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四章 捧着金碗讨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的时候,夏子洛终于从那噩梦般的地狱中解脱出来。

    精神上的解救了出来,身体上的疼痛又跟随而来。她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大卡车来回碾压了几遍一样,十分难受。

    她从床上坐起来,身边的被子里凉凉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顾南瑾的身影,看来顾南瑾很早就出去了。夏子洛麻木地走下床。扶着墙艰难地走近浴室里,温热的水冲刷的身体,她却还是觉得很冷。

    看到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她忽然伸手使劲地揉搓着,直到泛起一片红色,她才停止了动作。在花洒下站了许久。夏子洛才离开浴室,换了衣服,她却不想出门。

    已经十点多了。这会儿下去。一定会面对辛晴的刁难。她浑身难受,实在是无力在面对那些。可是不下去又不行,夏子洛站在楼梯口。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夏子洛加油!她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走下楼夏子洛站在客厅里张望,见只有两个仆人在打扫房间,并没有顾家人都 身影。夏子洛就走过去问:“妈妈他们人呢?”

    “少夫人,夫人约了几位好友去打麻将了,不再家里,老爷和少爷在公司。”仆人不甚恭敬地说道。

    夏子洛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走到餐桌前,早餐已经凉了,她拿起蟹黄包吃了一口,微微皱起眉,里面的蟹黄已经凝固起来,很难吃,管家见状就上前问道:“少夫人,你稍等,我让厨房把早餐热一热。”

    “不用了!”夏子洛摆摆手,她虽然不聪明,但也不笨,这些仆人管家压根就没有把她当回事,就好像以前在夏家一样,若是夏怡然的话,不需要她吩咐,只要她想吃东西,桌子上的饭菜绝对就不会凉。

    一句客套的话而已,她要是真让管家把早餐端走,什么时候能吃上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管家为夏子洛的识趣而满意,转身离开了。

    夏子洛将冰凉的豆浆一口气喝进肚子里,忽然觉得眼里一热,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快要落出来,她连忙仰起头,将那些泪水吞进肚子里。

    包里的手机响起悦耳的铃声,夏子洛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打开手机,当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刚刚停止的泪水又要忍不住落出来。

    “肖亦斐……肖亦斐……”她喊着这个名字,人生的二十多年里,只有在肖亦斐身上让她感受到过温暖,原本她以为,她会在不久的将来,跟肖亦斐生活在一起,摆脱那个让她窒息的家。

    可是命运弄人,她摆脱不了夏家,更不知道如何才能摆脱顾南瑾,夏子洛咬牙,将电话挂掉,可是肖亦斐却像是跟她杠上了一样,她才把电话挂了,肖亦斐又把电话打过来,夏子洛心烦意乱,干脆就关机了。

    相见争不如不见,这是她和肖亦斐最好的写照。

    接了电话肖亦斐就会问她那些事情,她不想说出真相,那样的话,只会让两个人都痛苦,肖亦斐人很好,温柔体贴,不应该浪费在她的身上。

    在包包里翻找了下,夏子洛发现,她已经没钱了,之前在快餐店打工赚来的钱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来回打车在外面吃饭,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她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夏子洛回到卧室里,将唯一的那两套用来充门面的衣服看了看,最后换上了那套宝蓝色的,光是这条裙子的钱就足够她生活一年了,她可真像是端着金碗吃饭的穷人。

    顾南瑾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漫不经心地坐在椅子上,即使是这样,他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将手边上的文件递过去,对蔡旭说:“关于度假村开发建设合作一事,合同我已经让秘书拟定好了,你拿去看看。”

    蔡旭正搂着个漂亮美女在怀里不断的揉搓着,在他右手边还有一个美女,拿着桌子上的葡萄喂他吃,偶尔还在他的指示下给他喂一口酒,江城四少,蔡旭最是花心,身边从来都不会缺少女人,

    他将嘴里的葡萄吞下去,笑道:“阿瑾,你可真是无趣,这合作的事情一向都是我们的秘书自己去谈的,你一大早就我来会所里玩,别说就是为了这点破事。”

    “这个度假村合作的事情牵扯甚广,多注意一点总没错。”顾南瑾将酒杯放在桌子上。

    “切,我看你就是心里有事,说起来,你出来玩怎么不带着你那位新娶的夫人,给兄弟们引见一下也好啊,该不会是新婚燕尔,舍不得拿出来让我们看到吧。”蔡旭邪邪一笑。

    顾南瑾点烟的动作微顿,脑海里就浮现出昨晚夏子洛在哭泣求饶的模样,新婚第一晚他喝醉了,所以才会那样做,可是昨晚,从头到尾他都十分清醒。

    看到她哭泣的模样,他居然会心软,顾南瑾觉得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再想什么了,原本把夏子洛娶回来,不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打乱了他一切计划,所以,他才会把她娶回去,想要折磨她的吗?

    “结婚那天你不是见过了,有什么好再见的。”顾南瑾压下心里那些烦躁感,淡声道。

    一直坐在一边玩游戏的百利丞风终于抬起了头,说道:“你别告诉我,你真的是因为喜欢夏怡然,不想她受委屈,才会娶夏子洛的。”

    “不行吗?”顾南瑾别过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好歹是名义上的妻子,娶回去就对人家好点吧,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百利丞风是江城四少里脾气最好最温柔的那个,见顾南瑾那表情,就想要多说几句。

    “一个因为嫉妒就推自己姐姐下楼的女人,我不觉得她是什么弱女子。”顾南瑾冷冷一笑,对百利丞风的话嗤之以鼻。

    “不会吧,我看小嫂子柔柔弱弱的,稍微声音大点都能吓哭的那种,她还有这个胆子。”蔡旭夸张地喊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顾南瑾轻嗤一声,那个孩子对他还说至关重要,是他可以拿到股份的筹码,也是能让舒颜回来的借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