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心伤的回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锦溪使劲揉了揉脑袋,眼泪汪汪的,却紧紧抓着顾南瑾的肩膀。紧张地问道:“大哥,你别告诉我,你喜欢上夏子洛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了吧?”

    顾南瑾猛地一脚踩了刹车。将顾锦溪的手甩开,“我在开车。注意点。”

    顾锦溪连忙把手放开。却执着地等着顾南瑾回答:“哥,你快说啊,我的天。你可千万别说是,不然我一定会崩溃的想要找棉花自杀谢罪算了。”

    “怎么可能,你要是脑子不好使的话。多去跟班里的精英交朋友。夏怡然那种的,不适合你。”顾南瑾立刻否定了顾锦溪的话,甚至连心底的那一丝异样都直接忽略了。他怎么可能爱上夏子洛。他爱的从头到尾都一直是舒颜。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顾锦溪送到学校去,顾南瑾才回到公司。最近一直在处理公司里顾向楠的那些后手,他忙的不可开交。偏偏顾恺之总是时不时的帮顾向楠一把,幸好,在解决了天宇电器和设计部的事情之后。顾恺之已经收敛了很多。

    他不屑去评论顾恺之那么维护顾向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有一点他一直都很确定,顾氏企业绝对不能落到顾向楠的手里,五年前他没有这么想过,但是在顾向楠对他赶尽杀绝之后,他已经确定,顾氏只能是他的。

    “顾总,关于美国那边的分公司最近动向一直不明确,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顾向楠在转移视线,虽然他暴露了很多当初在顾氏留下的棋子,但是他的目的达到了,具体顾向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们还无法得知。”

    做为顾南瑾的左右手,罗毅之所以整天都不见踪迹,没有林乐做助理那么踏实,更多的是因为,他做的事情都是危险的那些,需要跟心狠手辣的顾向楠打交道。

    顾南瑾将那些分公司的股票动向和那些企划案都看了几眼,勾起唇角,眸色泛着凉意,手指轻轻一勾,将其中一份文件拿出来,“顾向楠在华盛顿出现过,你重点调查华盛顿那边的事情。”

    罗毅看看文件,迟疑了下,说道:“顾总,但是根据动向来看,顾向楠的大本营一直在纽约那边,华盛顿那里,会不会是他故意出现,故布疑阵做出的?”

    “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顾南瑾没有解释,顾向楠做事一向谨慎,又怎么可能露出那么明显的破绽,所以,罗毅之所以会那么认为,确实很有道理,但是他却觉得,这就是一个局,一个光明正大的阳谋,所以,他反而觉得华盛顿那边比较可以。

    顾氏企业在美国那边的分公司看似是顾氏的,但实际上从来都没有在他的调配之中,至于顾恺之,顾向楠想要,他压根就不会插手。

    “我会安排人手继续跟进此事,另外,苏少已经将所有出现在江城的可疑人都监控起来,但并没有发现顾向楠出现在江城,所以,我认为顾向楠还在美国,之前分公司那边受到的攻击,很可能就是顾向楠做的。”罗毅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按照原计划进行,顾向楠已经开始沉不住气了,这一次,他若回到江城,我会第一时间将美国分公司掌握在自己手里。”顾南瑾眸中爆发出森冷的寒意,漠然道:“而这一次,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顾南瑾将一系列的事情吩咐好后,手机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顾南瑾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想也没有想就把电话挂了,但片刻后,这个电话又响了起来,伴随着电话的,还有一条短消息:阿瑾,你干嘛不接我的电话,难道我结婚了,你就不准备理会我了吗?

    这样的口气,这样的话语,只有一个人才会说,顾南瑾立刻接通了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已经把电话挂了,顾南瑾再打过去,电话竟然被拒接,只有一条短信被发过来:阿瑾,我害怕接到电话之后,是你漠然拒绝的话语,所以,原谅我的懦弱,我在月河那边等你,如果你不愿意来的话,我将会在下午三点,再次乘搭飞机离开。

    是舒颜,一定是舒颜!

    顾南瑾将手机合上,面上头一次露出了迫切的表情,他转身绕开罗毅,大步流星地就朝办公室门外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几乎是用跑了冲到电梯门口。

    罗毅走出办公室,随着电梯门的合上,他看到了顾南瑾那一向冷峻的脸上出现了焦急的表情,罗毅一头水雾,究竟是谁能让顾总露出这么焦急的神色。

    顾南瑾开车来到月河边上,这个地方,他一向不愿意过来,在舒颜离开后,上一次过来还是因为跟夏子洛发生冲突,他生气的时候,无意间开到了这里来,这一次再来,却没想到,会是因为舒颜。

    在这个熟悉的老地方,留下了很多他和舒颜之间最美好的回忆,知道舒颜要结婚后,他将所有的记忆都封尘起来,下意识的要对夏子洛好,也许只是想要忘记舒颜,可是当舒颜回来后,那些封尘的记忆就再次浮现,像是美丽的画卷一样一一展现开来。

    一路穿过树林,踩着柔软的草地,顾南瑾终于看到了站在岸边的那一抹倩影,她手里拿着笔,对着平铺在桌子上的白纸,神态专注,俏丽的侧脸上,依旧是熟悉的惬意和温婉,让顾南瑾一阵恍惚,几乎以为他们又回到了从前。

    舒颜刚写完一句诗,转身看到顾南瑾,语气熟稔,完全没有一丝疏离感,悠然一笑,说道:“阿瑾,你来了,我就知道你回来。”她说完,笑的越发灿烂,指着白纸上那句诗说道:“阿瑾你快看,我这句诗写的好不好?”

    顾南瑾情不自禁的就随着舒颜的动作走过去,和她并肩站在河提上,阳光正好,一阵微风吹来,河面上波光粼粼的,倒映着舒颜那俏丽的脸,顾南瑾顺着她白皙的手指看向纸上。

    熟悉的簪花小楷,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就好像是她的人一样清丽脱俗,而那句诗,赫然写的是秦观的鹊桥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