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怎么会知道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再一次来到顾氏,前台小姐已经认出她了,对于这个罗助理的女朋友她印象挺深的。因为每次夏子洛来了之后,罗助理的表情都特别奇怪,一幅苦大仇深的表情。但是却对夏子洛很紧张。

    啧啧,没想到罗助理那种男人。也是一个痴情种子啊。一幅害怕被甩了的表情,不知道有多可爱。

    夏子洛当然不知道前台小姐在心里腹诽的是什么,她在林乐的接待下。走近办公室,将饭盒放好后,见顾南瑾不在。就随意往沙发上一坐。拿起手机开始玩消消乐,片刻后,推门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有脚步声传来。

    夏子洛这一关玩的正开心。没有注意进来的是谁。还以为是林乐进来送文件,头也没有抬。直到一双程亮的皮鞋出现在视线里,夏子洛傻兮兮地抬头。和顾南瑾那深邃幽暗的眸子对上,看到对方脸上那嫌弃的表情,傻傻一笑。“南瑾你回来了,我给你带了饭,快趁热吃。”

    “不用了,我刚才已经吃过了!”顾南瑾神色淡漠。

    “好歹吃一点嘛,都是你喜欢的菜!”夏子洛将餐盒打开,她为了给顾南瑾买到这顿营养大餐,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顾南瑾看了眼放在茶几上的饭,确实是三丰阁的,饭店过去,没有黄金会员卡要排队很久的,瞥了眼一脸期待的夏子洛,拿起筷子,刚才在西餐厅里他并没有吃几口,比起那些半生不熟的肉,他更加喜欢吃传统的中餐。

    不过舒颜喜欢西餐厅里温馨浪漫的环境,所以他也陪着吃了一点,熟悉的味道让顾南瑾眯起了眼睛,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一起去吧。”顾南瑾淡声道。

    “又是宴会啊!”

    夏子洛扯了扯嘴角,有点不太情愿,每次参加宴会都没什么好事,那种各式各样的攀比让她很不舒服,花枝招展的女人,一个个恨不得把身上明码标价,让大家看看他们到底多值钱一样,夏子洛嘟囔道:“不去不行啊,你那么多女人,随便找一个当女伴不久好了。”

    这话说的着实有些言不由衷,上次洛城帮了她,她跟洛城去参加宴会的时候,看到夏怡然的事情,她调整了很久才恢复过来,也许是因为言不由衷,语气里不由自主的就带上了酸味。

    顾南瑾听到那酸味,眸中的笑意越发深邃,挑眉问:“你确定要让我带别人去?”

    夏子洛翻了翻白眼,撇过头不去看顾南瑾,低声道:“那你要带谁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看夏怡然就挺好的,你们在一起不是一直很愉快。”

    说完这话,夏子洛面色顿时就变的不太好了,她小心翼翼地抬头扫了眼顾南瑾,就对上一双溢着冷意的眸子,夏子洛浑身一抖,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不管过去多久,只要顾南瑾一生气,她都会特别紧张。

    气氛一下子冷了起来,只有顾南瑾慢条斯理的咀嚼动作在耳边响起,连空气里都透着一股压抑的感觉。

    “夏子洛,你想要管控我?”顾南瑾漠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透着凉薄的冷意,夏子洛浑身一颤,知道是自己失言了,唇角噙着一抹苦涩的笑,她怎么敢干涉顾南瑾的生活,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永远都是由他来做主导的。

    她张了张嘴,试图说点什么来缓和这气氛,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跟洛大少勾勾搭搭的理由?”顾南瑾阴沉着脸,眸中迸发出骇人的气势,夏子洛是他见过的最不识抬举也最不听话的女人,送东西她就拿着,但一般不用,像是生怕欠了他的。

    给了卡,拿去之后,除了日常需要给他买东西的时候会用,别的时候,她分文不取,就算当初逼不得已拿走了三十万,最后也想尽一切办法还了回来,这根本就是在划清界限,做好了随时脱离他的准备。

    他说过了很多次,让夏子洛不要跟洛城继续来往,做为一个男人,洛城看夏子洛的眼神里包含着什么,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偏偏夏子洛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仿佛就吃定了他一样。

    “夏子洛,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脱离我?”宴会上见到夏子洛和洛城手挽着手出现的时候,他当时满脑子都充斥着愤怒的情绪。

    “顾南瑾!”

    夏子洛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皱着眉,面上带着明显的怒气,面对顾南瑾那样咄咄逼人的话语,她终是忍不住,咬牙道:“顾南瑾,我只有安然和洛城两个朋友,我们也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你放心,婚内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绝对不会像那些花心大罗卜渣男一样,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看着碗里,吃着锅里。”

    察觉到顾南瑾的怒火还在持续上涌,夏子洛却没有停止说话,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找虐,才会来公司看顾南瑾,每次来这里,带给她的印象都不好,她大概是跟顾氏企业犯克吧,明知道顾南瑾喜怒无常,还要眼巴巴的把一颗心捧过来被她践踏。

    爱上了一个男人,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这个男人对她的怀疑,起码在夏子洛这里,她无法忍受,不经意间,目光落到顾南瑾放在手边上的餐纸,夏子洛瞳孔猛地一缩,那张餐纸是艾菲西餐厅的,就是刚才,她路过的那家西餐厅。

    所以,当时顾南瑾就在那家西餐厅里,夏子洛伸手拿过餐纸看了眼,忽然就明白,为什么罗毅那时候表情那么怪异,还有那个熟悉的背影,那分明就是上一次在河提上,她看到的那个背影。

    心在这一刻升起无限的寒意,仿佛有什么不断侵蚀着大脑,连血液都开始泛着凉意,她默默地将那张餐纸放在桌子上,眼底划过一抹浓浓的自嘲,控制不住地说道:“你既然爱着那个叫舒颜的女人,为何还要做出那些事情呢?”

    顾南瑾陡然眯起眼睛,眸中迸发出冷锐的光,大力拽住夏子洛的手腕,喝道:“你怎么会知道舒颜,谁告诉你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