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三章 别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到底她跟顾南瑾认识也不过几天时间,现在,他却已经成了她的丈夫。是啊,丈夫,她没有权利拒绝。她缓缓地伸出手,放在腰带上。

    衣衫滑落后即使已经跟这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但她依旧有难以言喻的羞耻感在身体里蔓延开来。一阵风吹来,她瑟缩了下,走近浴缸里。主动躺在顾南瑾的怀里。

    修长的大手扣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找准了那柔软的红唇就吻了上去。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浑身紧绷着,在顾南瑾怀里直哆嗦,却没有挣扎。

    顾南瑾对夏子洛的顺从很满意。他吻着她的额头。抚慰着她的紧张。

    果然。夏子洛浑身一抖,顾南瑾轻笑一声。安抚道:“别怕。”

    也许是这句话起了作用,也许是想起她人生里第一次吃到的别人为她夹的菜。夏子洛放松了身体,软绵绵地倒在顾南瑾的怀里,仿佛是触电了一样。

    “唔!”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一种莫名的空虚感在身体里蔓延开来,这样陌生的感觉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南瑾……”夏子洛情不自禁喊着顾南瑾的名字,柔若无骨的小手主动的攀附在他的脖子上。

    放在桌子上的手里忽然响了,顾南瑾动作一顿,沉着脸起身拿过手机,等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时,回头看了眼夏子洛,开口说道:“怡然,这么晚了,有事吗?”

    “南瑾,我现在在五月花会所里,你来陪陪我好不好?我好想你。”夏怡然的语气里透着凄然的意味,哽咽着说道。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会所里?”顾南瑾拧眉。

    “我也不想来啊,可是我真的好难受,我好难受,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到我们的孩子,他还那么小,还没有成型,却再也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了,呜呜……南瑾,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静寂也房间里,电话那坨的话清晰地传到了夏子洛的耳朵里,她心里一紧,看向顾南瑾,只见他站在阴影下,垂下的眼睑看不清他的表情,她紧紧捏着床单,张了张嘴,想要告诉顾南瑾,她真的没有害那个孩子。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她已经说过很多次,孩子不是她害的,是夏怡然算计了她,可是她没有证据,顾南瑾也不会相信她。

    见顾南瑾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夏怡然又开口说道:“我忘了,你已经跟我妹妹结婚了,是她的丈夫,可是我真的好难受,南瑾,我看到他鲜血淋漓的出现在我的梦里,哭着抱着我的腿喊我妈妈,为什么我没有保护好她呢?”

    “南瑾,我是不是很没用,你怨我也是应该的,都是我的错,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啪!”电话已经被夏怡然挂掉,

    顾南瑾盯着手机,眸色深了深,怒火在眼底蔓延开来,失去孩子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挂了电话,淡淡地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夏子洛,换了衣服大步流星的走出卧室,没有一刻的犹豫。

    夏子洛将自己缩在床上,掀开被子裹的紧紧的,一瞬间只觉得如水冰窟,浑身没有一丝温度,那些悸动和泛起的一点羞涩在这一刻,因为顾南瑾离开的时候那漠然而冰冷的视线,顷刻间烟消云散。

    她怎么就忘记了顾南瑾娶她,是因为想要报复她折磨她,而不是因为喜欢她,他是厌恶她的,她居然还会在心里有了期待。

    夏子洛紧紧抱着自己,始终想不明白,夏怡然既然那么想要跟顾南瑾在一起,甚至在她嫁给顾南瑾之后像个泼妇一样,为什么还要在结婚的前一刻算计她呢?算计了她,对夏怡然有什么好处?

    夏子洛想不明白,也找不到证据,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睡过去,夜里,屋里忽然传来响动,夏子洛太疲惫,听到这声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是在床上翻了个身就继续睡过去。

    忽然,被子被人掀开,紧接着她被大力的翻过身,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夏子洛猛地惊醒,才发现顾南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他浑身酒气,狭长的眸子里透着冷光,像是毒蛇一样盯着她。

    忽然伸手掐着她的脖子,怒喝道:“为什么要害我们的孩子,夏子洛,你这个手段残忍的贱.人。”

    他的力气很大,掐的夏子洛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拼命的挣扎,张着嘴想要呼吸,现在的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渴望空气,想要呼吸。

    她使劲去掰他的手,用尽全力的大吼道:“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夏子洛越是挣扎,就越是激怒了顾南谨。

    顾南瑾对她毫不留情,撕裂般的疼痛,夏子洛惨叫一声,眼泪瞬间涌出眼里,她使劲去推顾南瑾,这个动作却激怒了他,顾南瑾没有一点怜惜的意思,大力动作起来。

    好痛,真的好痛,为什么她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夏子洛不断的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摆脱顾南瑾的掌控,明明书上说那是很唯美的事情,对她来说却好像是酷刑一般。

    她像是木偶一般,被顾南瑾翻来覆去地折腾着,颠簸中,泪如雨下,“求求你,轻一点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害夏怡然……求求你放过我……”

    在断断续续的乞求中,她发出的声音夹杂着痛苦和委屈,一滴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到了雪白的枕头上,渐渐扩散。

    她破碎的声音唤醒了他的神智,顾南瑾动作一顿,看到夏子洛在自己惊恐的哀求着,心里一软,但随后,又被更多的怒火所淹没,她这样心思歹毒的女人,不值得他的怜惜。

    夏子洛的声音越来越弱,她终于在这酷刑里昏过去,她睡的很不安,不断的发出惊恐的呓语,恍然间,她好像看到自己站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独自站在那里,周围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光。

    “谁都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她尖叫着,呐喊着,只是,谁都没有在,也没有谁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