晴再次扬起手。朝夏子洛打过去。夏子洛闭着眼睛没有闪开,她只希望辛晴打了这一巴掌后能够消气不再追究,预料中的巴掌没有落在脸上。耳边听到顾南瑾那低哑而充满磁性的声音。

    “怎么回事?”夏子洛睁开眼一看,顾南瑾的手正抓在辛晴的手腕上,她松了一口气。朝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

    “哥。我不要这种跟自己姐姐抢男人的女人做大嫂,她居然还欺负我,你把她撵走好不好?”顾锦溪还坐在地上赖着不起来。她指着夏子洛。一脸愤怒。那表情恨不得直接把夏子洛给生吞活剥了。

    “闭嘴!”顾南瑾拧眉,目光在夏子洛还流血的手指上微微停顿。随后说道:“还不给我起来,越来越不像话了。学校就是这么交你的,你的礼仪呢?”

    “学校也没有叫我喊一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做大嫂啊,哥。我不管,你要是不撵她走,我以后就不回家里住了,我出去租房子。”顾锦溪开始胡闹起来。

    “顾锦溪!”顾南瑾脸色一沉,呵斥道:“胡闹也有个限度,现在给我回房换衣服,不要我再说第二遍。”

    顾锦溪见顾南瑾都生气了,也不敢再闹,扶着辛晴的手站起来,气呼呼地说:“大哥我讨厌你。”说罢转身就朝厨房门外跑,路过夏子洛的时候,还狠狠地撞了她一下,辛晴连忙跟了上去。

    顾南瑾抬眼,淡淡地扫了夏子洛一眼,波澜不惊的眸子里泛起了死死涟漪,他不满地说道:“真是笨死了,什么都做不好,看你这样子,不知道还以为你是顾家的佣人。”

    夏子洛默默离开厨房,上楼的时候还隐约能听到顾锦溪的叫骂声,和辛晴安慰溺宠的声音,她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扯开嘴朝自己笑了笑,在屋里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创可贴,夏子洛干脆就随便找个点布料给自己把手裹起来。

    她缩在床上,很快就疲惫的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中似乎感觉到有人影在眼前晃动,但夏子洛实在是太困了,怎么也睁不开眼,她翻了个身半闭着眼,见站在面前的是顾南瑾,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小声嘟囔道:“顾南瑾,为什么欺负我,我什么都没有做错?”

    说完这话之后,她又沉沉的睡过去了,压根不知道,顾南瑾就一直站在床边,顾南瑾已经这样看着夏子洛很久了,她的脸颊又红又肿,连续被顾锦溪和辛晴甩了两巴掌,左脸颊上可以看到清晰的巴掌印。

    顾南瑾皱起眉,顾锦溪是什么脾气他一清二楚,就夏子洛这个软包子一样的性格,哪里还会欺负到她,这人都不知道躲开吗?就那么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欺负,他找来棉签给夏子洛处理脸上的伤口,动作带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温柔。

    大概是感觉到不舒服,睡梦理的夏子洛睁开眼,孩子气地撒娇道:“疼!”

    “忍一忍,很快就不疼了。”顾南瑾将消肿止疼药均匀地涂抹在夏子洛的脸上,想起每次顾锦溪受伤哭闹时,辛晴给她吹一吹她就不闹了,就凑过去轻轻给夏子洛吹了下,随后又拿药水把夏子洛手指上的伤口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顾南瑾才发现夏子洛已经睁开了眼睛,傻呆呆地看着他,顾南瑾别扭地转过头去,“不要误会,我只是怕别人说我顾南瑾虐待老婆。”

    “顾南瑾,这么梦真的好美好温暖,要是醒来的时候,你也能这么对我那该多好?”夏子洛红唇微嘟,眼眶也红红的,小心翼翼地说:“我不贪心,也不需要太多,只要一点点的好就够了。”

    顾南瑾挑眉,原来还没醒,“睡吧!”他淡声道。

    夏子洛果然乖乖的就闭上了眼睛,很快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顾南瑾掀开薄被给夏子洛盖上,才要离开,就皱起了眉,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他居然会因为担心夏子洛而特意上来看她,这一点都不像他。

    视线落在夏子洛紧闭着的眉眼,顾南瑾伸手在把秀气的眉毛上轻轻的描绘着,或许是因为,第一眼看到夏子洛的时候,那眉眼间的熟悉,翻动了他沉睡已久的回忆,记忆里,第一次跟舒颜见面的时候,她似乎也是这样的表情。

    小小软软的,明明害怕的要死,可是却咬着唇,倔强的不肯离开,非要把他救走,舒颜……

    夏子洛一觉睡醒天已经黑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远处夜空里闪烁的群星,她连忙坐起来,一看表都九点多了,已经都这么晚了吗?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夏子洛捂着小腹苦笑一声,下午发生了那件事,竟然连晚饭都没得吃了。

    脸颊上带着刺疼的感觉,但还有一丝冰凉在流转,夏子洛走近洗手间里对着镜子一看,脸颊上虽然还有些泛红,但并没有肿起来,她松了一口气,看来她的抗打击力又高了一大截,只是最近她挨耳光的几率着实有点大。

    夏子洛自嘲地一笑,推开我是的门朝客厅里望去,客厅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灯,没有人说话的声音,看来他们都不再,夏子洛轻手轻脚地走下楼,在柜子里翻找了半天,终于在医药箱里找来一块创可贴,她把创可贴贴在伤口上。

    手指上的伤口挺大了,她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就又有血迹渗出来,夏子洛嘟嘟嘴,没有再管,转身正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看到沙发上的人影时,夏子洛心头一颤,险些发出了尖叫,顾南瑾为什么会在这里?

    顾南瑾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像是一具完美的雕塑,如果不是他手里还夹着烟,她几乎以为顾南瑾已经睡着了。

    “过来!”缓缓地,顾南瑾开口了,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