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他藏在心里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放开我,阿瑾你快放开我,我不想当着你的面哭。那样会让我觉得,我回来就是来将一切都结束的。”舒颜嘶声喊道。

    顾南瑾的心在这一刻彻底动摇了,他无奈地说道:“舒颜。我对你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变过,你知道的。你一直都是知道的。你又何必逼我。”

    舒颜眼角含泪,哽声道:“阿瑾,我只是害怕。我不想失去你,不管是用什么身份,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情谊是永远都不会变质的。”

    “舒颜……”顾南瑾张了张嘴。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回去。我想听你弹钢琴。好不好。以前我写完簪花小楷之后,你都会弹钢琴给我听的。我一直都记得。”舒颜任性地靠开顾南瑾的怀里。

    “好,我带你去!”对于舒颜。顾南瑾总是会格外的放纵,也许是因为,他投入到舒颜身上的感情。从来都没有收回来过,不管舒颜怎么选择,他都无法拒绝。

    月河的景色是江城的一大亮点,清澈的河水在化工业横行的年代以是罕见,加上月河里那自由自在游玩的鱼群,这里每年都会吸引一大批游客,而在月河对面正在施工的大楼,就是盛辉苑、

    已经出具模样的小楼呈现出其独特的感觉,那正是夏子洛设计出来的小楼,而在小楼的另一边,相隔了两栋大楼的距离,出现了安然设计的小楼,明明是不同的风格,却因为最终由顾氏的设计师全盘设计了最后的大图,让这些风格不同的小楼林立在一起。

    非但没有奇怪和另类的感觉,反而将他们原本的特色都显示出来,像是高傲的公主和王子,展现着属于自己独特的美。

    夏子洛看到那小楼,笑容就变的甜蜜起来,“安然,你看我们那两栋小楼,想不想我们俩。”

    “像!”安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其实月河边哪里有什么灵感,游乐场跟月河八杆子打不倒一起,安然想要看小楼,夏子洛就跟着她一起来了。

    “安然,你说如果能住进自己设计的小楼里,会是什么感觉,想来一定会很幸福吧。”夏子洛还记得顾南瑾那晚跟她说的话,虽然可能是顾南瑾一时兴起随意说的,但是夏子洛却很高兴,那种甜蜜感,从心里由内而外的升起来。

    “买一栋,下辈子吧,几千万一栋的小楼,把我们俩卖个几辈子也买不来。”安然推着轮椅朝前行了几步,见夏子洛那笑容特别灿烂,就问道:“你看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好事吗?”

    “哪有啊!”夏子洛摸着脸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那是她跟顾南瑾之间的秘密,只属于他们。

    鹅暖石铺成的石头小路上快速跑过来一个身影,因为速度太快,夏子洛没有看清她的脸,夏子洛推着安然退后了几步,免得有人过来撞到她,刚退后了几步,却见顾南瑾大步流星地从下路上跑过去。

    他的步伐不在沉着稳健,反而带着急促和迫切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在催促一样,擦身而过的瞬间,夏子洛甚至看到了顾南瑾面上的焦灼感,她呆呆地望着那个快速离开的背影,顾南瑾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甚至没有停留,也没有一丝犹豫。

    那样的顾南瑾,夏子洛从来都没有见过!

    他彻底将她无视了?是因为前面的那个女人吗?

    “舒颜!”远处传来顾南瑾饱含深情的话,溢满的无法言说的情绪。

    是那个女人?夏子洛猛地瞪大了眼睛,她记得很清楚,顾南瑾去美国的那几天,回来后抱着她,当时他喊的就是这么名字,那就是顾南瑾心里的女人吗?

    夏子洛呆呆地站在原地,心里不可自已的泛着难过和酸意,安然见状眉头紧皱,早知道她就不来河边了,让夏子洛看到这样的场景。

    百花盛开的河边微风徐来,风里有花的香味,还有顾南瑾温柔和煦的声音,透着风传到夏子洛的耳朵里,断断续续的,听不真切,但是就凭这说话的口气,就足以让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女人为之疯狂。

    夏子洛看到顾南瑾使劲将舒颜拽到怀里,然后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随后他们相拥在一起,手拉着手离开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看过她,甚至没有注意到,她就在他们身后,凝望着他们的背影。

    直到河提上已经没有了两人的踪迹,夏子洛才转过身去,她低下头,望着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光十色的色彩,久久的都没有说话。

    “小洛!”安然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夏子洛没想到,她会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一幕,说不难过恐怕里连她自己都骗不过去,夏子洛深吸一口气,再抬起头,脸上已经露出了笑脸,叹声道:“你放心,我没事,顾南瑾身边又不是第一次有别的女人,我要是每一个都吃醋,大概早就被醋缸淹死了。”

    这是实话,但安然却不相信夏子洛一点都不介意,尤其是,在听到顾南瑾喊那个名字的时候,夏子洛那难看的脸色,那个女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让顾南瑾另眼相看。

    “爱上顾南瑾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小洛,我不是要泼你冷水,如果能放弃的话,就不要继续坚持,坚持太早,只会让你继续受伤。”

    夏子洛苦涩地一笑,安然一句话就冲破了她努力浇筑起来的防线,她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安然,我不知道当初你跟穆子生是如何断的那么彻底,爱情这种事情,如果能控制,又怎么会被称作是爱情呢?”

    “彻底断掉,也许是因为太痛,已经没法不断掉,小洛,我不希望你最后撞的头破血流的。”安然也不禁轻叹起来。

    这一、夜,顾南瑾如夏子洛所想的一样,没有回别墅,夏子洛独自一人躺在宽大的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都没有入睡,刚看清楚自己的心,发现爱上了顾南瑾,却发现顾南瑾心里最爱的女人回来了,好像连上天都看不惯她过的太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