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婆媳问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霸道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里面蕴含的怒火让夏子洛再也不敢朝前走一步,她放下已经碰到了门的手。警惕地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对于顾南瑾,她是害怕的。他总是喜怒无常,上一秒可以温柔细语。像是最恩爱的情、人一般。下一秒他却可以用漠然冷厉的声音对她说出最恶毒的话语。

    “过来!”顾南瑾见夏子洛站在门口,看他的眼神像是洪水猛兽一样,心里就格外烦躁。他有那么可怕吗?

    夏子洛不敢拒绝,挪动着步子磨蹭到办公桌前,她低着头。不敢去看顾南瑾。脑海里不断想着各种顾南瑾折磨羞辱她的手段。

    “吻我!”低哑的声音充满磁性,用时下里最流行的话来说,这声音听多了会让耳朵怀孕。可是在夏子洛看来。却是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夏子洛不可置信地问。

    “我记得我娶回来的不是一个残废!”顾南瑾翘着腿。双手交叠放在办公桌上。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想勾、引我,那就再主动一点。”

    她已经说了。她没有勾、引他,为什么非要揪着不放。夏子洛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这沉默的抗拒让顾南瑾拧眉。他勾起唇,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沉吟道:“看来一个吻不够,或者在办公桌上来一次,我……”

    身体反应快过大脑,夏子洛已经主动凑上前,吻上了顾南瑾的唇,刚碰上她就想要离开,可是却被一只手扣着后脑勺,紧接着唇就被不容拒绝撬开,他贪婪的席卷着她的唇舌,带动着她的舌头跟他一起起舞。

    夏子洛怕顾南瑾又咬他,一直绷着身子,等被顾南瑾放开,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缺氧双颊一片绯红,双眼迷离,像是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听到顾南瑾的笑声她才回过神来。

    “没事不要乱跑,乖乖在家等我。”

    这是允许她走了,夏子洛几乎是逃一般的冲出办公室,生怕会再被顾南瑾欺负,站在路口,她伸手摸了摸发麻的嘴唇,眼眶一红,虽然已经连最亲密的事情都跟顾南瑾做过了,可是她却依旧觉得难过。

    接吻拥抱上、床,这些难道不是应该留给最心爱的人吗?何况顾南瑾并不爱她,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到头。

    打车回到顾家,站在华丽的欧式别墅面前,她只觉得一切都陌生极了,按理说这里现在也应该算是她的家了,可是她却没有一点归属感,其实在夏家也一样,冷漠眼里的父亲,心狠手辣的母亲和总是找茬的姐姐。

    似乎哪里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夏子洛强忍着心里的悲哀走近别墅里,顾家的花园很漂亮,在这个初夏的季节里,百花盛开,有花匠和园丁正在忙碌的修剪花枝,间了夏子洛就礼貌的跟她问好。

    夏子洛很不适应,进屋躲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她只觉得疲惫极了,浑身都难受的要命,刚闭上眼睛想要休息,门口传来敲门声,夏子洛睁开眼睛问:“谁啊?”

    “少夫人,夫人请你去客厅,说是有事要找你。”

    辛晴找她,夏子洛心里开始打鼓,辛晴不喜欢她,她能感觉到,她真的很不想去见她,可是同住一屋檐下,想躲都没有地方可以躲,“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夏子洛去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冰凉的水浇在脸上,她才感觉到有精神了些,来到客厅里,辛晴正在看电视,她捧着一个苹果,原本脸上还带着笑,但见到夏子洛之后,就沉下脸来。

    “大白天的,你躲在屋里像什么话,你现在可是我顾家的儿媳妇,就要遵守我们顾家的规矩。”

    “我只是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夏子洛嗫嚅道。

    “行了,别娇贵的跟公主一样,学过插花吧,去院子里摘一些玫瑰花来,把屋子的花瓶都插满。”辛晴吩咐道。

    “哦!”夏子洛原本想要说她没有学过插花,可是辛晴已经转过脸去看电视,连多看她一眼都好像是浪费时间一样,夏子洛只好硬着头皮去做。

    一个小时候,夏子洛满头大汗地站在辛晴身边,说道:“妈,几个花瓶都已经插好花了,你看可以吗?”

    辛晴随手拿起一片菠萝尝了一口,转头一看,直接就把菠萝吐了出来,指着那插的歪七扭八没有一点品位的花说:“你插的这是什么?你是不是诚心跟我作对。”

    夏子洛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有学过插花,不懂这些。”夏雨泽怎么会花钱交她这些呢?说到底她就是一个私生女而已,这些都是夏怡然学的,夏家大小姐端庄大方才艺精湛在这江市是出了名的。

    “不懂你怎么不早说,我看你就是诚心气我的,去去去,我看着你就烦。”辛晴像是赶苍蝇一样让夏子洛滚。

    夏子洛在心里叹息一声,才要离开,又被辛晴叫住。

    “去把厨房里的冰糖雪梨给我拿过来!”

    “楼上库房里我放着一本,你去给我找过来。”

    “夏子洛,你在做什么,这么慢,不就是找个,现在去把我阳台上的花浇一遍,那些花很名贵的,要是你弄死了花,我就弄死你。”

    夏子洛算是明白了,辛晴压根就没事,就是想要折腾她来立威,其实又何必呢,她哪里敢在顾家造次,不说顾南瑾,只要辛晴在夏雨泽面前提一句,她就会倒霉。

    楼上楼下来来回回跑了二十几趟,饶是平常人也会吃不消,何况夏子洛昨晚还被顾南瑾那么粗暴的对待过,她喘着气,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发晕,眼前一黑,险些一头从楼梯上栽下去。

    夏子洛连忙抓着扶手,刚走到花园里脚下一滑,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水壶里的水洒了一地,打湿了她的衣服,夏子洛疼的脸色一白,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你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去把我卧室里的刺绣拿过来,我现在想看看。”屋子里又传来辛晴催促的声音,夏子洛叹息一声,这才第一天,就这么难熬,以后可怎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