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羞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看着面目狰狞的林菀,皱了皱眉,而刚刚做完手术还在昏迷中的夏怡然也被推了出来。

    他声音淡漠地向林菀说道。“伯母,您还是去陪陪怡然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虽然他并不喜欢夏怡然。但是她怀的却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接受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流产了。对于罪魁祸首。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林菀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违抗顾南瑾的话,只能狠狠地瞪了夏子洛一眼,然后有些不甘心地离开了。

    顾南瑾则是走到夏子洛的面前。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目光阴沉地看着她。

    夏子洛被顾南瑾的目光看的心中发紧,声音有些颤抖。“真的不是我把姐姐推下去的。”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好危险。只是这样被他看着,她就忍不住想要浑身颤抖。

    顾南瑾冷笑了一声,向保镖吩咐道。“将夏小姐好生看管着。我回来之前。她绝对不能离开!”夏子洛的辩解在他看来不过是借口,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说是看管。其实就是囚禁。夏子洛自然知道顾南瑾的意思,但是她却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保镖将她带到了医院的一间VIP病房里。

    顾南瑾回到订婚宴的现场,径直去了监控室。订婚宴所在的酒店是顾家的产业,他身为顾家少爷。自然能够随意查看监控。

    顾南瑾坐在监控室的沙发上,气场极为低沉,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监控视频调出来,便离开了监控室。

    顾南瑾按下播放键,夏怡然和夏子洛一前一后地出现在画面中,而夏怡然从楼梯上摔下去的时候,夏子洛正好走在夏怡然的身后,从监控里面看,不管是当时的画面还是角度,分明就是夏子洛将夏怡然给推下去的!

    顾南瑾看着画面里夏子洛有些惊慌的容颜,只觉得心底的怒火蹭蹭地往上冒,就是这个女人轻轻地一推,他就失去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夏子洛坐在病床上,透过房门的窗口可以看到笔直站立着的保镖,她在心底无声地叹息了一声。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就不该答应父亲的要求去参加夏怡然的订婚宴。

    “少爷。”随着保镖恭敬地声音,房门被狠狠地推开,满脸怒意的顾南瑾走了进来。

    夏子洛有些惊讶地站了起来,他不是去调查当时的情况了么,应该知道并不是她将夏怡然推下去的,怎么却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

    顾南瑾用力地握住夏子洛的手腕,目光中满是怒火,声音却冷得像冰一样,“夏子洛,我已经看过现场的监控了,就是你把怡然给推下去的!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夏子洛看着顾南瑾满是怒意的俊朗容颜,突然不再觉得害怕,声音很是平静地说道。

    顾南瑾看着夏子洛平静的表情,心中更加地生气,他低下头凑近了夏子洛,质问道,“夏子洛,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说啊!”

    她的容颜并不像夏怡然一样精致,却也极为美丽,有一种惹人心怜的气质。此时被他质问着,她的容颜却没有丝毫的动容,仍然很是平静。

    为什么她做了这么恶毒的事情,却还是一副无辜的模样,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

    夏子洛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抿紧了嘴唇。既然他已经认定是她故意害的夏怡然摔倒,她再解释又有什么用呢。

    顾南瑾炙热的呼吸喷撒在夏子洛的容颜上,让她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顾南瑾却一把拉过她的身躯,让两人靠的更近,声音嘲讽,“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那你推怡然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后果呢!”

    夏子洛并不想做无谓的解释,只是任由顾南瑾讽刺着。自从被接回夏家之后,她就没少受到夏怡然的欺负,没想到夏怡然流产了,所有人都误会是她做的。

    她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为什么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呢。

    顾南瑾更加用力地捏着夏子洛的手腕,看着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心中才畅快了些。声音冰冷,“既然你不说,那就让我来猜猜吧。”

    “你只是夏家的私生女,在夏家向来不受宠爱,而依然却是名副其实的夏家千金,更是即将要嫁给我为妻。”

    “只怕,你是因为嫉妒依然,所以才这么做的吧!”

    夏子洛只是心灰意冷地任由顾南瑾为“她所做的事情”找理由,没想到顾南瑾却低下头,狠狠地亲在了她的唇上。她挣扎了起来,却被顾南瑾用力地抱住,力道也越发地大,他甚至狠狠的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等顾南瑾放开她的时候,她的嘴唇已经是一片鲜血淋漓。

    然后顾南瑾狠狠地将她甩在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中满是鄙夷,声音不屑。

    “滋味倒是不错,但是一想到这是你的唇,就让我觉得有些恶心!夏子洛,你记住,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兴趣!”

    然后顾南瑾整理了一下衣服,姿势优雅地转身离开了病房。

    夏子洛倒在地上,忽然扯了扯嘴角,无声地笑了起来。嘴唇上的伤口被牵动着,越发地显得疼痛。

    此时的她衣衫凌乱,脸颊红肿,嘴唇一片鲜血淋漓,还真是狼狈啊。

    夏子洛笑了一阵,才起身整理好衣服,又用湿巾清理了下嘴唇上的伤口,也离开了病房。

    夏子洛回到夏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其他的佣人都已经下班了,只剩下管家林宇还在等候着。

    “二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吗?”林宇无视夏子洛红肿的脸颊,客气地询问道。看似十分恭敬,却带着刻意地冷漠疏离。

    夏子洛声音平静地拒绝了,“没有,我去休息了,林管家也早些歇了吧。”

    回到房间之后,她先是去洗了澡,换上睡衣之后,才从抽屉里取出药箱,熟练地用棉签蘸着药膏涂抹在脸颊上。

    第二天早上,夏子洛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夏雨泽已经坐在了餐桌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