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跟你老婆,你选择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接过电话之后,面上的表情忽然一变,立刻推开椅子站起来。因为动作太猛,将放在面前的那碗汤推倒,汤洒了一地。他却没有在意,转身就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丝毫没有发现。站在他身后的夏子洛一脸失落的表情。

    劳斯莱斯幻影的车灯将漆黑的院子照的明亮起来,有蒙蒙细雨洒落下来,带起一片凄迷的雨雾。光亮越来越远,很快就消失在漆黑沉重的夜里,夏子洛的心也跟天空一样沉重起来。她放下筷子。看了眼打翻的汤,眼里闪过黯然的神色。

    “这么好的汤,就这么洒掉了。多可惜!”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把怀孕的事情告诉顾南瑾。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电话。让那些冲动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南瑾的电话外音比较大,虽然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但是夏子洛却听到了,是一个很温婉妩媚的声音。只是听着,就能让人感觉到舒服,是那天在河提上遇到的女人吧。舒颜,恐怕也只有舒颜会让顾南瑾这么失态。

    在医院那天,百里丞风说过,当年舒颜先离开了顾南瑾,顾南瑾甚至想尽办法去挽留,那样高傲的一个男人,一定是爱极了,否则的话,又怎么会为一个女人放下底线。

    在一片凄迷的雨雾里,顾南瑾将车子油门踩到底,不断的在车道上穿梭着,商务车让他当做跑车一样,像是奔腾的野马,一路上被很多交警阻拦,但顾南瑾却没有在意,这一刻,他只想要快点见到舒颜。

    当车子在月河边上停下里的时候,后面已经跟了好几辆警车,有交警上前拦住就要离开的顾南瑾,等看清楚顾南瑾的相貌时,立刻停止了动作,直接指挥后面的人,“找人把车拖走,明天会有人去取的。”

    “为什么啊,刚子,不跟这人做一下思想教育工作吗?他飙车多危险,自己危险就算了,说不定还会连累无辜。”有人问。

    被叫做刚子的正是半年前顾南瑾飙车的时候,拦住他的那个交通警察,他摇摇头,说道:“还思想教育,你要是再多话,赶明个儿人家一个电话,你饭碗都保不了。”

    “那是谁啊?这么大面子!”新同事不解地问。

    “江城四大公子之一顾南瑾,把车牌号记下来,下次看到了别追了,反正也是白追。”

    顾南瑾迎着雨幕走上月河,昏黄的灯光下,只能看到从天空里降下来的雨滴,打湿了眼前的一切,他顺着雨幕朝前走,终于看到了舒颜,她看起来很狼狈,手肘上有擦伤,脚上的鞋子也掉了一只,一看就是直接跑过来的。

    单薄的衣衫已经被雨水湿透了,舒颜的嘴唇冻的发紫,即使在朦胧的灯光下,也能看到她的脸色有多白,顾南瑾的心顿时揪了起来,他大步流星地走上前,脱下外套将舒颜包裹起来,因为心疼,语气也冷了。

    质问道:“为什么要来淋雨?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吗?”

    “我淋雨跟你有什么关系,顾南瑾,你回去关心你的妻子就好,你干嘛管我?”舒颜使劲地抓着外套,想要拽下来。

    顾南瑾沉下脸来,固执地将外套给舒颜披上,“不要胡闹,舒颜!”

    “是,我是在胡闹,阿瑾,你知道吗?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都没有接,我就想要去海湾别墅找你,因为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住在那里的,可是我却看到,你跟那个女人坐在餐厅里,温馨吃饭的场景,你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吗?”

    她如墨般幽深的眸子里溢满了难过,如泣如诉,眼底饱含着泪水,那样的狼狈,这是顾南瑾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面,他伸手轻柔的为舒颜整理了额钱的乱发,语气里却夹杂着冰渣,“所以你是来告诉我,你看到我关心我老婆所以生气了,舒颜,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已经结婚了,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是,我就是回来让你羞辱的,所以才会专门来找你,你是想要提醒我,我有眼无珠是不是?”

    舒颜猛地抬头,深深的凝视着顾南瑾,她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哽声道:“可是阿瑾,我真的好难过,为什么在我发现一切都已经失去之后,再回头却发现,我失去的更加彻底,甚至什么都没有了?”

    顾南瑾用力将舒颜拥抱在怀里,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舒颜却像是快要崩溃了一样,使劲的捶打着顾南瑾的胸膛,可是顾南瑾始终都没有放开她,舒颜终于忍不住,扑到顾南瑾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湿润的触感不断在胸口蔓延,顾南瑾知道,舒颜在哭,她哭的那么小心,那么隐忍,似乎连他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曾经的舒颜是那么的潇洒,那么的自在,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挽留不住她的脚步。

    她是天边最美丽的那一朵云彩,永远都漂浮不定,飞走的时候,会留下无限的迤逦,让人无法忘记,她的才气,她的理念,她的美丽,都是他最喜爱的,可是如今的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片刻后,舒颜终于平静下来,她抬起头来,看了眼顾南瑾,不好意思的从他的怀里退开,见他的胸口已经湿了一大片,哑着嗓子说道:“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我跟你道歉,那些话我确实不该说出来的。”

    “可是你已经说了!”顾南瑾深深地说道。

    舒颜的脸色有一瞬间便的错愕,没想到顾南瑾会这么咄咄逼人。

    顾南瑾牵着舒颜的手,带着她走出雨幕里,等上车之后,他那出一条干毛巾递给舒颜,“把头发擦干吧,就算是温暖的季节,淋雨之后,再吹风也会不舒服。”

    舒颜接过毛巾,目光在顾南瑾身上打转,忽然问道:“阿瑾,你对我真好,可是,如果有一天,我跟你老婆都很需要你的时候,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顾南瑾眸色深了深,幽深的眸子里荡起阵阵涟漪,他转过头去,看了眼别墅的方向, 明明舒颜就在身边,但这一刻他发现,他竟然想起了夏子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