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春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知道和他结婚之后免不了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她却还是害怕,更何况他现在还喝醉了。

    顾南瑾却丝毫不理会她的挣扎。在酒精的催使下,做着本能的动作,然后用力的撕扯起她身上的礼服。

    夏子洛身上的礼服极为精致。却并不结实,很快她只觉得身上一凉。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全部撕碎了。她顿时僵硬这不敢动了。

    夏子洛满脸泪痕,用力地拍打着顾南瑾,哭喊道。“疼,我好疼,顾南瑾。你混蛋!快放开我!”

    顾南瑾却不顾她的拍打。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是更猛烈的暴风雨。

    夏子洛哭的撕心裂肺,不管是她怎么求饶。顾南瑾就是置之不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顾南瑾终于停止并离开的时候。夏子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浑身都剧烈地疼痛着。

    她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起身去浴室清洗了一下。看着自己身上满是青肿的痕迹,夏子洛的眼泪混合在水流之中。不断的流淌着。

    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将她弄得浑身疼痛的罪魁祸首顾南瑾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而她不愿意再看到顾南瑾,便跑到窗边的沙发上望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不是一开始就知道顾南瑾娶她就只是为了要羞辱她么。为什么当他强行要了她的时候,她的心却这样地难受呢。

    夏子洛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感受着身上的疼痛,心中越发地委屈。她看着窗外的月亮,默默地留着泪,不知道哭了多久之后在沙发上睡着了。

    顾南瑾睁开了双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坐了起来。看到床上的落红时,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昨天他强行要了她。

    他抬眼望了望,却看到她躺在窗边的沙发上,整个人瑟缩成一团,正熟睡着。

    她娇小的身躯缩在沙发上,让人忍不住心怜,而她美丽的容颜上则满是干透的泪痕,一双眼睛也很是红肿。

    他的心忽然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她是第一次尝试欢爱的滋味,昨天的他却那么粗暴。但是想到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他,他的心中却忍不住有着几分欣喜。

    顾南瑾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将夏子洛抱了起来,小心地放在了床上。

    虽然顾南瑾的动作很是轻柔,但是睡得很不安稳的夏子洛还是惊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顾南瑾放大的脸庞,昨晚那宛如噩梦一样的情景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她立刻就惊恐地挣扎了起来,不停地喊叫着,“顾南瑾,你想要干什么!你快点放开我!”

    她一边喊叫着,还一边用力地对顾南瑾拳打脚踢着。

    男人在早上本来就是冲动的,夏子洛不断挣扎的动作很快就让顾南瑾有了反应。

    顾南瑾先是抓住她的双手,然后又俯下、身禁锢住她,嘲讽的说道,“夏子洛,本来我不想再碰你了。但是看你这么精神的样子,不如我们再尝试一下昨晚的滋味!”

    然后他低头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亲吻了起来,看到胸口上他昨晚留下的吻痕时,加重了亲吻的力度。

    察觉到顾南瑾的动作,夏子洛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起来,想到昨天那仿佛被撕裂开一样的疼痛,她的眼中一下子就盈满了泪水,却被她用力地忍着没有流出来。

    哀求又有什么用,她昨晚那么苦苦地哀求他,他还不是无动于衷,他不过是故意羞辱她罢了。

    顾南瑾察觉到夏子洛的异样,一抬头却看到了夏子洛眼中的泪水,心顿时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尖锐地痛。

    他皱着眉看着夏子洛,下意识地用讽刺的口吻说道,“夏子洛,你摆出一副死鱼样干什么,真是让人倒胃口!”

    然后他放开了夏子洛,翻身下床快步走进了浴室。

    夏子洛则是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这就是她的丈夫,对她从来都是冷嘲热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羞辱她。

    她忽然怀疑昨天婚礼上那个温柔地他不过是她的幻觉而已,一个人怎么能够做到这样的善变呢。

    浴室中。

    顾南瑾打开花洒,任由水流冲刷着身体,夏子洛眼含泪水的样子却不断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顾南瑾洗漱完之后,换上一身崭新的西装便去上班了,对躺在床上的夏子洛却不理不睬。

    夏子洛在床上躺了一阵,才起身去了浴室洗漱。

    等她洗漱完去大厅吃早餐的时候,辛晴早已经坐在了餐桌旁。

    夏子洛走了过去,恭敬地喊了一声,“妈。”

    就算再不愿意承认,她都已经是顾南瑾的妻子了,而眼前的女子就是她的婆婆。为人、妻,为人儿媳妇,她都该做好自己的本分。

    辛晴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双美目狠狠地剜了夏子洛一眼,语带嘲讽,“呦,你还知道起来啊,我还以为夏家千金娇贵得起不来床呢。”

    夏子洛不过是夏家的私生女,这件事情基本上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对于夏子洛做她的儿媳妇是很不满意的,只是在儿子的要求下才不得不接受。所以,一见到夏子洛,她难免就会有情绪。

    “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夏子洛强忍住心中的屈辱,低声道歉,“我以后不会再起这么晚了,您别生气,伤了身体就不好了。”

    辛晴看着夏子洛乖顺的模样,变本加厉地教训道,“既然你进了我们顾家的门,就要遵守我们顾家的规矩。若是再有下次的话,我可不会轻饶了你!”

    辛晴偏着头看着夏子洛,越说越激动,只听见“咯噔”一声,辛晴的话语戛然而止,而是痛呼了起来。

    夏子洛一眼便看出辛晴是扭到了脖子,此时大厅之中只有她和辛晴两人,夏子洛只好上前为辛晴揉捏起脖子来。

    一边揉捏一边柔声安慰道,“妈,您别着急,只是脖子扭到了,我给您按摩一下,很快就好了。”她以前跟同学的奶奶学过按摩,这点小伤倒是难不住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