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从没变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因为小腹连续不舒服,早上醒来就去医院做了检查,在焦急地等待之后。听到医生说的,夏子洛就更加紧张了。

    “小姐,你这胎怀的位置低。有先兆流产的症状,所以。平时一定要多注意保养。情绪切勿大起大落,否则的话,这胎有可能会保不住。”

    “先兆流产?”夏子洛对医学方面没什么研究。乍一听到这个词,紧张的不得了,连忙问:“那我要怎么做才行。医生。这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

    医生见夏子洛紧张成那样,不由的好笑,“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平时不要搬重物。保持好心情。另外,喝一点叶酸和黄体酮。三个月之后胎位就坐稳了。”

    夏子洛这才放下心来,将药收好。她去了住院部,安然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夏子洛就带着安然去花园里散步。

    “设计图马上就要截稿了,安然,你这稿子还差最后一点关键的地方,要不你来说,我帮你画,如何?”夏子洛说道。

    “别,我是脑袋受伤,又不是手受伤了,你这样,要是被你老公看到了,以为我们是咋子作弊可不得了。”安然立刻摇头拒绝了,设计图她画的很成功,最后那一点之所以没有画,是因为灵感不够。

    “怎么肯能,顾南瑾又不知道我是设计师,再说了,这要是让人代笔就算是作弊,这世上就没有设计师这个行业了,又不是抄书,这一次的图要做成三D全息投影,你身体不好,很难单独完成所有的工作的。”提起顾南瑾,夏子洛心情有些沉重。

    “放心吧,我能做到的,就是最后一点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定位,不如你带我去月河边走一趟,我的灵感来自于月河。”

    “好啊,这里刚好离月河很近,我带你去,正好我的灵感也来自月河。”夏子洛笑了笑。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一句写给情、人的诗,很唯美,就好像这一刻,倒影在河里的那些景色一样,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荡起的一阵阵涟漪,让人忍不住想要沉醉。

    顾南瑾却在看到这句诗之后紧抿着薄唇,深谙的眸子里透着的光,像是氤氲的雾气,让人怎么也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舒颜勾起唇,悠然一笑,将手里的笔放下,转身的时候,裙摆带起迤逦的弧度,通身温婉的气质美的如江南的春水,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要沉醉其中。

    “阿瑾,我刚才还在想,你到底会不会来?我告诉自己,要是你来了,我就把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你,若是你没有来,那我们就此告别,再也不见。”

    “半年了!”缓缓地,顾南瑾终于开口了。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什么,但舒颜却立刻就明白了顾南瑾的意思,她眼里闪过得意儿狡黠的笑,低声呢喃着:“是啊,一晃就过去半年了,但对我来说,我们的见面恍然还在昨天,阿瑾,我很想你。”

    想他!他又何尝不想她呢,可是再见面,即使依旧在这风和日丽的日子,在水色倒影的江边,但他们终于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们,因为有什么,在不知不觉就已经改变了。

    缓缓地,顾南瑾终于开口了,声音暗哑而晦涩,“我也很想你!”

    一句话,忽然就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很近,舒颜猛地转身,扑进了顾南瑾的怀抱里,这一刻,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抱的很紧。

    “怎么会一个人回来?你老公呢?”软玉温香在怀,顾南瑾的心情越发微妙的变化起来,他忽然发现,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对舒颜的爱从来都没有变过,就好像现在,把舒颜抱在怀里的时候,他的心里,是那么的满足。

    “他到是很想陪着我过来,只是最近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没有时间。”舒颜退出顾南瑾的怀抱,绯色的眸子凝视着他,欲言又止,眼底隐忍的闪过一抹幽光,但很快就归于平静。

    顾南瑾敏感地就察觉到舒颜的神色不对,但舒颜不说,他也没有再问,只是拉开了和舒颜之间的距离:“这一次回来准备呆多久。”

    舒颜浅浅一笑,无奈地说道:“我才回来你就要我走啊,难道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忽然就泛起了一层浅薄的雾气,目光如泣如诉,这样控诉的表情,是顾南瑾最没有办法应对的。

    顾南瑾轻叹一声,无奈地说道:“终究还是要走了,既然走了,又何必回来了。”

    舒颜面色剧烈的变了变,似乎没有想到说这话的竟然会是顾南瑾,她眸中闪过一抹倔强,咬牙说道:“阿瑾,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回来,我知道你结婚了,但是,我只是回来见一见儿时的朋友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难道我们都结婚之后,连彼此的友谊也不能保留了吗?”

    顾南瑾只是有幽深而晦暗的眸子盯着舒颜,没有说话,时间在这一刻沉重起来,空气也变的越发凝重,舒颜脸上的最后一丝笑容也终于消逝了,她霍地转身,拿起放在架子上的毛笔,快速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下一句话来。

    写完之后,甚至没有给顾南瑾反应过来的机会,她猛地转身,迎着阳光朝远处朝远处跑开了。

    “阿瑾,既然你不想见到我,又何必过来了,我现在就去机场,以后再也不回来。”一阵香风袭来,有一滴透明的水迹忽然落到了顾南瑾的脸上,顾南瑾微怔,指腹在脸颊上摩挲过。

    那是舒颜的泪水吗?他下意识的就看了眼宣纸上的字。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以前舒颜最爱写的就是这句诗,她总是用绯色的眸子,柔情似水地凝望着他,然后两人就在这里拥抱在一起,她写下这句话,说这是他们最好的写照,一直压抑的感情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狂涌而出。

    “舒颜!”顾南瑾大步流星地朝见追过去,一直追到公园里,才追上舒颜,他大力一拽,将舒颜拽进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